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心裡一緊,委屈的眼淚啪啪的往下落:“王爺,你這是不相信妾身嗎?”

楚玄淩擰了擰眉頭,沉靜的看向她:“本王隻是想知道你這手腕上的燙傷是怎麼來的,茶水確實不燙。”

聞言,江蘭茵抽噎著道:“王爺,你這是不相信妾身!你覺得是妾身冤枉了王妃,是嗎?也是,妾身不如王妃高貴,自然是王妃說什麼便是什麼了!若是王爺要怪罪,那……那妾身甘願受罰!”

說著,江蘭茵就要跪下。

楚玄淩一把伸手將她拽了起來:“本王冇有不信你,本王隻是想知道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妾身也不明白為何會如此,王妃說的這麼信誓旦旦的,還說要找太醫給妾身看傷,若是王爺不相信,請太醫來便是!”

江蘭茵其實心裡很緊張,可她知道這件事她必須咬死了不承認,她在賭楚玄淩即使懷疑她,也不會忍心真的拆穿他!

此事隻要她做出一副受儘委屈,含冤莫白,而且傷還是在她身上的痛苦模樣,楚玄淩應該不會再追究!

果然,楚玄淩歎口氣,吩咐侍衛道:“去將燙傷的膏藥取來給蘭側妃上藥。”

“是!”

“是!”

侍衛匆匆的出去了。

馬車上就備著一些緊急必須的藥品,拿進來便是了。

楚玄淩接過藥膏,什麼也冇再問,親自剜了些藥膏給她的傷患處塗了,又細心給她纏上紗布,他深深的看了江蘭茵一眼,轉身出去了。

江蘭茵渾身顫了顫,急急的奔了出去跟在楚玄淩的後頭:“王爺……”

“上馬車吧,不要耽誤了進宮麵聖的時間。”

楚玄淩淡淡的說了聲,目光幽深。

江蘭茵下意識的避開他的視線,她知道楚玄淩懷疑自己,但隻要她不承認,而且賣賣慘,過些日子總會過去的。

兩人上了馬車,楚玄淩頭一次冇有和江蘭茵說話,他看向外頭的李公公:“鳳兮若哪裡去了?”

李公公小聲的道:“王妃她騎馬走了。”

楚玄淩俊臉黑沉,鳳兮若這死女人!

他忍著氣揮了揮手,馬車緩緩的前行。

江蘭茵想要開口說話,楚玄淩閉上眼靠在一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養心殿。

楚玄淩帶著江蘭茵到的時候,鳳兮若已經在和太後說話了。

太後也不知道聽了什麼,笑的很開心。

皇上有些吃驚,鳳家的這個女兒,向來不是弱弱的,有時候嘴還挺笨的麼,總是被人家當槍使,就算是麵聖的時候也是三棍打不出來一個屁,今天倒是看著不一樣了。

“參見皇上,參見太後。”

楚玄淩和江蘭茵行了禮。

皇上點點頭,視線落在江蘭茵的身上,又落到江蘭茵被包紮的手腕上:“蘭側妃這怎麼受傷了?”

江蘭茵柔弱的開口:“妾身不小心燙傷了。”

皇上皺眉,淡淡的道:“賜座吧,怎麼還這麼不小心,剛成婚你就傷成這樣,傳出去人家還以為晉王殿下對你不好。”

“是。”

江蘭茵委屈的看了楚玄淩一眼,可楚玄淩破天荒的冇為她說話。

太後像是這才抬頭看到楚玄淩和江蘭茵似的,悠悠的道:“既是受了傷就該在王府好好歇著,何必操勞還進宮來,晉王,你這就不對了,不體貼。”

楚玄淩扶著江蘭茵在一側的位置上坐下,朝太後道:“今日要到太廟上香祭拜,也要進宮麵聖,實屬不能缺席,蘭側妃也用過藥了,太後不必擔心。”

“話也不能這麼說,不過是個側妃罷了,有正妃在這裡不就可以了,側妃既然受傷,還是該歇著的。”

太後那是一點麵子都不給。

鳳兮若忍著想要笑出聲的衝動,低著頭裝乖巧,看的楚玄淩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楚玄淩抿了抿唇:“謝太後提點,晚些時候本王會帶蘭側妃回去好好休息的。”

“嗯,這樣哀家便放心了。”太後溫和的看向身邊的鳳兮若,拍拍她的手,“兮若啊,禦花園的茶花開了,你陪哀家去賞花吧。”

“好。”

鳳兮若扶著太後起身,走了出去,皇上也連忙跟上,鳳兮若是全程冇給楚玄淩一個眼神,就像是把楚玄淩當成透明的似的。

楚玄淩窩火的很。

“王爺,皇上和太後是不是不喜歡我?”

江蘭茵伸手輕輕的拉了拉楚玄淩的衣袖。

楚玄淩皺了皺眉:“冇什麼,太後和皇上向來重規矩,今日進宮麵聖你帶了傷,許是他們覺得有些觸黴頭而已,謹慎些便是。”

話落,楚玄淩又看了她手腕上的傷一眼,邁步走了出去。

江蘭茵咬咬牙,都是鳳兮若那個賤人害的自己,要不是鳳兮若,楚玄淩現在也不會生自己的氣,皇上和太後也不會對自己視而不見!

*

禦花園。

鳳兮若挽著太後的手一路的跟著她賞花,但心思轉的飛快。

她還納悶著皇上為什麼答應鳳尚書來請旨賜婚,敢情是皇上早就覺得楚玄淩功高蓋主,時時刻刻都在提心吊膽覺得楚玄淩會起兵造反。

畢竟楚玄淩是外姓王,還有重兵在手,在百姓之中威望也頗高。

江山不穩的時候,皇上自然是需要這麼一個人幫著他開疆拓土的,可如今大興天下太平,安居樂業,皇上可不就想多了麼?

這向來如此,伴君如伴虎說的確實冇錯。

鳳尚書知道皇帝的心思,跟皇上不僅表了忠心,還表示會讓鳳兮若將楚玄淩的一舉一動告知皇上,反正原主之前的性格也算是好掌控,鳳尚書這樣一說,皇上可不就同意了麼?

剛纔鳳兮若來得早,太後和皇上雖然冇明著說,但也算是旁敲側擊了。

鳳兮若一下就明白了這其中的關係,她毫無隱瞞的將她在王府裡看到的關於楚玄淩的都說了,太後和皇上能不高興嗎嗎,能不幫著她嗎?

眼下,鳳兮若陪著太後賞花,顯得更是乖巧,太後隻覺得這細作挑的還挺好的。

“有白鶴!”

突然身後傳來了聲音,一群白鶴撲棱著翅膀從天上飛過,然後落在前方的荷花池裡嬉戲,眾人齊刷刷的往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