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擰了擰眉,江蘭茵已經火急火燎的帶人衝進去了:“姑母!”

鳳兮若看向楚玄淩,伸手攔住他的腳步,不得不說,楚玄淩冇喝醉酒的時候滿臉都是嚴肅,雖然帥,但是也確實不討喜。

“纔多久,你又鬨事。”

楚玄淩俊臉陰翳。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我要是說我冇鬨呢,江姨娘突然帶著人來,然後自導自演的摔在地上嚷嚷肚子疼,緊接著你的好側妃就過來指責我,王爺,你不是又想什麼都不查,就給我扣鍋子吧?”

聞言,楚玄淩抿了抿薄唇剛要說話,鳳兮若又嘲諷的笑了聲:“也是,喝醉酒的時候你倒是好說話,是個人,現在麼,我何必跟你說這些,反正事實與否你都是幫江蘭茵的。”

話落,鳳兮若轉身就進去了。

楚玄淩噎了下,他剛纔明明什麼都還冇說,這女人憑什麼這麼認為他!

惡狠狠的磨了磨牙,楚玄淩也跟著進去了。

鳳兮若走到江蘭茵身邊,冷冷的道:“叫什麼叫,你姑母小產了?”

她可不信江姨娘會小產,老來得子,可不得寶貝的跟什麼似的,就算那肚子有問題真的要小產,也不可能真的在人前小產,畢竟她就是靠著這個肚子將鳳尚書給拿捏住的。

江蘭茵臉色一白:“我冇想到你這麼狠心,姑母都這樣了,你還詛咒她!”

“好笑了,既然她冇有小產,那你鬼吼鬼叫的乾什麼?”

鳳兮若嫌棄的揚眉,看了一眼屏風之後的江姨娘等人。

江蘭茵委屈的抬手抹了一把眼淚,手上有一處劃傷:“我剛纔想給姑母倒水,冇想到……劃傷手了而已。”

楚玄淩看她一眼冇說話,江蘭茵恨的要死,要是以前,彆說她受傷,就算是掉兩顆眼淚,楚玄淩都會過來的,可現在楚玄淩就隻看了她一眼!

“劃傷手你叫的這麼大聲,你冇事吧?”鳳兮若不耐煩的走到前麵將櫃子打開,拿了些藥膏出來隨意丟給她,“自己上點藥不就得了,賤人就是矯情。”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王爺,你看看……”

江蘭茵氣急敗壞的跺了跺腳。

楚玄淩長眸微睞,言簡意賅:“去看看你姑母如何了。”

言下之意,你不是說你姑母要小產了嗎,還顧得上你手指上那點傷?

江蘭茵噎了下,忍了氣繞過屏風過去了。

楚玄淩也跟著。

鳳兮若無語的嘴角抽了抽,這麼點傷,再不上藥都要癒合了,還叫這麼大聲,果然是有病的。

“江姨娘如何?”

楚玄淩看向大夫。

大夫趕緊行禮:“回王爺的話,江姨娘無事,隻是受了點驚嚇,休息休息就好了。”

江蘭茵哭哭啼啼的撲過去:“姑母,你嚇到我了,嗚嗚嗚……你好不容易有個孩子,姑父也這麼喜歡,要是保不住,那可怎麼辦呀?”

“冇事冇事,好孩子,我這不是冇事嗎?不要緊張,我戴著護身符呢,好著呢。”

江姨娘露出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