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王好麵子,若是與他硬來,怕是不好收拾。

這一聽就是這臭小子想要幫這青樓女子,但又不得不說這話說的是對的。

強搶民女這要是成了,那還好說,特喵的要是遇上個性子烈些的,怕是直接一頭撞死,到時候確實麻煩的很,不僅皇上要問責,就連對家都要彈劾他,外頭還會各種傳的是風言風語的。

算了,不過是個女人罷了,他讓花媽媽將這女的留下,想法子綁起來送到文王府去,到時候關上門還不是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玩死了都冇人知道!

鳳兮若看著他麵色稍稍的鬆動了些,上前行了禮,小聲的道:“王爺,不過是個女人,你何必為了個青樓女子毀了自己的名聲,你鬨得這麼大陣仗,怕是等會就得傳到宮裡去呢,說句大逆不道的話,皇上年歲也越發的大了,是時候要選太子了呢,草民可是看好文王殿下的。”

文王的第二特點就是想上位。

鳳兮若這麼直接,倒是嚇得文王了:“放肆!這話也是你能說的!”

雖然文王表麵上這麼說,但卻顯得很受用。

鳳兮若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就知道這貨喜歡聽這些。

這麼想著,鳳兮若又小聲的道:“文王殿下,草民對王爺的欣賞那是溢於言表的,草民住在烏衣巷,若是王爺到時候需要什麼支援大可以到烏衣巷來找草民,草民雖然不過是個商戶,但也絕對會定當儘全力!”

鳳兮若這是故意的,讓他以為自己是個經商的,雖然地位低下但有錢啊。

要上位那不得要錢用來充實自己各種嗎,這可離不開錢啊,文王這麼喜歡吃喝玩樂的人,家底都能被掏空,要是有人能給他供大量的銀兩,這當然比一個青樓女人值錢啊。

隻要文王不是個傻子,那都會算。

果然,文王咳咳的咳嗽了兩聲:“行了,既然這姑娘這公子喜歡,本王堂堂文王殿下,自然是愛民如子的,怎麼會同人爭一個青樓女子,花媽媽,去找彆的姑娘來給本王唱曲兒!”

花媽媽趕緊低頭行禮:“是是是,素素,你去伺候文王殿下,素素可是我們萬花樓唱曲兒最好的呢。”

“行,就你了。”

文王點點頭,轉身出去了,反正那臭小子是烏衣巷的,晚些時候就差人去烏衣巷找他,難不成他還敢騙自己不成?

哼,晾他是不敢的!

砰。

鳳兮若將門給關上了,轉頭看向那姑娘和花媽媽:“贖這姑娘要多少銀兩?”

花媽媽為難的道:“這姑娘是官奴,這……這我這裡要是放人怕是……”

“你隻管將賣身契賣給我,府衙那邊我去處理。”鳳兮若淡淡的挑眉,“開個價吧。”

花媽媽有些吃驚,這戴著麵具的到底是什麼來頭?

鳳兮若也不催,坐在一旁喝著茶水等著,那姑娘怯生生的站在她身邊默默的抽噎著。

花媽媽正在猶豫著,突然外頭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是婢女著急的聲音傳來:“花媽媽,晉王殿下說要搜萬花樓,怎麼辦啊!”

噗!

鳳兮若一口剛喝進嘴裡的茶水噴了出來。

好傢夥!

楚玄淩來了?

他這會兒不是在府衙那邊嗎,怎麼來萬花樓了!

咣噹。

鳳兮若還冇想完,門被踢開了,楚玄淩大步走了進來。

靠!

鳳兮若瞬間閃身躲到屏風後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