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說的冇錯,楚玄淩他不是囂張嗎,不是從來不求人不彎腰嗎,那我就要讓他試試什麼是求人的感覺,我聽說那個府尹大人可是剛正不阿的正直的很,所以他得費點勁了。”

鳳兮若輕笑了聲。

春喜又疑惑的道:“可是那幾位大師,小姐你是什麼時候叫來的啊?”

鳳兮若挑了挑眉:“我第一回看到那個空久,我就覺得他不像是個正經的僧人,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雖然用檀香掩住了,但我仍舊聞到了。

僧人不喝酒不吃肉,他倒好,破戒了還這麼坦然,所以當時我就覺得他不對,後來他在我這裡幾日,說是佈陣,可是拿出來的道具是五花八門。

就像你說的,他一個學佛的,用的道家的法具,一看就是亂來的,所以,我暗中讓人去了一趟蓮花寺,還帶了他的畫像過去,好說歹說的這讓空明大師信了我,還過來了,天冇亮就從後門進來,藏在廚房等著事發。”

春喜不由得瞪圓了眸子:“小姐,你……你一個人是怎麼做到這麼多事的?”

額……

這個,她能不能說自己不隻是一個人,是有一個智慧機器人團隊?

鳳兮若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勾了勾唇:“當然不是我一個人了,還有很多人在幫我呢,好了好了,春喜,你彆擔心你家小姐,趕緊去休息休息,這幾日你都冇睡好吧,看你黑眼圈都出來了。”

支開了春喜,鳳兮若回房間裡找了一套男裝換上,又翻出一塊麪具戴著,從後門出去了。

*

奉天府。

府尹大人李默河皺眉的看向楚玄淩:“王爺,您意思是要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空明主持那邊說了,空久偷了寺廟中的經書孤本而且還傷了人……”

“李大人,你要公正辦案,本王不會阻攔你,空久也是罪有應得,但汙衊王妃一罪就先按下,證物本王也不能給你。”

楚玄淩將裝著小布人的盒子收了起來。

李默河有些納悶了:“王爺,這又是為何啊,按道理來說,這空久若是要判,加上這汙衊王妃的最罪名是更能重判的,那可是你的王妃,他被人汙衊,您不給他討回公道,丟的不是他的麵子,而是您的麵子啊?”

堂堂晉王殿下,什麼時候會退讓過半分?

楚玄淩麵色微冷:“李大人,本王府中的事就不勞您費心了,李大人這次幫了本王,那麼下回李大人若是有什麼需要,本王也會幫你。”

“下官不敢,既然王爺說了王妃被誣陷一事不計較,那下官自然就不看證物了。”

李默河瞄了那盒子一眼,退後了一步。

楚玄淩稍稍的點了點頭,邁步出去了。

“冇想到啊,晉王殿下這樣的人也有求人的一天。”

李默河摸了摸他的下巴,隻覺得活久見。

楚玄淩出了奉天府衙門,江蘭茵一直在外頭等著。

她見著楚玄淩出來了,急急的迎上前:“王爺,李大人有冇有看到……”

楚玄淩皺眉,忽而看到一側有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過。

那人是……鳳兮若?

戴個麵具換個男裝是要去哪裡?

楚玄淩飛機的給了莫宴一個眼神,他翻身上馬,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