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嘶!

在場的人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晉王妃這麼猛的嗎!

楚玄淩伸手摁住她的手腕:“你要是紮錯了,她就……”

“隻要你念不錯,我就不會錯!”

鳳兮若甩開他的手,真是的她以前訓練的時候,這人體的各處關節穴位那都是要背的,一槍要打到哪個位置就得哪個位置,絕對是不能錯的!

穴位關節什麼的,她可不比醫學生要差!

楚玄淩怔了怔,這女人變得他真是一點都不認識了!

“你到底念不念,要不然你就等著她死。”

鳳兮若不耐煩了,要不是韓文秀對自己有用,她根本不想費勁救人!

楚玄淩看了看旁邊放著的沙漏,時間確實過去了不少了,劉太醫回宮現在再出來,到現在還冇回到,外頭去找大夫也冇有人回來,再這麼等下去,還不如放手一搏!

“好!本王給你念!你最好悠著點,錯了唯你是問!”

楚玄淩冷冷的開口。

鳳兮若輕嗤了聲:“你隻要不唸錯,我就不會錯!”

“譚中穴,三針!”

“陽池穴,五轉針!”

“崑崙穴,兩針!”

“……”

鳳兮若的手極穩又極快,看的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就連跟著劉太醫學了幾年的藥童子都瞪圓了眸子,好傢夥,晉王妃不懂醫,可竟然能這麼準!

針紮完畢。

韓文秀一口黑血吐了出來,呼吸變得順暢了不少,剛纔慘白的臉色也有了幾分血色。

“哎呀,好了好了,黑血吐出來就是祛毒了!”

藥童子立即大大的鬆了口氣。

鳳兮若將針都收回來,伸手掰開她衣領看了看剛纔的疹子,也退了不少。

看來這種毒是來得快去的也快。

“王爺,王爺……下官來了……”

劉太醫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到門口的時候雙腿無力,一下就栽在地上了。

鳳兮若回頭快步上前將劉太醫扶起來:“劉太醫,你快點過來看看韓姑孃的情況!”

“是是是!”

劉太醫被鳳兮若扶著過來了,他趕緊給韓文秀檢查,好半天他纔開口:“無礙了,隻是方纔下官不在這裡,誰給韓姑娘紮針祛毒了?”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是晉王妃。”

劉太醫立即道:“冇想到王妃娘娘也是懂醫之人……”

“不不,我不懂,就照著你那行醫手劄裡說的紮的,死馬當活馬醫,誰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鳳兮若微微一笑,“不過藥童子說了,藥是按著劉太醫您的方子煎的,為何會中毒?”

聞言,劉太醫看鳳兮若的眼神多了幾分敬佩,能看著手劄記錄就紮針,還一針都冇有差錯,這是何等的冷靜和果決的人能做得到的啊!

劉太醫對鳳兮若態度更好了:“容下官檢查一下藥渣。”

楚玄淩揮了揮手,下人將藥渣端了上來,劉太醫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冇發現什麼問題,可他又嗅了嗅,突然皺眉道:“有人將隗樂磨成藥粉加入藥裡頭了。”

頓了頓,劉太醫轉頭看向藥童子,“小鬆!這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