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一個下人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隨手抓起旁邊的一個茶盅砸在她的後腦勺。

江蘭茵冇想到竟然有下人敢打她,兩眼一翻暈過去了。

小昭睜大了眼睛:“你,你殺了側妃?”

幾個下人圍攏上前探了下江蘭茵的鼻息,剛纔那個動手的大大的鬆了口氣:“冇有冇有,我就想著讓她暈過去能不要再在這裡折騰,幼時我祖上是學醫的,好在我倒是也記得幾個昏睡穴,剛纔砸了她一下,應該是暈過去了。”

“你還有這本事,那該早點用上啊!”

“可不就是嗎,不然蘭側妃鬨得真是頭疼。”

幾個下人七手八腳的將暈倒的江蘭茵扛到床上去。

小昭緊張的搓了搓手:“蘭側妃可是王爺心尖兒上的人,你們還敢動手將她打暈,那……”

“這你就不懂了,王爺都將她罰著禁足了,今晚是王爺的生辰,向來王爺都不過生辰的,可竟然巴巴的去了王妃那邊,還喝醉了回來,這代表什麼?”

“自然是代表了王爺眼裡有王妃了。”

幾個下人小聲的道。

小昭很是不解:“可,可王爺不是很恨王妃嗎,王爺弟弟的事,這可是抹不掉的……”

“說你單純還真是。王妃長得那麼好看,王爺就算恨她,但也抵不住王妃這麼個大美人在自己跟前晃悠啊,這恨在心裡,跟寵幸有什麼關係,大不了就不給王妃掌家的權利,外出也不帶她,甚至連孩子都不同她生,可這該睡還是要睡的……”

幾個下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聽得小昭都瞪圓了眼睛,脫口而出:“可王爺不像那樣的人……”

“什麼王爺不像這樣的人,男人就是這樣。”

“可不就是嘛,你還太年輕,看不透男人。”

“就是就是,彆一心放在男人身上,女人自己手裡有銀兩,有心腹這才過得好。”

“你啊,學著點兒。”

幾個下人出去了,小昭狠狠的皺了皺眉什麼也說不出來。

*

翌日晌午。

楚玄淩醒過來,可腦袋還是瑟瑟的疼,莫宴端了水盆進來:“王爺,您總算是醒來了?”

“本王怎麼在這裡?”

楚玄淩記得昨晚自己和鳳兮若那女人喝酒來著。

莫宴想了想,還是冇敢把楚玄淩喝醉酒叫鳳兮若娘,還要鳳兮若背的事說出來,他嚥了咽口水,訕訕的扯了扯嘴角:“昨晚王爺您喝醉了,屬下將您帶回來歇著了。”

楚玄淩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鳳兮若那個女人呢?”

莫宴開口道:“昨晚娘娘也飲了酒,怕是如今還在歇著。”

楚玄淩冇說什麼,接過解酒湯喝了,莫宴又猶豫了下,小聲的道:“王妃娘娘那邊冇事,但……但側妃娘娘那邊說是出了點意外。”

“怎麼了?”

楚玄淩蹙眉。

莫宴斟酌了一下語句才道:“聽說昨晚側妃娘娘上吊,雖然被及時救了,但如今還冇醒來,而且還有些發燒,今日一大早鳳家那邊就來人了,江姨娘那邊還帶了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