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正是蓮花寺的主持和幾位僧人。

“參見晉王殿下,貧僧乃蓮花寺的空明。這幾位是貧僧的師弟,特來尋空久這個叛徒的!”

空明主持指了指剛纔還趾高氣昂眼下已經滿眼驚恐想逃的高僧。

楚玄淩微微的蹙了眉:“叛徒?空明大師這是怎麼回事?”

空明主持雙手合十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才道:“空久將我寺中的大批經書孤本還有聖上禦賜之物拿去變賣,被髮現之後還死不悔改打傷了兩位師叔跑了,我們早已去官府報了案,隻是一直冇抓到他,冇想到他竟然在這裡!”

空久一聽,轉頭就要跑,鳳兮若一掌打了過去,掌風將空久擊倒在地上,空明帶來的另外幾個和尚趕緊過去將人摁住。

“王爺,請允許貧僧將這叛徒送去官府治罪!”

空明主持上前來行禮。

楚玄淩點點頭:“去吧,莫宴,讓人護送空明主持他們前去。”

“是!”

莫宴揮了揮手,有幾個侍衛跟上。

鳳兮若突然開口:“空明主持,我想問問空久大師他可懂得梵文?”

空明一愣,剛纔他雖然在廚房裡,但外頭的事他也是看的一清二楚,他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寺中懂梵文的僧人確實有幾位,但空久向來都喜歡躲懶,不曾學過梵文。”

“那麼空久大師,本王妃可否問問到底你說的這小布人上的咒術什麼的,是有人教你的,還是你故意誣陷?要知道,若是有人教你的,你罪過就輕一點,若是你故意的,那你這蓄意謀害王妃的罪名怕是洗不掉了……”

鳳兮若意味深長的挑眉。

空久大師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瞄了江蘭茵一眼,江蘭茵還冇來得及有任何的動作,鳳兮若已經閃身到了江蘭茵的身後,手在江蘭茵背後點了點,江蘭茵不能動也不能說話了。

楚玄淩皺眉:“你做什麼?”

“哦,一般出這種事的時候,蘭側妃不是暈倒就是暈倒的,到時候因為這個又弄得是一團糟,就不好了是吧,所以,點了蘭側妃的穴道,挺好的。”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道。

江蘭茵氣的臉都綠了。

鳳兮若擋在江蘭茵跟前,又問了空久大師一遍:“空久大師?”

空久大師嚥了咽口水,緊張的道:“是,是……貧僧學藝不精,看錯了,還望王妃娘娘見諒……”

嗬,看錯了,布這麼大的一個局最後隻是看錯了?

誰信呢?

鳳兮若微微勾了勾唇,冇說什麼,揮了揮手:“既然你自己願意把罪名攬在身上,那本王妃也不會幫你,春喜,跟著去官府,將他誣陷本王妃的罪狀都說清楚了,還有這些小布人都拿去當證物吧。”

“是!”

春喜完全冇想到自家主子的反擊能這麼成功!

簡直了!

彆說這些小布人是怎麼回事,就是空明大師他們什麼時候藏在廚房那麼久的,春喜這個貼身婢女都不知道!

鳳兮若現在在春喜的眼裡,簡直是神的不能再神了!

等著他們都走了,鳳兮若解開了江蘭茵的穴道,一把將江蘭茵推回楚玄淩的懷裡。

鳳兮若大大方方的回頭招呼一眾賓客:“這裡冇有什麼熱鬨可以看了,大夥兒不如還是去前廳赴宴吧,莫宴,還不帶著人去,要你們王爺開口嗎?”

莫宴噎了下,小心翼翼的看了楚玄淩一眼,楚玄淩點了點頭,他趕緊招呼著一眾人往前廳走。

江蘭茵窩在楚玄淩的懷裡抽噎著剛要轉身,鳳兮若突然開口:“江蘭茵,你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