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說你喜歡我?可我這幾日纔回京的啊……”

蕭溟瞪圓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剛剛還醉著呢,這會兒已經被嚇得清醒了一半兒了。

江蘭茵輕聲道:“那日你隨著平津侯他們一同回城,我遠遠的就瞧見你在高頭大馬之上,一身的紫衣,英姿颯爽,玉樹臨風,簡直是夢中情人的模樣,我當時整顆心就像是被狠狠的撞了一記,再這之後,我就連著好幾個晚上都能夢見你的身影……”

蕭溟震驚的問:“你,你真的這麼喜歡我,對我一見鐘情?”

江蘭茵微微的點頭。

見狀,蕭溟隻覺得腦袋嗡嗡的。

他可是聽說鳳兮若長的是很美的,楚玄淩因著自己弟弟的死與她有嫌隙,怕是鳳兮若嫁入了王府,那楚玄淩對鳳兮若也不好吧。

不然鳳兮若怎麼放著楚玄淩這種美男子不喜歡了,反倒是對他情有獨鐘,一見鐘情。

當然,他長得也不差。

搞不好在鳳兮若眼裡,他比楚玄淩更俊逸。

這麼想著,蕭溟就覺得自己有些飄了,他趕緊伸手將江蘭茵扶起來:“晉王妃,你若是真喜歡我,想要跟我,那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在營西,也撫慰了不少有夫之婦那一顆空虛寂寞的心,也不差你一個……”

江蘭茵突然就撲進蕭溟的懷裡,還伸手指在他胸前畫圈圈:“蕭郎,你也喜歡我嗎?”

“喜歡喜歡,當然喜歡!”

蕭溟深深的吸了一口江蘭茵身上的香氣,隻覺得有些暈暈的。

此生他最大的癖好就是同有夫之婦在一起**做的事。

如今這有夫之婦還是晉王妃鳳兮若,長得美豔動人就不說了,還是堂堂晉王殿下楚玄淩的王妃。

嘖嘖,這想想就刺激了。

這麼想著,蕭溟猴急的就抬手去摘江蘭茵的麵紗。

江蘭茵趕緊摁住他的手:“我先去將我那幾個貼身丫鬟遣走,免得他們走漏了風聲,你去隱秘處等等我,若是我一盞茶時間裡還冇回來,許是就是被什麼牽絆住了,等著你來解救我呢,你不會不敢來吧?”

蕭溟一聽,立即豪氣萬丈的道:“當然會來了!我怎麼能不來呢!晉王妃喜歡我,我也不會膽小如鼠的!”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怕了呢。”

江蘭茵又故意又刺激了他一下,蕭溟飛快的將身上的玉佩摘下遞給他:“這是我的東西,你拿著就當信物!這個給我,算是你給我的信物!”

說著,蕭溟伸手將她耳環摘下,江蘭茵都冇來得及阻止,耳環就到他手裡了。

算了,拿去就去拿去,反正同鳳兮若的是一樣的,等會她找機會想辦法把鳳兮若的耳環給弄掉就好了。

這麼想著,江蘭茵點點頭,嬌滴滴的道:“好,我先去辦事,你記得等我,實在等不到了,你就自己來找我,要是你怕不敢來,現在就可以反悔。”

“我纔不怕!”

蕭溟飛快的應聲。

江蘭茵轉頭走了,她又尋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換回了將軍府下人的衣服這才往前廳走去。

片刻之後,江蘭茵就遠遠的看到前廳那裡席位上楚玄淩和鳳兮若的背影了。

她眼神微微的沉了下,一把拉住身邊端著菜走過去的一個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