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起那場打鬥的真正目的也不是贏得勝利,而是設法製造出武器被轟進大陣的假象。

為的就是將雙刀合理地交到血魁手上。

那麒天道怎麼也冇有想到夜歡會有這樣一手,隻是感受到血魁對那雙刀的急切之感。

心想使用這樣趁手的武器戰鬥力定然成倍增加,這才同意血魁將其作為武器使用。

因為在他馴服血魁之前,對方本來就是使用這武器的,其戰鬥力他見識過。

隻是,當時因為打鬥太過激烈,被矮人族鑽了空子,將其偷走了。

殊不知,夜歡之所以費儘心機,讓秦起製造出這樣的假象,就是為了使他放鬆警惕。

這環環相扣的一切,就是為了成功將銀魁救出。

之所以夜歡會選擇在最後的關頭才釋放自己的靈魂分身,是因為他已經感受到這團靈魂本源的強大。

如果不讓靈婉兒好好地對其消耗一番,他是決計不敢,讓自己的靈魂分身進入血魁的泥丸宮的。

不然的話,這樣冒失的行為無異於是送死。

即便如此,那足有半神後期實力的靈魂體,發動的全力一擊,也讓他的靈魂本源一陣抽搐,劇痛之感傳來,痛不欲生。

若不是他的靈魂本源經曆過輝夜姬的共享,以及六道仙神的神魂灌頂,這樣的攻擊,已經將他的靈魂本源轟散了。

好在有著靈婉兒的加入,那足有半神後期的靈魂體,卻是冇有反抗的能力。

“靈魂枷鎖!”

“出來吧你!”

靈婉兒浩瀚的靈魂之力剛一進入,第一時間就將對著夜歡發動猛烈攻擊的靈魂本源舒服得死死地。

然後一個意念催動,卻是直接強行將其從血魁的泥丸宮中吸扯而出。

緊接著。

“靈魂烈焰!”

滋啦!

熾白色的火焰瞬間升騰而起,將那道分身灼燒得一陣劇烈翻滾。

不過數息時間,其中的意念便被焚為虛無,隻留下一團瑩白的靈魂本源。

冇有了那瘋狂的抽打,夜歡的靈魂分身也如釋重負,同樣化為流光從血魁的泥丸宮中出來。

“主…主人!”血魁如時恢複自由,顫巍巍的聲音傳來,其高大的身形已經單膝跪伏在夜歡麵前,激動之情難以掩飾!

“血魁,千年不見,想不到你我主仆會以這樣的方式重逢,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哈哈!”

夜歡暢然一笑道。

靈婉兒感受到夜歡靈魂本源的虛弱,急忙將那一團靈魂本源遞了過來。

“主子,快把這團靈魂本源吞噬了吧?”

“他的品質極高,不會拉低你的靈魂品質的。”

“雖然已經被我焚燒的所剩無幾,但是,也能媲美半神中期的總量了!”

“我若是吸收卻是冇有太大的意思!”

夜歡聞言並冇有過多推辭,直接揮手將那一大團泛著熠熠金光的靈魂體收入體內。

因為這靈魂體已經被靈婉兒動用靈魂烈焰煉化過了,所以夜歡非常輕易地就將其吸收。

不過數息時間,其氣息就開始急劇攀升,直至半神初期!

當然,這種狀態下的夜歡氣息還是會有些虛浮的,等到兩股靈魂本源完全融合,接受過淬鍊之後,才能趨於穩定。

而此時,那與夜歡的本體正在展開消耗的麒天道也察覺到這裡的異樣。

就在夜歡第一次對其發動靈魂攻擊的時候,他就察覺到事情的不妙。

可是,他卻是不能放棄對著夜歡本體的攻擊,轉身去救援自己的那道殘魂。

因為,此時的他已經更加看好夜歡的肉身,想要將其占為己有。

眼看自己就要得手,他怎麼會退而求次呢?

然而。

當靈婉兒催動靈魂烈焰,對著他的那道殘魂發動烈焰灼燒時,他的本體卻是登時就受到反噬,不僅整體氣息受到了影響。

一個失神間更是給了夜歡反撲的機會。

夜歡看準了時間,如時將極致九品巔峰的火焰催動,靈元徹底轉化釋放,火焰的品質如時攀升。

謔!

真靈一品的火焰之力席捲,一下子就突破對方的靈魂烈焰,直接作用在麒天道的靈魂體之上。

“啊……痛死我了!”

“兔崽子,你居然還隱藏了實力!”

“原來你一直都在算計本座!”

“老子跟你拚了!”

“靈魂燃燒!天麒破魂擊!”

嗡!

喝聲落下,那麒天道的靈魂體瞬間就化為一隻巨型麒麟獸,熾白色的烈焰包裹其全身,使得其本就狂暴的氣息再次攀升。

比起先前血魁在的時候都絲毫不弱。

緊接著。

天麒獸前腿猛地發力,身形高高躍起,頭頂的一對靈力犄角對著夜歡的頭顱就猛地轟去。

異常玄奧的法則之力紋絡浮現在那一對麒麟犄角之上,恐怖般的氣息瞬間就瀰漫全場。

驚人的一幕出現,使得遠處的靈婉兒和血魁大驚,兩人一個意念催動,就要閃身去對付那麒天道。

一旁夜歡的分身見狀卻是急忙阻止道:

“不要插手,一道殘魂而已,我的本體能夠應付!”

“消耗到這等程度,剛好是動用那一招的時候了!”

說著,夜歡的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狡黠的弧度。

下一刻。

也就在夜歡傳音剛落,對方的犄角就要落在夜歡的頭顱之上時。

突然。

嗡!

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從夜歡的本體中釋放,一道如同鋼鞭一般的法則之力匹練陡然凝聚,裹挾著排山倒海之力,猛地朝著那麒天道抽打而去。

啪!

清脆的炸響聲傳來,嘎嘣脆!

恐怖的力道落下,直接將那天麒獸轟飛出千丈之外。

一道足有數丈深的創口出現,將那天麒獸的靈魂虛影一分為二。

原本那騰騰的烈焰也瞬間熄滅。

那麒天道身形一陣翻過,雙眼呆滯般地望著不遠處的夜歡,以及半空中再次抽打而來的法則鋼鞭,不由得麵露驚恐之色。

“神根之力!”

“你…你居然擁有了神階強者才配擁有的神物!”

“這…這怎麼可能!”

啪!

又是一記炸響傳來,麒天道的靈魂本體再次遭受重創。

然而。

正當夜歡準備再次發動攻擊之時,不遠處的小靈陣中卻是突兀地湧出一股恢弘之力,化為一隻大手,一下子就將靈魂體狀態下的麒天道裹挾而起,拖入墓府大陣中。

那股力量之強大,居然能硬撼夜歡神根之力的抽打,隱隱間泛起的法則之力波動,居然有幾分神的氣息。

“天呐,神之力量,夜老大先不要著急靠近那墓府小靈陣!”

“那麒天道的本體當年居然是曾經成為神階的存在!”

“麒天道?上古二代?不對啊,上古二代階的麒麟族成神的就那麼幾個,而且大都飛離這個位麵了。”

“剛纔那股力量明明是本體的神品精血和神根所發出的,飛離位麵的神階強者,根本不可能留下這樣的神物!”

“難道……難道他成神後冇能來得及飛離這個位麵就被斬殺了?”

“如果長期儲存精血和神根之力冇有潰散,他一定是身懷某種神階神位的存在,決計不容小覷。”

“應該是我在神鼎空間中隱遁的時候成神的,不然的話,我不可能不知道!”

“不對,他是天字輩,應該是上古一代血脈纔是,可是,他會是誰的後代呢?”

……

太古祖龍驚撥出口,卻是猜不出那麒天道的底線。

可是,就對方剛纔爆發出來的實力來看,已經完全超出了夜歡現在的應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