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你怎麼看不到動不了了啊?哎呀,是不是突發疾病了,你放心,民女這就去給你找大夫,不要急啊。”

鳳兮若捏著嗓音飛快的說完,趕緊去把她的男裝再次換上,臉上的妝給卸了,整個過程也不到兩分鐘,她速度向來極快。

整理妥當,鳳兮若又把麵具戴上,根本不管楚玄淩的瞪視,轉頭就跑了出去,順手把門關上了。

花媽媽一直在外頭轉悠等著呢,畢竟楚玄淩身份在那裡,要是出事了,那……那彆說這萬花樓不保了,她的小命都保不住!

“哎呀,公子你出來了,王爺呢?”

花媽媽見鳳兮若出來了,趕緊把人拉道一側小聲的問。

鳳兮若瞄了後方一眼,這才壓低聲音道:“王爺睡著了,怕是要一個時辰左右纔會醒來自己出來,你可不要進去煩他,不然他要發飆的。”

花媽媽趕緊點點頭:“是是是,那公子你……”

“王爺和我談了些事,這談完了,我就走了,對了,那個揚州的姑娘到底多少銀兩,你快點,我冇時間跟你廢話,我還要去幫王爺辦事呢。”

鳳兮若催促,她可搞不準楚玄淩有冇有本事自己能解開她點的穴道,不怕萬一就怕一萬,她還是要速戰速決。

花媽媽猶豫一下才道:“她是官奴,這都是明碼價的,也不是我……”

“少廢話,說價錢。”

鳳兮若不耐煩了。

花媽媽噎了下:“怎麼樣也要二千兩。少一分都不行。而且還得去官府那邊報備登記,手續也是很繁雜的,這……”

“不就是二千兩,媽媽你定然過幾日就能賺回來了。”鳳兮若想了想,她雖然現在很有錢,但她向來也不是坐吃山空的人,既然在花媽媽這裡要損失二千兩,怎麼也要賺回來。

鳳兮若將二千兩的銀票拿出來遞過去:“花媽媽,這樁買賣你也是賺了,還想不想賺更多?”

花媽媽正在數銀票,一聽鳳兮若這話,趕緊抬頭:“公子何意?”

“意思很簡單。”鳳兮若將隨身揹著的一個小包包拿了下來,她將裡頭的一套裙子拿了出來,這是她本來穿著的,後來換的男裝,“這身衣服你看看好不好看?”

花媽媽一愣,將衣服展開。

她見過的東西也算是多了,特彆是姑孃家的衣服。

她這萬花樓裡的姑娘需要的衣服和首飾那是各種各樣。

為了吸引眼球,她可是還讓熟悉的商隊跋山涉水的去找各種布料回來製衣服,不過款式什麼的也就那樣,看多了也就那樣。

可冇想到鳳兮若這簡簡單單的衣裙,款式卻極其的新穎,令人眼前一亮。

鳳兮若一看花媽媽這眼神就知道花媽媽看上這衣服了。

其實這衣服就是平日裡穿的衣服,料子自然是最好的,隻是款式她覺得不夠好看,空閒的時候自己各種折騰裁剪了一番而已,而且她本來也有意要拿出來賣錢的,如今也算是順水推周。

要不是忌憚著楚玄淩隨時能出來找她麻煩,她還得和花媽媽好好的探討細節。

算了,先給點甜頭再說。

女人的錢還是女人會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