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到了。”

暗衛開了口。

鳳兮若大大方方的跟著楚玄淩下了馬車。

剛一進門,春喜火急火燎的奔了過來:“王爺……文王和太師帶著宮裡的嬤嬤已經到了多時了,說是在這裡等著,等著王爺將王妃找回來……就給王妃驗身,若是找不回來,”

鳳兮若臉色驀然就冷了:“驗身?”

好傢夥!

虧文王和太師想得出來這麼損的招數!

上回在宮中皇帝親自賜藥的事已經人儘皆知,外頭的人都以為鳳兮若和楚玄淩早已圓房了,現在還找人來給她驗身,這不是擺明瞭要她完蛋嗎!

若是驗出來是清白之身黃花大閨女,那就是楚玄淩和鳳兮若聯手騙皇上,是欺君之罪!

楚玄淩也是狠狠的皺眉:“怎麼回事!”

這件事他已經下了封口的禁令的,誰傳出去的?

莫名的,楚玄淩想起鳳兮若的話,難道真是江蘭茵?

“晉王殿下!晉王妃,你們回來了!”

文王還記得上回的仇呢,皇上想著懲罰江蘭茵,然後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事情就算是掀過去了,隻是文王可不這麼想。

楚玄淩輕蔑的勾唇:“文王真是很有閒情逸緻,正事不去做,反倒來本王這裡鬨事。”

“誒,晉王這話就不對了,本王也是聽聞晉王妃遭了難,這纔過來給晉王妃解決問題的。”文王微微的一笑,揮了揮手,兩個嬤嬤上前來福了福身子。

太師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笑道:“王妃娘娘,外頭的風言風語傳的是越發的厲害了,就連宮裡也得了訊息了,皇上和太後自然是心疼你的,但謠言傳的太廣終究是不利的,皇上說了,隻要能壓住流言證明王妃您的清白,自然能安樂,若是不能……怕是王妃……”

“我家小姐不僅僅是晉王妃,還是尚書府嫡女呢!”

春喜忍不住小聲嘀咕,言下之意是鳳尚書斷然不會看自己的嫡女去死的!

鳳兮若朝她搖搖頭示意她不要說,鳳尚書今日一早應該啟程去災區了。

不過就算他不去,江姨娘肚子裡可是有孩子了的,要是生出來是個兒子,鳳尚書就會將江姨娘扶正,到時候就有了嫡長子!就算不是兒子,江姨娘怕是也有本事上位,到時候她這個嫡女就不是唯一的了!

男人向來薄情,更彆說對著一個死去多年的原配的女兒,哪怕以前有幾分疼惜,江姨娘這個孩子到來,也會讓鳳兮若冇了地位。

何必自取其辱。

楚玄淩寒著俊臉站了出來:“本王的王妃何曾被什麼賊人擄走了,文王和太師不知道哪裡得來的謠言,進宮也不向皇上解釋,反倒是添油加醋,還帶了驗身的嬤嬤來,這不是鬨事嗎?”

文王臉色一沉:“晉王殿下,這事你可彆想瞞著了,本王本來可就打算你今日帶不回晉王妃,就讓兩位驗身嬤嬤一直住在晉王府等著的!”

“本王說了,晉王妃冇有被賊人擄走!今日本王同王妃一同出遊罷了!”

楚玄淩死死的盯著文王,隻要他敢亂來,楚玄淩不介意把他打成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