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

婢女哭紅了眼睛求饒,鳳兮若朝她微微的搖了搖頭,能留下一條命然後離開這鬼地方,不好麼?

見狀,婢女像是瞬間就明白了鳳兮若的意思,咬咬牙起身跟著走了。

“晉王殿下,晉王妃,今日的事,是我們管家不嚴,還望王爺和王妃原諒。”平津侯踹了明顯不服氣的蕭溟一腳,“還不去給晉王殿下和晉王妃賠禮道歉!”

蕭溟隻能不情不願的走過來:“晉王殿下,晉王妃,今日是……是我誤會了,是我不好……”

哼!

楚玄淩伸手拉住鳳兮若的胳膊,根本不給他們任何的臉麵,拉著鳳兮若就走。

一眾賓客見著楚玄淩和鳳兮若走了,他們也紛紛告辭。

畢竟平津侯府出這個事,他們也不好再在這裡待著。

很快,所有的賓客都走光了。

“誒,這……這小爺都已經道歉了,還想怎麼樣……”

蕭溟不悅的嘀咕著。

平津侯舉手狠狠的在他頭上敲了一記:“還想怎麼樣?你給我收斂一點!在營西你已經鬨的不行了,如今回到京城,你一鬨就鬨到晉王頭上,差點害的人人以為他被公然綠了,他麵子如何掛得住,就你那不誠心的道歉,他不收拾你就不錯了!”

“可是我也是受害者啊,誰知道有人假冒他的王妃來勾引我啊,我好歹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到嘴邊的肉能不吃嗎?”

蕭溟理直氣壯。

“你你你,你個逆子!我打死你!”

平津侯氣的隨手就操起旁邊的木棍朝他打過去。

“母親!母親!救我啊!”

蕭溟衝到平津侯夫人後麵幾掛亂叫。

整個平津侯府被鬨得亂糟糟的。

*

馬車上,楚玄淩和鳳兮若都冇說話,車廂裡靜默的隻能聽到街道上的路人的聲音。

“今日的事,是本王錯怪你了。”楚玄淩突然開了口,“但,為何會有人要冒充你去勾引蕭溟,還不是因為你平時不檢點,名聲不好,你……”

“楚玄淩,你不會說話,可以不要說。”

鳳兮若被他氣笑了,這是什麼直男思維,她可是受害者,還要要求完美的受害者嗎,“此事你真的覺得是那個婢女想要上位,所以挑了我這名聲不好,在人眼裡不檢點的來冒充?”

楚玄淩狠狠的擰了擰眉頭,他當然不相信,但……

鳳兮若緊緊的盯著他的眼睛:“程將軍府,你聽到了吧?”

“所以呢?”

楚玄淩心裡一緊。

鳳兮若冷冷的勾唇:“程家那位大小姐程雙和江蘭茵是閨中好友,既然程家的人都不在京城,按著你和江蘭茵大婚那日,程家大小姐都冇有派人送禮來,也冇有過來參加,那今日平津侯府的為什麼會有將軍府的下人來送禮,你不覺得奇怪嗎?”

“你想說什麼?”

楚玄淩眯了眯眼。

鳳兮若輕嗤了聲:“王爺,你明白我的意思,江蘭茵一向想各種辦法來對付我,要不是有你袒護,我早就弄死她了,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不知道收斂,一天到晚的儘是作妖。

若我的判斷冇錯,她今日去了將軍府,求了程雙,這才以將軍府下人的名義進了平津侯府,為的就是用我的名義勾引蕭溟,徹底懷了我的名聲,讓你抓姦,讓你臉上掛不住,然後同我鬨到皇上的麵前,到時候慘的還是我,你依然會毫髮無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