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的人看不懂,可鳳兮若看的很清楚,她的疾風係列機器人已經跟在指定的人後頭了。

另一頭,江蘭茵好不容易追著楚玄淩到了楚玄淩的院子門口,可楚玄淩隻假裝冇聽到,徑直進了書房,順便還將門關上了。

見狀,莫宴上前攔著:“蘭側妃,王爺想必還有公務要做,您還是回去吧,畢竟您還在思過之中,眼下還出來了,實在是……”

“王爺,王爺!我有話跟你說!”江蘭茵不管不顧的推開莫宴,“王爺,你聽我跟你解釋,王爺!”

楚玄淩在書房裡,他不是冇聽到江蘭茵的聲音,可他確實對她有些失望,什麼上吊,什麼江姨娘小產,還有那個高僧,她是當他是蠢貨嗎?她到底想做什麼!

“側妃娘娘,還是先回去吧?等王爺空閒下來了,自然會去找你的。”

莫宴極力勸阻。

江蘭茵咬咬牙,直接在門前又跪下了:“王爺,若是你不開門,不理我,我……我就長跪不起!”

楚玄淩伸手摁了摁跳動的太陽穴,聲音冰冷:“莫宴,送側妃娘娘回去歇著。”

“是!”

莫宴上前想著去拉江蘭茵。

可江蘭茵突然就痛哭出聲:“王爺,你……你是不愛我了嗎,當初,當初在長錦閣的時候,你對我說的話,你都忘了麼……”

聞言,楚玄淩閉了閉眼,長錦閣那日,是他弟弟死後的第二個月,他在長錦閣遭遇了刺客,是江蘭茵幫他擋了一刀,如今右肩上都能看到留下的刀痕。

再後來,江蘭茵要投湖自儘,楚玄淩救了她,她說自己受了傷,身上都有刀疤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娶她,她不如死了算了,楚玄淩便答應她會娶她,會照顧她。

“王爺,若是我投湖你不救我,我也不至於今日過的這麼委屈……你是娶了我,應了當時的諾言,可你不是說會照顧我嗎,你現在連見我一麵,聽我說一句話都不願意了,這算是照顧嗎?”

江蘭茵哭著哭著兩眼一翻就要暈過去。

楚玄淩開門出來,飛快的一把將她扶住,他拿出一個小瓶子在她鼻子上動了動,江蘭茵悠悠的醒過來,見是楚玄淩,她哭著撲進楚玄淩的懷裡:“王爺,王爺,你不要不理我……”

“冇有不理你。”楚玄淩將她扶著起身,進了書房。

莫宴上前將門關上。

楚玄淩給她倒了熱茶,看著她喝了熱茶似乎情緒緩了緩,他纔開口:“動不動就裝暈,蘭茵,你要裝多少次?”

江蘭茵渾身一僵,不敢置信的看向楚玄淩:“王爺,你怎麼能這麼說我……”

“本王不理你,是想讓你反省,可你不但不反省,反而越發的能挑事。”

楚玄淩緊緊的攫住她的雙眼,聲音是從冇有過的冰冷,“春桃的事,本王不去深究,就當全是春桃惡奴欺主!但你現在又鬨上吊,還裝發燒暈倒,更將你姑母也叫上一起在本王麵前演戲,江蘭茵!你是不是覺得本王好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