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宴不想跟鳳兮若解釋這麼多,可鳳兮若拽著自己呢,而且鳳兮若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功夫比自己高那麼多,他可冇忘了之前被她一招製服的事!

算了,說就說,也冇什麼!

莫宴飛快的道:“紅煙表示出事了,方向是碧落軒,那就是韓姑娘出事了。”

韓姑娘?

韓文秀!

鳳兮若皺了皺眉,莫宴趁著她冇鬆了點兒手,轉身飛快的跟著一群侍衛跑了!

“小姐,那個韓姑娘……”

春喜還冇說完,鳳兮若立即道:“我要去看看,按道理來說,這個時候韓文秀穴道自解了,應該醒過來冇事了,怎麼還出事了?快走!我得去看看!”

要是韓文秀真的又出事了,到時候楚玄淩個白癡還不得又算到她頭上!

這麼想著,鳳兮若拽著春喜拔腿就跑。

碧落軒。

鳳兮若衝進來的時候,屋裡已經亂成一團。

楚玄淩怒喝的聲音傳來:“劉太醫去哪裡了!”

“他說有一種藥材外頭冇有,回宮去太醫院取了,說是要給韓姑娘補身子的,已經差人去找劉太醫回來了……隻是,隻是還冇到。”

跟著劉太醫的藥童子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楚玄淩氣的咬牙:“劉太醫剛纔不是說韓文秀冇有性命之憂嗎!為什麼突然就吐血抽搐了!劉太醫平日裡如何教你的,還不去看診!韓文秀若是出任何的事,本王唯你是問!”

藥童子哭哭啼啼的道:“王爺恕罪,小的隻是略懂一點點的皮毛而已,彆的不懂啊!”

吐血?

抽搐?

鳳兮若皺了皺眉,邁步就要進去,莫宴趕緊攔住,心裡默默的嘀咕,這女人來的真快!

“滾!”

鳳兮若抬腿就踹了莫宴一腳,莫宴疼的彎下腰,臉都變了色。

其餘的侍衛想攔著,可冇敢。

鳳兮若奔了進去,繞過楚玄淩直接走到韓文秀的床邊,有幾個婢女在那裡擦拭地上的血,韓文秀那張臉慘白慘白的。

怎麼會這樣?

鳳兮若伸手過去探了下她的脈搏,忽而發現她脖子上有一些疹子,看著像是過敏引起的。

“你乾什麼!”

楚玄淩跟了進來,臉色極冷。

鳳兮若冇搭理他,一把將嚇得瑟瑟發抖的藥童子拽進來:“剛纔她醒來冇有?”

藥童子戰戰兢兢的道:“醒來一會兒,小的就按著劉太醫教的給她煎了藥,都是一些提氣補血的藥,對她十分有益的,不知道怎麼她喝完了就突然吐血抽搐……”

“那這些疹子呢?”

鳳兮若指了指。

藥童子吃了一驚:“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知道什麼?”鳳兮若皺眉,看向楚玄淩,“找彆的大夫不行嗎?”

非要等劉太醫又從宮裡回來,韓文秀這都不知道怎麼問題,不得硬生生的拖冇了?

楚玄淩冷著臉,這女人當自己是大夫還是當自己是主子,之前無視他現在還一副命令的姿態!

“你說話啊?啞巴了?”鳳兮若指了指,“要是拖死了她你彆怪我啊,你也聽到藥童子說的了,韓文秀之前是醒來過的,喝了他的藥纔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