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江蘭茵也怕被程雙過了病氣,很是少來。

眼下要用得上程雙了,她不來也不行,大不了回去多熏點艾草之類的。

“我不過是個側妃,哪裡有資格去呢。”江蘭茵給她拿了披風披上,“雙雙,你身體怎麼樣了?”

程雙咳咳的咳嗽了兩聲,捂著的帕子染了血,江蘭茵眼底的嫌棄一閃而過。

“可能也活不了幾日了,要不是我這身子太差,也怕帶衰了你,哪日你成親我也想去給你祝福的。”

程雙輕輕的歎息了聲。

江蘭茵忍不住煩躁,溫柔的道:“我知道你有心就好了,何必在意這些,你好好將身體養好了才能日日來找我說話,不然我一個人也憋悶,我這側妃也冇多少人看重……”

聞言,程雙冷不丁的問:“今日晉王應該是會去的,他不帶你去,自己去?”

“他自然是要帶正妃去的。”江蘭茵搖搖頭,苦澀的道,“聽聞平津侯府還帶了營西那邊的戲班子,皮影戲什麼的過來呢,我記得你啊,最愛看的就是皮影戲……”

“還有皮影戲呢?”

程雙瞪圓了眼睛,她想了想,突然道,“我都這個樣子了,能活一日是一日,本來也冇有什麼朋友,今日你來看我,同我說話,我都很高興。

平津侯府那邊的帖子,我們將軍府也是收到的,隻不過我爹孃和兄長都去了寺裡禮佛不在府中,我這個樣子也不敢去,不過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將帖子給你,順便你用我將軍府的名義去給侯府送個禮也算是禮數,可好?”

江蘭茵要的就是這個。

隻不過,江蘭茵麵上不顯,還帶上幾分驚訝:“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我這樣子的出去也是嚇著人家,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就說是我的婢女,幫我將將軍府的禮物給送過去,順便去幫我看看皮影戲,回來再告訴我。”

程雙將帖子拿了過來塞她手裡,又吩咐貼身丫鬟,“碧瑩,帶蘭側妃去拿將軍府的禮物。”

“是,大小姐。”

碧瑩福了福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江蘭茵裝模做樣的歎口氣:“既然雙兒你都這麼說了,我就幫你去一趟,你等我,我定然好好的看皮影戲,回來告訴你。”

“好,我等你。”

程雙點了頭,又開始連連的咳嗽。

江蘭茵跟著碧瑩出去了,她換了一身將軍府大丫鬟的衣服,又將麵紗戴好,這纔拿了將軍府的帖子和禮物坐上將軍府的馬車往平津侯府駛去。

到了平津侯府,江蘭茵順利的遞了帖子給了禮物進了平津侯府。

她是以將軍府下人的身份進來的,自然不能進主人席,她跟著一堆的下人去了另一處的下人席麵。

剛坐下,她就揚起脖子往主人席的方向看過去,正好看到鳳兮若和楚玄淩坐在一起。

猛的,她瞳孔狠狠的縮了縮,一顆心翻江倒海的難受的要命。

江蘭茵四周看了看,她選的位置是在角落,人不多,也偏僻。

再說了,她現在將軍府的以一個下人的身份,也冇有多少人注意她。

江蘭茵收回視線,默默的起身朝另一側飛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