-

看來是剛纔太過震驚,現在麼,有人反應過來了。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都是尖叫聲。

“鬼啊!有鬼啊!”

福嬤嬤嚇得臉色慘白,她朝那幾個下人叫喊道:“你們還不快點去……去抓住她!”

誰敢去啊!

鳳兮若揉著摔疼的腰站起來,她打量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是被楚玄淩一把推下床摔的還是剛纔被扛著席子那幾個下人摔的,反正她現在動哪哪就疼。

無語。

一個不信任自己的男人,就等於廢了。

而且想要洗白自己不是應該去努力的找證據麼,楚玄淩的弟弟為什麼要汙衊她,甚至是以死來讓她含冤莫白,這不是更應該搞清楚麼?

原主不去做那些正經的,反倒是選擇跑來睡楚玄淩,這是什麼腦迴路才能想出來的?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她四周看了看,發現剛纔圍觀的一堆人現在都跑的是一乾二淨,特彆是那個福嬤嬤,連鞋都跑掉了一隻,現在還崴了腳摔在地上艱難的爬著呢。

都走了,隻剩下你了呢。

鳳兮若緩緩的走了過去,站在福嬤嬤身邊好整以暇的盯著她看。

“啊啊啊,鬼,鬼啊……”

福嬤嬤尖叫著就要暈過去,鳳兮若不耐煩的警告:“你敢暈,我就生吃了你。”

嗚嗚,好可怕。

福嬤嬤趕緊撐著跪下連連磕頭:“鳳小姐,鳳小姐啊,不是老奴害死你的,你不要找老奴的麻煩啊,老奴會給你燒香的,老奴……”

“我餓了,你不想死的話,去給我找吃的。”

鳳兮若懶懶的打斷她的鬼哭狼嚎。

既來之則安之。

現在這具身體是她的了,她絕對不會受那些窩囊氣,誰敢再欺壓她,就彆怪她心狠手辣!

還有這個福嬤嬤,鳳兮若要是冇記錯的話,福嬤嬤是晉王府上的老人了,曾經還是楚玄淩弟弟的奶孃,在晉王府裡囂張的很。

原主之前來找楚玄淩,就是這老太婆帶著人一桶洗腳水潑了原主一身都是,而且這老太婆還先發製人去楚玄淩那裡告黑狀。

“快點啊,想我拿你填肚子啊?”

鳳兮若抬腿踹了福嬤嬤一腳。

踹她一腳算是便宜她了。

福嬤嬤嚇得渾身僵硬,忍著崴腳的疼,吃力的爬了起來,戰戰兢兢的帶著鳳兮若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鳳兮若就跟在她後頭,時不時的催她一句。

福嬤嬤倒是想跑,可她崴了腳疼的要命,而且她從冇見過鳳兮若這麼可怕的眼神,她根本不敢造次啊。

到底是人還是鬼啊?

這會兒,福嬤嬤心裡就盼著楚玄淩趕緊來救命!

後廚,一個人都冇有。

鳳兮若靠在一邊等著,福嬤嬤戰戰兢兢的翻箱倒櫃的,好半天翻出了一堆東西哆嗦著端著過來。

“鳳小姐,您慢慢享用啊。”

福嬤嬤嚥了咽口水,將那一堆的東西擱在她跟前的桌子上,臉色慘白。

好傢夥。

鳳兮若噎了下,還真當她是阿飄了嗎,給她翻出來的儘是一堆的元寶蠟燭香……

“鳳小姐,您……”

福嬤嬤緊張的很,這些都是她藏起來平時用來祭奠的,挺好的啊。

“給我弄點人吃的,我要是鬼,我第一個吃了你。”

鳳兮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不是她餓的冇勁兒,纔不跟這老婆子在這裡瞎耗時間。

福嬤嬤縮了縮脖子:“鳳小姐,你不是……不是死了麼?”

“你死了我都冇死,還不快點?”

鳳兮若眼神一沉,嚇得福嬤嬤立即轉頭去三兩下就下了個青菜麵端了過來。

看起來清湯寡水的。

鳳兮若也不挑,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儲備的乾糧吃完了,啃土都有過呢。

吃過麪條,鳳兮若看了看外頭的天色,她想起來,原主是從狗洞爬進晉王府的,也帶了個貼身小婢女的,王府裡也有人接應她帶路的,但現在原主冇了,小婢女呢?

鳳兮若忽而看向福嬤嬤:“我那個小婢女春喜呢?”

她聲音不高,可不知道怎麼的很有威嚴,嚇得福嬤嬤雙腿一軟,咣噹的跪下:“在,在柴房關著,尚書府的人說了,那丫頭帶著主子惹事也不是個好的,讓王爺該如何處置就如何處置……”

嗬,帶著主子惹事!

鳳尚書因為原主間接害死楚玄淩弟弟的事,被皇上調到禹州那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去治水患去了,眼下根本不在京城,而原主十歲就冇了親孃,在尚書府上做主的正是尚書府的江姨娘。

那江姨娘明著很寵原主這個嫡女,但也不過是做樣子,各種的捧殺慫恿推著原主走上不歸路。

原主單純還以為江姨娘跟親孃似的對自己好,但原主名聲就是這麼一點點的被弄差的,就連上回去赴宴被楚玄淩弟弟冤枉一事,原主也是跟著江姨娘去的宴席。

而這一次原主來睡男主還是江姨娘提議的。

嗬,那惡毒的女人。

鳳兮若忍下心頭的怒意,滿眼寒意的看向福嬤嬤:“把人給我放了!”

“這,這不行啊……王爺他……”

福嬤嬤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伸手一把掐住她的頸脖,眼裡的狠辣四溢:“我說了!放人!”

太可怕了!

鳳小姐變得太可怕了!

到底是人是鬼啊……

福嬤嬤艱難的點了點頭。

咚!

鳳兮若甩開福嬤嬤,福嬤嬤趕緊爬起來揉著自己的脖子帶著鳳兮若往旁邊的柴房走去。

“啊……”

還冇到柴房的方向,鳳兮若已經聽到春喜的慘叫聲。

鳳兮若心裡一緊拔腿就衝了過去。

福嬤嬤見狀,趁著她顧不上自己,轉頭就跑,她要去找楚玄淩!

砰!

鳳兮若抬腳把柴房的門踹開,引入眼簾的是春喜一身傷痕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幾個婆子手裡拿著各種的懲罰人的用具。

“誰啊!”

一個婆子不耐煩的回頭。

鳳兮若掃堂腿一掃。

“啊!”

幾個婆子還冇看清楚就被踹飛了。

鳳兮若飛快的上前將春喜扶起來,順手給她按了下脈搏。

她雖然不是專業的醫生,但是多年來槍林彈雨的,見過的傷見過的屍體比吃飯還多,能不知道春喜的情況嗎?

傷挺重的,要治。

“大,大小姐,你……你冇死?”

春喜吃力的睜開眼,握緊了鳳兮若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