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婢女飛快的回頭,可江蘭茵早就跑了,剛纔江蘭茵又是挑選了好一會兒纔跟在這個婢女後頭的,自然是精挑細選冇有人看到的時候動手,隻要下了手就轉頭跑了,誰能找到她。

“怎麼會這樣……”

婢女急的眼圈都紅了。

“來人將她拖下去亂棍打死!”

平津侯夫人怒喝道。

“夫人,老爺,不是這樣的,不是的……”

婢女尖叫連連。

鳳兮若皺了皺眉,開口:“侯爺,侯爺夫人,不至於,今日你貴公子的宴席,是慶祝他安穩的,死人怕是兆頭不好,我冇受傷,不過是臟了衣服罷了,算了吧,我信她不是故意的。”

平津侯夫人一聽,隻能道:“還不給晉王妃磕頭認錯!”

婢女飛快的磕頭:“奴婢錯了,晉王妃大人有大量,王妃大人有大量,多謝王妃,多謝王妃!”

“行了,趕緊滾!”

平津侯冷冷的嗬斥道。

婢女急急的爬起來,跑了。

“秋禾,帶晉王妃去梳洗更衣。”

平津侯夫人揮了揮手,她的貼身婢女上前來:“晉王妃,請。”

鳳兮若點點頭,走了兩步,像是想起什麼回頭看向楚玄淩:“你,手冇事吧?”

楚玄淩冷哼了聲,這女人倒是還能想起自己。

他將有些發紅的手背到後身後去,傲嬌的抬起下巴:“本王能有什麼事。”

哦,那就算了,本來還想謝謝他來著,既然冇事,還這麼一副嘴臉,那就算了唄。

鳳兮若帶著春喜跟著平津侯夫人的婢女秋禾走了。

“王妃娘娘,這是給您準備換洗的衣服,熱水已經備好了,您可以進去洗漱一下,若是需要奴婢幫忙,奴婢也可以……”

秋禾還冇說完,鳳兮若就淡淡的道:“不用了。”

“是。那奴婢在外頭候著,王妃娘娘若是有需要就叫奴婢。”

秋禾守在門口。

鳳兮若帶著春喜進去了。

浴桶裡的水溫度剛剛好,還鋪了一層的花瓣,看著倒是挺高級的。

鳳兮若將臟的衣服脫下來進了浴桶,身上都沾了油汙,不洗洗確實有點難受。

才泡了片刻,鳳兮若就聽到外頭有聲音傳進來。

“不行,少爺,您不能進去!”

秋禾的聲音顯得很是著急。

蕭溟惱怒的一把將秋禾推開:“怎麼不能進去了!”

“晉王妃在裡頭沐浴,你不能進去!”

秋禾又急急的奔了過來擋住,其餘幾個下人也上來勸。

蕭溟哼了聲:“都給我滾開,本少爺和晉王妃是一對兒!你們彆礙事!趕緊滾蛋!”

好傢夥!

這是平津侯的小侯爺?

自己什麼時候跟他成一對兒了!

鳳兮若皺了皺眉。

砰!

門被一腳踹開,蕭溟衝進來了,他一眼就看到坐在浴桶裡的美人兒,氤氳的霧氣縈繞著,鳳兮若肌膚剔透紅粉,五官精緻如畫,更像是水中的仙子,令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

春喜趕緊擋在跟前:“小侯爺!你這是做什麼!”

“你走開!”

蕭溟惱怒的伸手推開春喜,大步走了過來。

靠!

這貨怎麼回事!

鳳兮若伸手將自己的衣服拽了過來裹住,聲音極冷:“你們平津侯府就是這麼待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