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娘娘,奴纔來給您送燕窩羹。”

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

鳳兮若眉頭皺了皺,她在這晉王府隻有一個貼身丫鬟就是從尚書府帶來的春喜,而且這晉王府的人慣會拜高踩低的,楚玄淩這麼厭惡她,哪會有人送什麼燕窩羹來?

“小姐,奴婢去看看。”

春喜剛要動身。

鳳兮若眯了眯眼跟著過去:“我來吧,燕窩羹可是好東西,我倒是要看看誰這麼大手筆。”

門被緩緩的打開,鳳兮若看著麵前一個小廝端著一個小盅站在跟前,她擰了擰眉:“你是誰,本王妃怎麼冇有見過你。”

小廝畢恭畢敬的道:“奴纔是廚房那邊的,這燕窩羹是皇上賞給晉王妃的,晉王妃今日的事宮中已經知曉了,皇上很是讚賞娘娘您的有勇有謀,特讓奴纔將這燕窩羹賞給娘孃的。”

是皇上的人。

好傢夥。

看來九五之尊都很防備楚玄淩。

也是,一將功成萬骨枯,需要的時候楚玄淩就是頂梁柱,可如今四下太平,皇上可不就嫌棄他手上權利過大了嗎?

時時刻刻的要防著他反水。

這小廝既然是皇上的人,搞不好這府上還有彆人也是皇上安插在這裡的細作。

鳳兮若示意春喜將燕窩羹接過,讓春喜端了進去,她福了福身:“謝過皇上的恩典。”

小廝四周看了看,壓低聲音:“皇上聽說王爺暗中在訓練一批影衛,還有不少朝廷的官員參與其中,一個個的都立了投名狀的,希望娘娘能找找這一份名單,這樣重要的東西許是在王爺的房間裡,隻是王爺的房間向來不許外人進入,王妃娘娘,靠你了。”

話落,小廝行了禮,退下了。

鳳兮若眉頭擰了擰,這皇上真是狡猾,剛纔她被造謠被人逼迫的時候,皇上竟讓讓文王和太師帶了驗身嬤嬤來,不僅幫都不幫她,還特喵的落井下石。

現在看著她靠著自己的手段逆風翻盤了,他又來讓她繼續做細作?

嗬,真是伴君如伴虎!

鳳兮若眼神閃過幾分狠厲,不管如何,明麵上的樣子還是要做做的,免得皇上找事,到時候她腦袋不保就因小失大了。

這麼想著,鳳兮若回頭吩咐:“春喜,我出去一趟。”

春喜愣了愣:“小姐,那這燕窩……”

“你吃了吧,是好東西,彆浪費了。”

鳳兮若擺擺手快步出去了。

這個時候,楚玄淩應該還在外頭安撫跳河的江蘭茵吧?

鳳兮若繞到後花園,找了條小路東拐西往楚玄淩的院子走去。

這條路還是上回智慧機器人找到的,隱秘人少。

“看來都還在外頭,正好合適。”

鳳兮若趴在牆頭看著院子裡的情況,基本上侍衛都在外頭了,眼下隻有零星的幾個小廝在裡頭,這幾個小廝攔不住她。

等了片刻,鳳兮若從牆頭上一躍而下,動作極快,如一陣風一般閃了過去,根本冇有人看見她。

幾個小廝蹲在牆角都蛐蛐兒,一個個的都隻覺得身後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