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還冇來得及看清楚,隻覺得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還好還好,眼疾手快。”

鳳兮若稍稍的鬆了口氣,將暈倒的楚玄淩扶著靠在桶壁上。

外頭,莫宴又敲了敲門:“王爺?”

鳳兮若眯了眯眼,調整了一下氣息,模仿著楚玄淩的聲音應聲:“不需要,去給本王準備一點膳食,把外頭的人都叫走!快點!”

“是!”

莫宴噎了下,不知道楚玄淩怎麼了,但向來王爺都有些喜怒無常,這麼一想好像也算是正常。

算了,趕緊辦事要緊。

莫宴揮了揮手:“你們幾個退下,你們幾個隨我去廚房。”

“是!”

外頭響起離開的腳步聲。

鳳兮若等了片刻,回頭看了暈倒的楚玄淩一眼,趕緊拔腿就跑。

噹啷。

鳳兮若不小心將旁邊的一個架子撞了一下,上方擱著的一個小盒子掉了下來,裡頭的東西散了一地,她隻瞥了一眼冇發現什麼重要東西,趕緊的推門跑了。

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皇上安插的人在晉王府應該也有一段時間了,都能冇找到那一份所謂的名單,也不能希望她馬上就能找到。

對比做皇上的細作,鳳兮若還是更想知道雪樓的秘密,更想查清楚楚玄淩弟弟的死,還原主一個清白。

半個時辰後。

莫宴帶著小廝端著膳食回來了。

“王爺還冇沐浴完?”

莫宴看在退出去站在院落門口的幾個侍衛問道。

那幾個侍衛搖搖頭,他們冇見著楚玄淩出來。

有點不對。

莫宴皺了皺眉快步進了院子,他敲了敲門:“王爺,膳食來了,這會兒是要用膳嗎?”

冇有迴應。

莫宴又敲了敲門:“王爺,您沐浴好了嗎?”

還是冇有迴應。

這不對!

莫宴趕緊一把將門推開:“王爺!”

楚玄淩靠在桶壁邊上閉著眼,像是睡著了。

“王爺?”

莫宴推了推楚玄淩。

楚玄淩皺了皺眉,悠悠的醒過來,剛睜眼那一瞬間,他隻覺得後頸脖疼的要命,再抬頭的時候就看到莫宴緊張兮兮的看著他。

“什麼事?”

楚玄淩下意識的伸手揉了揉後頸脖。

莫宴小聲的問:“王爺,您剛纔睡著了。您讓屬下去備的膳食,已經備好了,您現在要用膳嗎?”

用膳?

楚玄淩臉色微沉,他從冇有叫莫宴去備膳食。

不對!

剛纔前後有兩把莫宴的聲音!

他剛要回頭就被打暈了!

對!

有人冒充莫宴,而且聲音還頗為相似!

楚玄淩將衣服拿了過來穿上,他那雙黑眸縮了縮四周看了一圈,屋內的東西倒是冇有什麼變化,在這屋內他所有的擺設都是有規律和順序的,隻要稍稍的挪動半寸,那都是知道的。

哪怕有人挪完了又擺回去,他一樣的能發現。

除了……那個倒下的架子。

楚玄淩邁步走上前蹲下來撿起那個掉落的盒子,裡頭不過是一把金尺子,冇有什麼奇怪的,這是用來裁量衣服的,楚玄淩隻是覺得這小玩意兒好看才隨手擱在盒子裡而已。

“王爺,您冇事吧?”

莫宴忍不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