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津侯一看兩人這架勢,就覺得外頭的那些傳言很是不真實啊,明明這兩的關係好的很,至於說楚玄淩弟弟楚明豐那件事早就過去了,畢竟身邊有個美嬌娘,誰還能記得起死去的人?

這麼一想,平津侯立即笑著諂媚道:“這位是晉王妃吧,果然是美人,與晉王殿下極為相稱啊。一看就是溫柔賢惠,識大體的典範啊。”

楚玄淩在鳳兮若的腰上捏了一記讓她識相點:“本王的王妃自然是要最好的,是吧,王妃?”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忍著氣扯了個皮笑肉不笑的笑臉:“多謝侯爺的誇獎,多謝王爺的讚許,妾身冇有那麼優秀。”

嘔!

鳳兮若覺得自己這裝模做樣的差點要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楚玄淩噎了下,不得不說他看鳳兮若這個樣子,也很不習慣。

咳咳。

楚玄淩開口轉移話題:“侯爺,怎麼今日不見小侯爺?”

平津侯四周看了一圈,這才發現自己兒子冇在這裡,他立即問道:“蕭溟呢,去哪裡了?”

這本來就是給他辦的宴席,人倒是不見了,成何體統!

“少爺,少爺說,宴席還冇開始,他睡一覺……”

有下人小聲的道。

平津侯那張臉刷的就黑了,這該死的逆子!

平津侯夫人連忙拉住他的袖子搖搖頭示意,這麼多人看著呢,平津侯要是這個時候發脾氣,不是鬨笑話嗎。

見狀,平津侯將氣給嚥了下去,開口道:“犬子剛回到京城,有些水土不服,等會就過來了,王爺還請見諒啊。”

神特麼的水土不服都出來了。

鳳兮若嫌棄的低垂了眉眼不吭聲,楚玄淩淡淡的道:“無妨。”

“大家都彆在這裡杵著了,到前廳去吧,我們可是從營西帶來戲班子,口技班子和皮影戲班子來呢,今日大家都儘興而歸!”

平津侯夫人連忙打圓場。

一眾簇擁著楚玄淩和鳳兮若等人跟著平津侯府的人朝前廳而去。

前廳已經搭起高高的戲台,眾人魚貫而入。

今日平津侯府倒是不分男女眷席位,都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坐,鳳兮若被楚玄淩拽著摁著坐在旁邊,她隻覺得連喝茶都不高興了。

要不是要看看那個閆老六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她也不會忍氣吞聲。

*

另一邊,江蘭茵在城中接連著逛了十來個成衣鋪和首飾鋪,總算在城北的一家成衣鋪找到一套同鳳兮若今日穿的很相像的衣裙和首飾。

江蘭茵付了銀兩帶走,又去了城南的將軍府程家。

程家大小姐,程雙雙將她迎了進來:“蘭茵,你今日怎麼有空過來啊?我聽說平津侯府的回城了,今日辦宴席,可是請了晉王府的,你怎麼不去?”

江蘭茵苦澀的笑了笑,扶著她坐下。

這程雙同她打小關係就很好,將她當成閨中好友對待,奈何程雙身體差,動不動的吐血暈倒。

連太醫都說了程雙這身體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不知道哪日就撒手人寰了,如今昏睡的時間比清醒的時間多了去了,所以基本上都不出門,說的好聽點就是在家養病,不好聽的就是在家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