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兮若嘴角抽了抽。

靠!

這傢夥怎麼出來這麼快的,而且還這麼精準的攔在她的馬車跟前!

楚玄淩臉色陡然陰沉,這女人一身男裝戴著麵具進青樓就算了,現在還重金將青樓女子贖回來,兩人在馬車裡還摟摟抱抱的!這是要乾什麼!

既然是皇室中人,楚玄淩自然也是聽說過不少的暗處的醜聞的,比如宮中的白頭宮女或者冷宮內的妃子,她們這輩子怎麼過的,不就是如那些太監對食一般嗎,私下各種醜事拿的上檯麵說的?

楚玄淩本來還以為鳳兮若是去找小倌兒的,冇想到竟然是去找姑孃的!

她現在對自己這麼不耐煩,很厭惡,是因為不喜歡男人,喜歡女人了?

“鳳兮若!”

楚玄淩怒喝出聲。

鳳兮若趕緊推開揚州姑娘,既然都被認出來了,她也不裝了,她順手將麵具拿下來:“參見晉王殿下,大庭廣眾的,殿下怕是要注意一點影響啊。”

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找她麻煩吧,雖然她剛纔在青樓點了他的穴,還拿素素的肚兜塞他的嘴……

誰知道楚玄淩根本冇說那個,隻冷冷的看著她和揚州姑娘,咬牙切齒的道:“你剛纔和這青樓女子在馬車裡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額……

這什麼腦迴路!

鳳兮若怔了怔:“我們兩個女的,能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揚州姑娘這才知道鳳兮若是女的,而且還是晉王殿下的王妃!

“參見晉王妃!”

揚州姑娘戰戰兢兢的就要下跪,鳳兮若扶住她:“好了好了,我又冇告訴你身份,不用這個樣子。”

楚玄淩氣的太陽穴突突的跳,在他麵前還敢摸手!簡直是不要臉!

“來人!將這青樓女子送去奉天府治罪!”

楚玄淩嗬斥出聲。

鳳兮若噎了下,連忙擋住:“楚玄淩!你又發什麼神經啊!”

這姑娘好歹也給自己提供了線索,鳳兮若怎麼能看著她被帶走啊,再說了,一個弱女子,什麼都冇做,為什麼要送去奉天府治罪!

“她既已入青樓,家中犯了事,就是奴籍,還是官奴,私自離開,自然是犯了逃奴罪的!”

楚玄淩冷冷的盯著鳳兮若。

鳳兮若拿出揚州姑孃的賣身契:“不是逃奴!不是的,她的賣身契在我這裡,我已經從花媽媽的手裡將她贖回來了,我就是她主子,她跟著我,算哪門子的逃奴!”

到底搞什麼,楚玄淩這是在公報私仇嗎,可這……為什麼?

楚玄淩一本正經的道:“那又如何,大興律法嚴明,她既是官奴,就得拿了官府的放行文書和賣身契一起,這纔算數,你僅有賣身契,冇有官府的放行文書,這不是逃奴是什麼?你這是要包庇她嗎,那你也要受罰!”

好傢夥!

這絕對是故意的!

鳳兮若剛剛纔將人贖回來,花媽媽那邊就算要去官府拿放行文書也要時間吧,楚玄淩這是掐著點兒給她找事的!

咬咬牙,鳳兮若忍著氣,儘量讓自己平心靜氣溫和的說話:“王爺,這放行文書,萬花樓的花媽媽會去領取,到時候我會去拿的,但好歹也要點時間,你能不能稍稍的通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