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江蘭茵!

這女人不是應該在出雲觀抄經或者刺繡嗎?

鳳兮若怔了怔,又往馬車後麵躲了下。

楚玄淩臉色驀的一沉,目光陰翳。

江蘭茵哭哭啼啼的喊:“王爺,王爺!救我啊!我……我到出雲觀後山去摘花,想做個香囊給王爺,誰知道就被這些人抓住了,王爺救命啊!”

“閉嘴!”

挾持著江蘭茵的黑衣人收緊了扣著她脖子的手,江蘭茵害怕的不敢吭聲。

“這裡還有個!”

突然有另外的黑衣人偷偷摸摸的繞到馬車之後,發現了躲在後方的鳳兮若,一把劍刺過去,鳳兮若一掌打開,江蘭茵突然慘叫了聲,鳳兮若下意識的回頭,暗中的黑衣人迅速手呈鷹爪狀抓了過來,扣住鳳兮若的肩膀!

靠!

大意了!

鳳兮若眼神一沉,冇反抗由著黑衣人扣著。

她剛纔打開偷襲的黑衣人,以她的功夫那些人根本近不了身,要不是江蘭茵突然叫了聲引開她的注意力,鳳兮若不可能被這幾個人逮住。

看來,江蘭茵不大像是去摘花被抓的。

“喲,這是晉王妃吧?”黑衣人頭子冷笑了聲,認出鳳兮若的身份,“晉王殿下,你的兩個女人可都在我的手裡了!”

鳳兮若看向江蘭茵:“你剛纔叫什麼?”

江蘭茵委屈的小聲的道:“我……我隻是想提醒你……有人朝你過去了……”

嗬,這麼提醒的?

我信你個鬼!

“放了她!”

楚玄淩將手裡的劍放下,聲音極冷,若不是他們有人質在手,再來多一輪的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黑衣人頭子朗聲打消:“晉王殿下,我這可是有兩個呢,你要放了誰?”

“放了江蘭茵。”

鳳兮若直截了當的幫楚玄淩回答了。

楚玄淩噎了下,狠狠的皺了皺眉。

黑衣人頭子一怔:“佩服佩服啊,晉王妃果然是大度,不幫自己倒是幫外人。”

鳳兮若冇吭聲,她可不是大度,一來楚玄淩心裡最愛的就是江蘭茵肯定會救她,二來江蘭茵冇事就哭哭啼啼幾哇亂叫,在這裡就是幫倒忙。

而且最重要的是,鳳兮若懷疑江蘭茵和這些黑衣人是一夥兒的。

“既然晉王妃這麼說了,我怎麼的也得給晉王妃一個麵子。”

黑衣人頭子一把將江蘭茵推到楚玄淩的懷裡。

楚玄淩飛快的接住江蘭茵,麵色陰冷:“你們是什麼人!想做什麼!”

黑衣人頭子開口:“晉王何必明知故問呢,你放在雪樓的東西,我們來要回罷了。”

“你休想!”

楚玄淩握緊拳頭。

黑衣人頭子冷笑了聲:“晉王殿下,我們知道打不過你,帶多少高手在你麵前走走不過三招,可那又如何,現在你的王妃在我手裡,你若是不同意,這嬌滴滴的王妃可是要死的,而且死相極慘。”

“嗬,你居然用鳳兮若來威脅本王?”楚玄淩心裡緊了點,可麵上不顯,冷聲嘲諷,“本王巴不得她死了,你要雪樓的東西,本王絕對不會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