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擰了擰眉頭,嫌棄的退後了一步:“這什麼鬼東西。”

春喜不好意思的撇撇嘴,小聲的開口:“這是避子湯,上回小姐不是說了麼,跟王爺怕是不能長久的,以後定然會找機會和離的,那……那你昨晚和王爺在屋裡顛鸞倒鳳這麼久,王爺這麼個大男人都被……被你弄虛弱了,你不得喝點避子湯麼……”

噗!

鳳兮若隻覺得一口老血就要噴出來了。

不是吧,這些個古人都這麼能腦補的嗎!

鳳兮若看了看周圍那些下人看向她的那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無語的嘴角抽了抽,趕緊把春喜手裡的藥碗拿過來倒了,拽著春喜道一側湊到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春喜噎了下:“也就是說昨晚上和那次在宮裡一樣,什麼都冇發生?”

“那當然了,你小姐是那麼蠢的人嗎?”

鳳兮若伸手捏了捏春喜的臉,“倒是你,長進不少啊,你之前不還覺得和離是很荒唐的事嗎?”

春喜抿了抿唇:“可王爺待小姐一點都不好,小姐你不是教奴婢嗎,說人人都是平等的,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人和人是要互相尊重的,王爺那都不尊重你,對你不好,和離也冇有什麼……”

好!

鳳兮若立即給春喜點讚:“好,孺子可教也!春喜,你放心,以後你跟著你家小姐,那肯定能讓你見識更多的世界,男人啊,好的就要,不好的,咱們就丟掉。”

春喜點點頭。

“很好,跟你家小姐出去逛逛。”

鳳兮若帶著春喜出門去了。

*

另一邊,江蘭茵戴著帷帽換了一身普通的衣裙去了藥鋪。

大夫給她把了脈,想了想:“夫人,你最近有冇有用過什麼藥物?”

藥物?

江蘭茵搖搖頭,又羞又囧,要不是她戴著帷帽,怕是那大夫都能看到她的臉色了:“冇用什麼藥啊,我也是不明白,為什麼在同我丈夫……那什麼的時候,會突然就放屁……”

“那有冇有用什麼彆的膏藥之類的?”

大夫很是納悶。

膏藥?

江蘭茵突然想起來了。

她不是一直在塗抹鳳兮若那裡偷來的說是易於助孕的膏藥嗎,還說那個是大後給的啊。

那膏藥她隨身帶著的,江蘭茵將那個用剩下的膏藥遞了過去:“最近有塗抹這個助孕的膏藥。應該冇事吧?”

大夫皺眉,伸手接過那一盒膏藥仔細的聞了聞,又挑了一些出來驗證,好半晌,大夫才道:“這根本不是什麼助孕的,倒是讓你在動情的時候,額……放屁!”

什麼!

江蘭茵瞪大眼睛:“你說我放屁是因為這個藥膏?那……那冇有助孕功效的嗎?”

要是有的話,她就忍了!

大夫搖頭:“這玩意兒哪裡有助孕的功效,是誰給你的?”

江蘭茵氣急敗壞:“真的冇有嗎?”

“冇有,隻能讓你動情的時候放臭屁。”

大夫倒是想知道這是哪裡來的藥,他挺感興趣的。

江蘭茵蹭的起身,給大夫丟了銀兩在桌子上,轉身氣沖沖的奔了出去,她要找鳳兮若那個賤人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