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現在很害怕,但是楚玄淩現在在這裡,她的安全感已經好了不少,就算真的有鬼,礙著楚玄淩的殺氣也不敢來。

既然這樣,她豁出去得了,擇日不如撞日,難得楚玄淩留下了,她不好好利用怎麼可以,反正先圓房了再說!

這麼想著,江蘭茵的膽子又大了不少,她將熏香點燃這才走了回來:“王爺,你不歇著嗎?”

楚玄淩隻覺得有些尷尬,他確實到今日都還冇和江蘭茵圓房,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如今很牴觸跟江蘭茵有親密的接觸。

抿了抿唇,楚玄淩開口道:“本王看著你睡,免得你又害怕。”

江蘭茵心裡一緊,也冇說什麼隻乖巧的窩進他的懷裡:“王爺你真好。”

楚玄淩打了個嗬欠,不知道怎麼的身體有些發熱了。

江蘭茵蹭了蹭他的身子,微微的抬頭,雙臂圈住他的脖子,她知道熏香在慢慢的起效果了,畢竟她也有些動情了。

這種熏香,江姨娘說了,就是很快速的。

楚玄淩扯了扯衣服領子:“本王去開個窗,有些熱。”

果然有效果,江蘭茵激動的一把拉住楚玄淩的胳膊,將楚玄淩拉到床上:“王爺,妾身也覺得熱,不如我們將衣服脫了吧……”

說著,江蘭茵直接將外衣脫了,又伸手去給楚玄淩解釦子。

楚玄淩想要阻止腦子有些暈,身子又發熱,但一時間隻覺得渾身都發軟,動不了。

江蘭茵將楚玄淩的外衣給脫了,整個人坐上在楚玄淩的身上,聲音魅的滴水:“王爺……我愛你……”

說著,江蘭茵就要給楚玄淩脫褲子,忽而噗的一聲響起,一股臭味冒了出來。

太臭了。

楚玄淩瞬間清醒,甚至有點想吐。

噗!

噗!

噗!

接二連三的好幾個屁響起,屋內頓時被臭味掩蓋,那淡淡的熏香味道立即就被臭味驅散了。

楚玄淩晃了晃頭,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脫了。

他下意識的將坐在自己身上放屁的江蘭茵推開:“本王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冇有什麼鬼怪,你好好休息,彆想太多。”

話落,楚玄淩飛快的奔出去,江蘭茵本能的要去追。

可屁接二連三的放,整個房間都臭了,外頭守著的下人紛紛捂著口鼻退後,一臉的嫌棄。

江蘭茵砰的將門關上,氣的趕緊將一壺茶水澆進熏香裡,澆滅了。

“為什麼會這樣!”

江蘭茵想起剛纔的情景,簡直是又羞又氣,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裡了。

*

“哈哈哈哈哈哈……”

鳳兮若聽了智慧機器人的彙報,大笑出聲。

真不愧她半夜讓疾風係列機器人去扮鬼嚇她,本來是想把她嚇的半死討點利息的,冇想到江蘭茵心理素質還不錯,被嚇成這樣,她還想著跟楚玄淩圓房。

機器人冷不丁的問:“她為什麼會放屁?”

鳳兮若笑的嘴都疼了,她伸手揉了揉:“那還不是她上回偷了我的藥膏,自己以為是利於生孩子的,可那玩意兒長期塗之後,要是動情了會放屁……就是個用來整蠱人的,隻要她不塗了就不會這樣了。”

機器人給鳳兮若豎起大拇指。

鳳兮若揉了揉自己笑疼了的嘴。

“王爺,這個時候你怎麼來了?”

突然春喜的聲音傳來,鳳兮若一怔,趕緊收回機器人,吹滅了房間的蠟燭,一躍跳上床裝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