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你是不是瘋了!”

楚玄淩渾身不能動彈,僵硬著身子盯著在自己眼前寬衣解帶的女人。

他恨不得將這女人扒皮抽筋!

鳳兮若抬了抬眉頭,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我這麼美,臉為什麼不要?楚玄淩,我們本就是從小就訂了親的!憑什麼你說要退親就退親,你知道外頭的人怎麼笑我的!”

楚玄淩從冇受過這樣的屈辱。

他可是西秦國戰功赫赫的唯一外姓王晉王殿下,現在鳳兮若居然趁著他壓製體內毒素不能亂動的時候想要睡了他!

簡直是該死!

鳳兮若蔥白的手指在他胸肌上一寸寸的滑過。

莫名的,楚玄淩隻覺得一種奇怪的顫栗感油然而起。

鳳兮若眼睛一眯,看到了楚玄淩腰間佩戴著一枚玉佩,是和江蘭茵是一對兒的。

嗬,是他們的定情信物吧?

這麼想著,鳳兮若心裡又怒又妒。

她纔是和楚玄淩從小就訂了親的。

一年前,她在府裡等著楚玄淩上門提親,那日盛京城裡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

可鳳兮若等來的卻是楚玄淩的一紙退婚書以及要改娶她表姐的訊息。

有多少人在背後戳著她脊梁骨在冷嘲熱諷,簡直是數不清楚。

好笑了,她堂堂尚書府的鳳小姐,出身高貴,配他楚玄淩,還是他楚玄淩高攀了!

憑什麼他說不要就能不要!

憑什麼因為他,鳳兮若要受到千夫所指!

“本王警告你,你要是……唔……”

楚玄淩威脅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已經狠狠的吻了上去咬住他的唇,將他的話都吞了進去。

“晉王殿下,你嘴上說不要,可身體卻很誠實呢。”

鳳兮若在他腰上戳了下,目光似有若無的飄向一個方向。

“賤人!本王同你的婚事已經退了,本王要娶的是你的表姐江蘭茵!”

“嗬,你還想娶江蘭茵?行啊,你先和我圓房,之後我會親自入宮麵聖,說你始亂終棄,你若不娶了我,不讓我做這晉王妃,你看你娶不娶得了江蘭茵!”

“讓本王娶你!簡直癡人說夢!”

“你不娶也得娶!”

鳳兮若狠了狠心,伸手扯掉他的腰帶。

楚玄淩隻覺得渾身緊繃,一種想要強勢占有她的衝動席捲而來。

不行!

他不能被這女人誘惑!

咚!

楚玄淩一掌打在她的肩膀。

鳳兮若咣噹的從床上滾了下去,楚玄淩一口血吐了出來。

在他壓製體內毒素的緊要關頭本就不能動,可他若不動,這女人怕是真的要睡他!

楚玄淩強行將體內翻滾的熱浪摁了下去,將衣服快速的穿上,惱怒的看了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鳳兮若一眼。

鳳兮若臉色慘白。

不是說他在療傷壓製體內毒素的時候亂動很容易導致經脈斷裂麼?

他明知道有這樣的可能性,他還要推開她!

他是多麼厭惡她!

鳳兮若伸手想去拉他,楚玄淩將她甩開,乾脆利落的走了。

“楚玄淩!你回來!”

鳳兮若忍不住叫出聲。

楚玄淩頭也冇回。

鳳兮若的手一點點的握緊成拳。

這一年來,尚書府可是因為她被退婚一事鬨得是滿城風雨,數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若她這次還是不能讓楚玄淩娶她,那些流言蜚語是消不掉了……

可經過剛纔的事,楚玄淩怕是更厭惡她了吧,這輩子同她也是冇有可能了吧?

她的存在隻會讓尚書府蒙羞,隻會拖累鳳家眾人。

安靜了片刻,她決絕的起身走了出去,一步步的走進了院子裡那個深深的荷花池子裡,沉了下去。

*

岸邊圍著晉王府的很多下人。

鳳兮若的屍體被人撈了上來。

不久,晉王府的福嬤嬤帶著人過來了:“大家讓讓。老奴要收屍了。”

隻見福嬤嬤隨意拿出一張草蓆吩咐下人將鳳兮若捲起來要扛走,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開口道:“福嬤嬤,那可是尚書府的鳳大小姐,不用稟報王爺和尚書府的麼,你就這麼……”

“王爺那邊也派人去告知尚書府了,尚書府的也同意了。”

福嬤嬤指揮著下人扛起卷著鳳兮若屍體的草蓆。

眾人議論紛紛。

“鳳兮若好歹是鳳小姐啊,尚書府能同意?”

“看這樣子是要直接丟出去。”

“這肯定是鳳兮若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吧,不然何必啊?”

“一年前晉王殿下退婚,不就是因為她不要臉麼?”

一個扛著屍體的下人不小心一腳踩在一塊石頭之上,腳下一歪。

咚。

草蓆掉落在地上,鳳兮若的屍體摔了出來。

“怎麼搞的!趕緊收拾好!晦氣不晦氣啊!”

福嬤嬤惱怒的吼。

幾個下人趕緊上前,忽而躺在地上的鳳兮若睜開眼,側了側頭。

耶?

前一秒,她不是還在偌大的亞馬孫雨林裡帶著她的隊友和大批的劫匪槍戰呢麼?

怎麼下一秒就出現在這裡了?

皺了皺眉,鳳兮若的視線在那些驚恐的看著她,像是見鬼了似的古人身上逡巡。

嗯?

古……人?

等等!

鳳兮若猛的反應過來,靠,她是穿越了!

正這麼想著,鳳兮若腦海裡一下子湧進來很多關於她現在這具身體的記憶。

跟她是一樣的名字,一樣的樣貌。

原主是尚書府的嫡女,長相家世背景都是一等一的。

一年前,原主被楚玄淩的親弟弟汙衊自己要勾引他,一個時辰後楚玄淩的弟弟更被人發現服毒自儘,留下遺書說鳳兮若害的他無顏苟活在人世,遺書裡還附帶著一件貼身的女人的褻衣,就是鳳兮若的!

自此,人人都覺得是鳳兮若水性楊花,吃著鍋裡的看著碗裡的!

誰都知道楚玄淩和他弟弟從小相依為命,感情深厚,弟弟死的憋屈,楚玄淩這個兄長無法對身份高貴的鳳兮若動手,他能做的隻有退親改娶!

出了那樣的事,原主名聲跌到了穀底,鳳尚書也被連累,上朝的時候都被言官和對家接連的參奏彈劾。

原主情急之下得了旁人的挑撥,加上她打聽到楚玄淩之前在戰場上中過一次毒,雖然大部分的毒素都清了,但是還有少量每月都需要定時的壓製,而且不能動彈。

她打算趁著這個機會和他成了好事。

這樣楚玄淩就不得不娶了她。

到時候她再對他好點,他會明白她的冤屈,就不會揪著他弟弟的事不放。

隻要他不揪著這件事,那外頭的人也不會再敢說什麼了,尚書府也不會因為自己而蒙羞!

鳳兮若撐著身子坐起來。

“啊啊啊,她不是死了嗎?”

突然有人叫喊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