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您確定這些都是詛咒的經文?”

鳳兮若給了他一個機會,還以為他多有文化呢,原來是個文盲,估計是照著什麼梵文繡上去的,根本都不懂,不然為什麼鳳兮若都換了他們也看不出來。

這些人啊,一個個的都不大聰明的樣子。

高僧一本正經的點頭:“那自然是確定的!”

鳳兮若點點頭,目光在一眾賓客之中搜尋著什麼。

江蘭茵立即道:“王妃娘娘,你還是趕緊認罪吧,免得連累了王爺和王府啊!”

鳳兮若根本冇搭理她的意思。

倒是楚玄淩看著鳳兮若,隻要這女人開口,他會幫忙的,雖然理智上告訴他不該幫,她即使是被冤枉的,可她也不是個什麼好東西,既然她不求他幫忙,那就是自己有本事解決問題!

好,他就看看她多有能耐!

楚玄淩冷冷的道:“鳳兮若,你既然承認這是你做的小布人,那麼也就是承認這什麼詛咒術是你暗中佈下的了?”

鳳兮若不屑的揚眉:“小布人就算是我做的,怎麼就是詛咒術了呢,他們說這些梵文是咒文那就是了?”

她視線轉悠了一圈,落在人群之中,她突然指了指:“翰林院兩位大人,秦大人,陸大人,你們都是肱股之臣,更是學富五車,對這些梵文也頗有研究,不如你們上前來看看到底是寫的什麼?”

被點名的兩位大人本來是混在人群裡遠遠的吃個瓜,也冇想著要當出頭鳥,誰知道直接就被點名了。

秦大人和陸大人互看了一眼,趕緊上前來行禮。

鳳兮若隨手將一個小布人抓過來遞給他們:“這上頭寫著的是晉王殿下的生辰八字,背後繡的是梵文,二位大人看看寫的是什麼?”

秦大人和陸大人都湊過來看,半晌,陸大人開口:“這……這上頭繡的是福樂安康……”

噗!

眾人頓時瞪圓了眼睛。

就連楚玄淩都怔了怔。

鳳兮若又拿了幾個過來:“大人,你們一一的告訴大家這上頭繡的都是些什麼。”

秦大人拿的是寫著江蘭茵生辰八字的:“早生貴子……”

陸大人拿的的是寫著江姨娘生辰八字的:“老來得子……”

鳳尚書的——健康長壽。

皇上的——龍威震天。

太後的——福壽延綿。

楚玄淩的——開心快樂。

……

其餘的都是一些祝福的話。

聞言,眾人議論紛紛。

江蘭茵激動的大叫:“怎麼可能,秦大人,陸大人,你們是不是看錯了?”

這話秦大人和陸大人一聽就不高興了,陸大人立即道:“蘭側妃,下官和秦大人都為皇上修繕過不少的佛經,這梵文雖然不是完全的都懂,但也涉略不少,這上麵的確實是祝福的話,若蘭側妃懷疑,大可以換人來看?”

“可是這……”

江蘭茵急的瞪了那高僧一眼。

那高僧剛要說話,鳳兮若打了個響指:“你們出來吧,讓你們在廚房待了這麼久確實委屈你們了。”

鳳兮若說完,眾人就看到幾個僧人模樣的人從一側的廚房裡緩緩的走了出來,那高僧隻一眼,就嚇得渾身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