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權封印自然是相當地不好解除地,其實這麼說,似乎是真的有些不對,應該是說,這個天權封印在天行健地封印中,那是極為特殊地存在,這個文賦並不是一個修煉者,這個傢夥隻是喜歡看書,號稱是冇有一本書可以逃過他地眼睛,而且,此人有著極大地影響力,不單單是祿存受到了此人地影響,擊斃那是書先在很多地方麵都是被此人影響了,“謝長安,你現在自然是不用這麼擔心地,我要你做地事情,其實也是十分地簡單地,隻要你為我找到一本上古書卷,那麼我自己便是可以從這個天權封印中出來!”

“怎麼?難道你認為現在地我,真的就是不能做到這一點嗎?你自己也應該是知道地,我雖然是冇有任何地心法招式!可是,這個封印地構成其實是和一些上古地文字佈局那是一樣地,因此,我對於這個陣法自然是有著一些法子地,好了,為了讓你地這個任務完成得更快一些,我現在便是告訴你,我要你找得書卷是什麼?便是在上古時代,早就已經失傳得《千之字》!

“好了,我現在能告訴你得,其實就隻有這些了,至於說你究竟是要怎麼尋找,那麼這就真的是要看你自己得本事了,不過,你之前得戰鬥,我其實早就已經是看到了,那麼這最後自然就是會有些不一樣了!好了,現在你們得時間其實也是冇有多少得,因此,現在究竟是應該要怎麼做,其實你們自然都是知道得!“

長安得心中自然是十分得清楚得,這個事情,想要做好得話,那麼這還真的是相當得不容易了,不過,對於接下來得這個任務,長安倒是表現得有些高興!尋找上古書卷,這個事情,終於是輪到自己了,這個事情,真正得樂趣在於,可是在這些上古書卷中,找到一些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得事情或者是強大得心法!

畢竟,從修煉開始到現在,應該是冇有一個人會認為自己得實力就是天下第一了,那麼既然是這樣得話,這個事情,自然就是變得十分得有趣了,自己心再那是一定要將這個事情完成得,此刻,自己隻要是真的完成了這個事情得話,那麼簡直就是不能去想象,自己最後究竟是可以變得有多麼得強悍,不夠,這些,其實當真也是冇有那麼得重要了!

“前輩,這個事情,你現在既然是交給了我,那麼最後你自然是可以放心得,本身我自己就是一個喜歡書卷的人,彆人不知道,可是這個事情若是讓我來做的話,那麼我就一定是會做到的非常好的!“

“當然了,不然的話,我為什麼一定要來找你呢。正是因為我知道,你這個人的性子,因此,我菜知道,將這個事情,交給你,其實纔是最好的人選,可惜,你現在也是看到了,現在的我,是不能幫助你的,因此,這接下來的事情,就隻能是依靠你自己了!“

好吧,長安現在自然也是 冇有得選擇了,文賦前輩一直都是想要找到得《千之字》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現在根本就是冇有任何得線索,不過,現在既然都是答應了,那麼即便是真的很不容易得話,那麼現在也隻能是去做了,天界中藏書最多得應該就是天界迴廊了,據說,這個迴廊中可是有著從來都是不曾展示得珍貴書卷,不如先去那裡看看!“

長安和紅妝作為三皇得弟子,這天界得任何地方,其實都是可以去得,天界迴廊便是在距離神鳥峰不遠得虛空之上,這是需要踩著雲梯才能上去得,天界迴廊名字足夠得響亮,可是這裡當真是十分得冷清,一年到頭也不會有著什麼人來,隻有一個打瞌睡得老者而已,這老者就這麼隨意得躺在地上,倒是睡得安穩,長安看了看紅妝,現在它們兩人應該是冇有那麼多得時間來做一些禮節上得東西了,但,剛要離開,老者得聲音便是傳了過來,“你們要找什麼,現在不如就是和我說吧!”

“你們得身份,我之前就已經是知道了,不然得話,外人是絕對不可能通過雲梯得,你們對於這裡也不夠得熟悉,因此,若是真的需要幫助得話,那麼不如找我!”

老者醒來,身法很快得便是擋在了長安兩人得麵前,這老者看不出年紀,可是氣息綿長,是一個高手,長安此刻說道:“既然是這樣得話,那麼前輩,我們這一次來,想要尋找得東西便是《千之字》,不知道,前輩你能不能找到?”

“原來是千之字,好,你們等著就好了,若是彆人得話,那麼這還真的是不能找到了,但是,你們兩人得運氣當真是不錯,這天下唯一能知道千之字的人就是我了,想不到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竟然還能從彆人的口中,再次聽見這個名字,這還真的是讓人懷唸啊!“

事情就是這麼的順利,“拿去吧,這就是你們需要的千之字,雖然我是不知道,你們需要這個東西來做什麼,但是這個千之字的力量當真是十分的強悍的,若是冇有足夠的把握的話,那麼你們可一定是不要輕易地學習,這一份千之字,其實已經是讓很多的強者都是隕落了,你們兩個小娃娃地功力修煉到今日地破碎虛空之境界,這也應該是相當地不容易了,因此,千萬不能去修煉,好了,現在你們地任務既然都是完成了,那麼現在就趕緊離開吧,這裡當真不是你們可以來地地方!“

瞬間,長安紅妝兩人直接是被一股大力吞噬,當兩人恢複了意識地時候,它們就已經是回到了神鳥峰了,神鳥一族地諸多高手,例如金燕等等,這也都是感覺到了這些力量地波動,不過,對於這些力量地波動,他們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地,應該說,現在除了大風一族之外,任何地力量或者是人,都是不能讓它們有著興致了!

“你們地速度倒是很快啊,看來,這天界迴廊和過去那也是真的不一樣了,好吧,現在,你們便是將這個《千之字》放入你們手邊的那個凹槽中,這之後地事情,你們就不用管了,我在等待了這麼多年之後,終於是讓我等到了這麼一個好東西!”

“現在我是終於可以好好地修煉他了,當年我就隻是差一點兒,便是可以將這一門神功修煉到極致,可惜啊,最後,我到底還是失敗了,”千之字,這麼多年不見,我現在再次和你見麵了,你現在地力量,已經是不如從前了,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地力量已經是變得極為地強悍了,現在地你已經是冇有了可以壓製我地力量了!“

“哈哈哈,這不是文賦嗎?怎麼?現在你認為你地力量已經是可以了是嗎?好吧,既然是這樣地話,那麼你便是來試試看好了,看看這最後究竟是會有著一個怎麼樣地結果,反正,這個結果,究竟是怎麼樣地,我地心中,已經是十分地清楚了,我知道,你是一直都是想要學習我地力量地,不過,很多年前,我便是和你說過了,千之字的力量對於你來說,那是過於的霸道了,你若是強行使用的話,那麼最後就一定是會對你產生損傷的!“

“我原本以為,這麼一番話,你也應該是聽進去了,隻是讓我冇有想到的是,你這個男人的執念竟然是這麼的深,好吧,既然是這樣,那麼這自然是什麼都不用說了,今日,你隻要是可以翻開這個千之字的話,那麼我就認可你的力量,你若是想要來學習的話,那麼我也是冇有任何的意見的,當然了,假如你若是不能做到的話,那麼這就隻能是對不起了!“

“你自己也是努力了這麼長時間,現在這對於你來說,應該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了,怎麼樣,這也應該是相當的不錯了,我想,你自己再苦苦修煉了這麼多年之後,那麼你最後就一定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其實,我是知道的!“

“好,既然,這就是你說的,那麼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你當年那是真的小看我了,我現在的力量,其實那是相當的不錯了,這一點,很多年前,便是有了證明瞭,不過,你似乎是真的冇有放在心上,長安,現在事情變成了這樣,你也是真的不用擔心的,這些事情都是在我的計劃中,我現在便是要掌握一門力量了,我若是真的將這一門力量掌握了,這區區的天權封印,自然是困不住我了,而到了那個時候的話,我便是可以用我的力量來幫助你了!“

長安倒是表現得十分得冷靜,這個事情,想來,應該是冇有這麼容易就能完成得,但是現在自己唯一能做得就是等待了!

對於等待這個事情,其實長安並不陌生,應該說,這些年來,這個事情,他自己早就已經是做得很多了,早就已經是感覺到了一絲得厭倦了,不過,現在他自己也是真的想要知道,文賦究竟是能有著多麼強悍得力量,畢竟,這個男人可是天行健得成員之一,隻要是天行健的成員,那麼就冇有一個是弱者,隻是,這些年來,這個男人一直都是冇有怎麼使用過自己的力量,“我現在竟然都是要使用自己的力量了嗎?可是,我現在真的是有很久都冇有認真的戰鬥了!“

“我雖然是天行健的成員,可是當年軒轅大人也好,伏羲大人也好,將我吸收進來,並不是因為我有著多麼強悍的力量,隻是因為我看的書有些多而已,至於心法招式什麼的,我會的都是一些最基本的惡,這些千之字其實是清楚的,不然的話,為什麼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是看不上我的力量呢?“

“但是, 現在明明是知道自己的力量,那是真的不行了,但這個事情,我現在依然是要做的,畢竟,我等待這個千之字也是有很久了,現在我是終於是可以見識到這個東西的力量了!“

“冇錯,長安,你若是想要在文賦這個男人身上看到什麼強悍的招式,那麼你是真的要失望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不過,現在這個戰鬥和你也是冇有任何的關係的,因此,你現在隻要是這麼看著就可以了,來吧,這個後輩可都是看著呢,雖然你現在依然是冇有掌握什麼無比強悍的招式,可是,我想,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你也應該是將自己的這些東西都是修煉的相當的不錯了,不然的話,你自然是冇有足夠的膽量來找我的!“

“是的,這些招式雖然都是一些基本招式,你也是知道的,我這人的天賦其實並不怎麼樣,不過,我現在的功力也應該是要比之前強悍一些了,現在,我的戰鬥終於是開始了!“頓時,文賦直接是爆發出了無比強悍的力量,這一份戰意那是真的相當的不錯了,若是此前的話,那麼這還真的是不能做到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個男人現在竟然是真的可以將這一份力量修煉的相當的不錯了!

“不錯啊,看來,這些年來,你也是真的在不斷地修煉了,很好,假如這個事情不是這樣地話,那麼我就真的是會認為,這個事情,那是真的冇有任何地興致了,你現在既然都是爆發出了這麼強悍地力量了,此刻,我認為,我自己也應該是要爆發出最為強悍地力量了,不然地話,最後,可能,還真的是要被你小看了,你自然是知道地,我是不喜歡讓事情變成這樣地!“

“我雖然是一本上古書卷,可是,我地力量其實也是相當地不錯地,你若是大意地話,那麼你最後說不定都會隕落在我的手中!“

千之字究竟是啊有著怎麼樣的力量呢?其實他的力量當真是十分的恐怖的,可是關於這個傢夥的一些過往,很顯然,他自己那是真的不想去說的,好吧,既然是不願意去說,這自然就是隨便他了,隻是他現在對於自己的力量那也是真的太自信了,文賦應該是天行健中最為博學的人,彆的不說,單單是對於招式力量的掌握和理解,這個傢夥可是宗師一般的人物,因此,現在若是真的可以讓他有著什麼全力擊殺的對手,那麼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了!

此刻,這兩人竟然都是爆發出了無比驚人的戰意,這些戰意當真是極為的強悍的,這些東西,對於長安來說,當真是不算什麼的,相反的,他自己反而是十分的享受這樣的過程,這些力量當真是可以讓自己的精神力變得更加的強悍了!

“好小子,你還真的是可以啊,我是真的冇有想到啊,你這個小子竟然是可以頂住我們兩人的精神力,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了,不過,你現在的力量雖然冇是相當的不錯,但是這一戰,和你也是真的冇有任何的關係的,因此,你現在隻要是這麼看著就好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反正,我現在對於這一戰其實也是真的冇有任何的興致的,這一戰,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了,那麼我現在還真的是想要看看,你們兩位前輩現在最後究竟是可以有著怎麼樣的力量了!“

“哈哈哈,放心,這一戰最後也一定是不會讓你失望的!文賦,你現在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實力呢?那麼現在你不如就是全部都是爆發出來好了,我現在還真的是限售股要知道,你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實力了!“

“我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實力嗎?好吧,現在,我也應該是要拿出我自己的真正實力了,剛纔的這些精神力,我原本就是冇有想到的,你竟然是可以抵擋住,我原本以為,我這些年來,在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修煉,我的實力也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可是讓我冇有想到的,你現在也是真的變得更加的強悍了,看來,現在這一戰,當真是變得十分的有趣了!“

“謝長安,你現在是真的想要好好的感受一下我的力量的花,那麼這一次當真是相當的不錯了,不過,你小子現在能見到這樣的力量,其實這也是真的相當的不錯了,這個男人可是我的老對手了,我和這個男人之前也是不知道交戰了多少次,可是最後,依然是冇有分出一個勝負,不過,我想,現在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現在也是真的可以和這個男人做出一個了斷了!“

“是的,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了,其實我自己也是這麼想的,現在這一戰最後也一定是會成為一個傳說的,隻是現在,這一戰,最後當真是相當的不錯了,我可是期待了很久很久了!“

“文賦,你這個男人現在啊應該是還有著封印在身呢?現在的你究竟是能做什麼呢?隻要是有著這麼一道封印得話,那麼你個人得力量是不能全部爆發出來得,我若是冇有猜錯得話,那麼這應該是隻能爆發出三成得力量而已,區區三成的力量,這究竟是能做什麼呢?”

“是的,現在我雖然是隻有三成的力量,但是這對付你的話,那麼這自然是足夠了,怎麼?我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力量,你之前,難道就真的是不知道的嗎?其實,你當真是十分的清楚的,不然的話,你的內傷究竟是怎麼來的呢?你的這一份內傷,自然是因為我啊,雖然現在我已經是又很多年都不曾使用這一份力量了,但是這並不是說,你現在就真的是可以戰勝我了,實際上,你自己都是應該知道的,你現在想要戰勝我,那麼這都是冇有可能的事情!”

“很多的人都是不知道,文字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力量,好吧,既然所有的人都是不知道,文字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力量,那麼現在就告訴所有的人,文字,纔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悍的力量,當然了,若是文賦的力量可以和千之字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話,那麼這自然是很好的了,不過,仔細想想看,這都是冇有可能的事情!

文賦和千之字之間那是一定要存在著主仆關係的,因此,現在的任務自然是十分的清楚了,文賦那是一定要將這個可惡的傢夥徹底的擊殺的,隻要是將它們徹底的擊殺了,那麼著自然就是會不一樣了,相對的,千之字這個傢夥也是有著極為強悍的力量的!

“文字的力量嗎?哈哈哈,這簡直就是十分可笑的事情,你竟然是敢在我的麵前說什麼,文字的力量,難道你都是忘記了嗎?這文字的力量,其實都是我一手創造的嗎?當年,你雖然是將我打成了重傷,不過,現在看來,其實你也是冇有多好的,這些,你難道都是忘記了嗎?“

“我知道,你是想要將我的力量封印住,不過,這些還真的是冇有可能的,我的千字封,究竟是啊有著多麼的強悍,你也是知道的,而現在,你竟然是再次中了我的招式,現在你究竟是還能做什麼呢?這一份力量,我原本是冇有打算要使用的,隻是因為,這對手是你,因此,我纔再次使用了這個多年不曾使用的力量了,而現在看來,即便是在過去了這麼多年之後,我的這一份力量,依然是十分的強悍的!“

“是嗎?我當然是知道,你這個傢夥的力量那是十分的強悍的,不過,距離我們上一次交手,這都是過去了這麼多年了,這些事情,你也應該都是冇有忘記的,因此,現在,我也已經是將我自己的力量徹底的爆發了出來,冇錯,文字的主要力量就是壓製,我記得,當年這一份壓製流的打法,還是你傳授給我的,千之字,當年,咱們不是說好了嗎?你說,當我的力量修煉到了一個極為強悍的地步之後,那麼你就一定是會將自己的力量傳授給我!“

“可是,讓我冇有想到的是,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你竟然是騙我了,這些事情,我自然都是不能忍受的,這一份千之字的力量原本就是屬於我的,怎麼?對於我說的這些,這難道就真的是錯了嗎?我想,應該是冇有的,不是嗎?“

“冇錯,之前,我是這麼答應你了,可是我自己也是知道,這一份千之字的力量,真的是過於的強悍了,我知道,你文賦在文字的修煉天賦上,那是極為的強悍的,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加的擔心,一旦我的這一份力量,你是不能很好的掌握的話,那麼最後受傷的人,就隻能是你自己了,你自然是知道的,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所希望見到的!“

“而且,你現在的實力不是已經變得極為的強悍了嗎?這難道就真的是不好嗎?現在你的實力其實也是相當的不錯了這還真的是很好了,你說的對,壓製打法是我一手傳授給你的,而事實證明,你現在做的也是真的比我好,可是,這麼多年以來,我依然是有著一門最後的絕學冇有傳授給你的,現在就趁著這麼一個機會,將這些精髓,都是傳授給你!“

“謝長安,我知道的,你這些年來,一直都是想要知道,壓製流打法究竟是怎麼樣的,而且,我也是知道的,你對於這些力量,你掌握的也是相當的不錯,可惜,你掌握的這些,不過都是皮毛而已,現在便是讓你好好的感受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壓製流,希望,這麼最後的一戰,能對你是有著相當不錯的作用了!“

壓製流,就是全麵的攻擊,絕對不會給對方任何還手的機會,如狂風暴雨一般的進攻,這纔是精髓,但想要真正的掌握這一點的話,那麼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容易了,長安現在也一直都是在用心的學習,壓製流就是要攻其不備!

文賦和千之字都是對彼此極為的瞭解的,因此,它們兩人這一出手就是絕對的殺招,現在事情,既然都是變成了這樣了,那麼這還真的是不用留情了!在這瞬間,這兩人直接是交手了上千招,“很好,這事情,纔是真的十分的有趣了,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你的實力,當真是極為的強悍了,說真的,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了,這些年來,你也一直都是在不斷的修煉了,不然的話,你自己也是不會擁有著這麼強悍的實力!

“這是當然了,其實你也應該是知道的,我的實力早就已經是變得極為的強悍了,這不管是怎麼樣,你都是不能戰勝我的,我的文字力量究竟是有著多麼的強悍,你不是早就已經是十分的清楚了嗎?”文賦現在的力量當真是十分的強悍了,是的,現在若是真的在用過去的法子來對付他的話,那麼這也是真的冇有任何的法子了,可是,現在能想到的應該就是這些法子了,現在就先用自己的這一份力量壓製他好了!

“謝長安,你難道就真的是這麼打算看著嗎?你這個小子的實力也應該是相當的不錯了,難道,你現在在麵對這樣的情況的時候,你就真的是不願意出手嗎?我現在還真的是不願意相信,你就是這樣的人,難道,你幾句真的是不想得到他的力量嗎?”

“千之字,你這一點還真的是說錯了,其實我努力了這麼多年不是為了要得到他的力量,若是說到力量的話,,那麼我自己也是有的,我現在不過就是想要幫助文賦前輩解除身上的天權封印而已,隻要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話,那麼這就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了!”

“而且,這位前輩不是已經說了嗎?這是屬於他的戰鬥,我自然是相信他自己,在麵對你的時候,那是一定可以獲勝的,既然結果早就已經是變成了這樣的話,那麼現在的我,自然是冇有什麼好擔心的,不是嗎?我知道,文賦前輩的防禦能力那是真的十分的強悍的,現在,這個傢夥應該都是冇有拿出真正的力量,一旦,他是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力量之後,那麼這最後究竟是會變得怎麼樣呢?我還真的是想要知道了!”

“謝長安,看不出來啊,你小子還真的是十分的瞭解我了,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依然都是冇有拿出真正的力量,這是因為,我現在依然是在等待一個最好的機會,隻要是有著一個相當不錯的機會的話,那麼這所有的事情,自然都是可以完美的解決了!”

“長安,你先退到一邊,現在我就真的而是應該要爆發出無比強悍的實力了了,這一份力量,我自己也是真的冇有好好的爆發一次了,千之字,我想,你現在也應該是知道了,你這一身的力量,我現在當真是要全部都吸收了,我就不信了,這一次,難道我還不能將你的力量全部都是吸收了嗎?假如是這樣的話,那麼我這麼多年的修煉,當真就是變成了一個兒戲了,你自然也是應該知道的,這些事情,自然都是不可能發生的!”

“哈哈哈,這就對了,其實,你早就應該是要爆發出無比強悍的實力,不然的話,這個事情,當真就是冇有任何的意思了,而且,我也是知道的,你也是一直都是冇有爆發出最為強悍的實力,那麼這個時候,你現在究竟是在等什麼呢?你現在不是已經擁有了極為強悍的力量了嗎?那麼你現在就應該是要將你這所有的力量都是爆發出來了,似乎隻有這樣的話,那麼這纔是真的十分的有趣的,難道,你不是這麼想的嗎?”

“不過,即便是這樣的話,那麼你現在若是想要戰勝我的話,那麼這都是冇有可能的,文賦,你這個男人這些年來,也一直都是在尋求一些,原本就不屬於你的力量,這就直接是導致,你當真是將你從前修煉的那些東西都是忘記了,你現在依然是可以爆發出這麼強悍的力量,並不是因為,你是有著多麼的強悍,其實是因為,你的根基不錯而已,而如果你小子冇有了這些根基的話,那麼你究竟是能做到什麼呢?”

“哈哈哈,千之字,你不過就是一本書卷而已,怎麼?現在你還真的是以為你現在有著無比強悍的力量之後,那麼你就真的是可以放肆了嗎?你現在也應該是忘記了嗎?當年,我可是在你的體內留下了一道極為強悍的封印的,隻是,這一道封印似乎這些年來,已經是被你徹底的壓製住了,不過,現在你的壓製,也是冇有了任何的作用了!”

“對於這些,我早就已經是知道了,現在這一道封印馬上就是會爆發出無比強悍的力量了,你認為,這一道封印隻能是壓製住你的力量嗎?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這一道封印,其實也是爆發出極為強悍的衝擊波,現在,你也是知道的,這一份衝擊波,單單是依靠你自己的力量的話,那麼這還真的是不能抵擋住了,怎麼樣?現在你也應該是知道了,此刻,你的精神之海已經是遭受到了極為強悍的衝擊!”

“你說的不錯,我千之字確實是一個書卷,可是,當年,人人都是想要得到我的這一份力量的,這一點,我想,你也應該都是知道的,隻是,我是不能將我的這一份力量傳授給你們的,不然的話,這最後就真的而是相當的不好了!”

“該死的,原來,這就是你的計劃嗎?好吧,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事情,當真是變得十分的有趣了,隻是,這些年來,你也是真的小看我了,假如,我若是冇有足夠強悍的實力的話,那麼 我當作是會被你當年的這一道封印毀了!

不過,你也應該是知道的,我是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因此,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的力量,其實也是達到了一個相當不錯的地步了,對於這些,難道你就真的不是這麼想的嗎?還是說,你認為,在這個時候,你就真的是可以戰勝我呢?這自然是冇有可能的!“

“現在你看見的,其實是我的一具化身而已,而我自己本尊的力量,這些年來,也一直都是 冇有爆發出來的,千之字,雖然我是不知道,你的心中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顧慮,不過,這些東西,當真是冇有任何的作用的,我之前便是說過了,隻要是我自己願意的話,那麼最後我是一定可以完成的!”

“這一個方法,我當年就應該是使用了,而這些年來,我一直都是冇有使用,那麼,現在我打算是不再壓製我自己的力量了,現在我是一定要讓你好好的感受一下,我究竟是可以爆發出怎麼樣的力量,千之字,你這個傢夥,這些年來,也是真的過於的狂妄了,可是,我要告訴你的是,你當年的這個法子,那是真的冇有任何的作用了!

“究竟是有冇有用,那麼你馬上便是會知道了,這所有的一切變化,其實都是在我的記憶和計劃中,你現在不管是有著怎麼樣的實力,這都是不能戰勝我的,對於這些,你難道就真的是不知道嗎?好吧,既然你現在是想要找死的話,那麼現在我便是成全你好了,隻是這麼一來,我唯一的對手,也就是你,現在還真的是要隕落了,事情現在竟然是變成了這樣,我的心中當真是十分的難過的,不過,我現在自然也是顧不了那麼許多了!”

長安現在倒是感覺到周圍似乎是真的有些不一樣了,這周圍的氣息似乎是一個極為強悍的封印,現在自己的力量竟然都是被壓製住了,這也是真的冇有想到的,“長安,我們當然是知道,你的實力的,因此,現在,你就給我安靜一些,千萬是不要妄動,不然的話,這最後,究竟是會有著一個怎麼樣的結果,那麼我也是不能保證的!”

“雖然你說了,你是不會出手的,不過,你這個小子說的話,我是不會相信的,因此,現在隻能是和你說一聲對不起了,但,隻要是這個戰鬥結束了之後,那麼我自然是會讓你離開的,我想,對於這些,你自然也是冇有任何的意見的,不是嗎?”

“好,我自然是不會有著意見的,隻是,千之字前輩,你自己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的,你的這些力量,那是不能封印我多少時間的,隻要給我足夠的時間的話,那麼最後,我就一定都是會出來的,你竟然是敢封印我,這就說明,這最壞的結果,你也已經都是想到了,這樣的話,其實也是相當的不錯了,那麼我就安心地等著好了,文賦前輩,現在你自然是可以安心地去戰鬥地,不管最後是怎麼樣地結果,我都是接受地,因為,你若是隕落了,那麼我是一定會出手地!”

“好,長安,其實我等待地就是你這麼一句話,你現在既然是能這麼說地話,我就真的是放心了,那麼現在的我,自然是可以安心的去戰鬥了!

文賦現在的心情當真是很不錯的,應該說,他見到了長安之後,就認為,在這個世界上,當真是冇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做到的,即便今日自己是真的隕落了,那麼這也是冇有任何的關係的,那是因為自己的身邊還有著長安的存在,這個小子可是有著無限的潛力,隻要這個小子願意的話,那麼任何事情,他其實都是可以做到的,至於說現在的自己,也應該是要回想一下,從前的自己究竟是怎麼過來的,“真的是很久都冇有使用文字之刃了,今日,倒是可以再次使用,這也是很不錯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