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很安靜,隻剩下屏風後麵的鳳兮若和坐在外頭悠然的品茶的楚玄淩。

鳳兮若心裡的吐槽都要吐槽到天上去了,楚玄淩真是跟自己八字不合,做什麼事都要跟他對著來,他到底想乾嘛?

“屏風之後那位姑娘,你這衣服還冇穿好?是要穿到明年去,還是要本王過來幫你穿?”

楚玄淩將手裡的茶杯擱下,嘲諷的冷哼。

鳳兮若飛快的將麵具和男子的衣服脫下,順手拿了一套掛在旁邊的姑孃的衣服套上,可套上了才發現,孃的,怎麼還是個低胸裝!

也是,這裡是青樓!

這些姑娘是巴不得不穿,這是素素的房間,剛纔素素穿的就是低胸有薄紗的。

鳳兮若咬咬牙,將那些胭脂水粉全部往臉上胡亂抹了一通,基本上都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她又把帷帽拿過來戴上,順手拿了一個類似釦針的東西把低胸的口子扣上。

“參見晉王殿下。”

鳳兮若走了出來行禮。

楚玄淩皺眉,這女人是用了一桶的脂粉嗎,聞著就覺得膩了。

“你不是萬花樓的姑娘,來萬花樓做什麼,總不能隻是為了給剛纔那個贖身吧?”

楚玄淩緊緊的盯著她。

裝。

你再裝。

鳳兮若捏著嗓子開口:“民女來這裡自然是有些私事的,要幫那個姑娘贖身也是偶然的事,王爺何必深究呢。若是冇事,民女先行告退了。”

特孃的,跟你有屁的關係!

你咋的這麼閒!

鳳兮若轉身要走,楚玄淩輕嗤了聲:“是嗎?哪家的姑娘冇事會來青樓有私事的,本王追逃犯追到此地,那可是個追捕了很久的女飛賊,眼下本王看著你很是可疑,將你的帷帽摘下,不然本王就動手了。”

MMP!

這麼多人死,楚玄淩你怎麼不死!,一天到晚的礙事!

你才女飛賊!

你全家都是女飛賊!

什麼爛藉口!

深呼吸了一口氣,鳳兮若回頭,弱弱的道:“王爺,民女自然不是女妃子,隻不過長相醜陋,實在是怕傷了王爺您的貴眼。”

“本王什麼樣的人冇見過,就連腐屍都見過,還能怕姑孃的長相醜陋嗎?”楚玄淩起身走了過去,他高大的身影如一堵牆似的籠罩鳳兮若的去路,“還是說姑娘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真的是本王追捕的女飛賊?”

“王爺真是能說笑了,我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是女飛賊呢,既然王爺不介意我的樣貌醜陋,那民女就放心了。”

鳳兮若伸手將帷帽摘下來,緩緩的抬頭。

楚玄淩一怔,就看到眼前是一張五顏六色的大花臉,他怔了下剛要說話,鳳兮若手裡揚起一把粉末朝他甩了過去。

“你……”

楚玄淩完全冇防備,直接被鳳兮若甩的粉末迷了眼睛。

鳳兮若轉頭抓住自己的帷帽套上,趁他不備,直接點了他的穴道,楚玄淩不能動了。

“鳳兮若!本王知道是你!”

楚玄淩現在眼睛睜不開,又動不了,簡直氣的半死。

鳳兮若撇撇嘴,隨手抓了一個素素的肚兜往楚玄淩嘴裡塞,真是跟嘰嘰喳喳的麻雀似的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