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見到這一幕,夜歡卻是並不感到驚訝,相反,其嘴角一抹狡黠的弧度泛起,似乎是在微笑。

“婉兒,你在外圍輔助,此人交給我!”

“天魔滅神斬!”

唰!

全力揮動之下,一道凶悍無比的刀刃匹練宣泄而出,直奔對方的雙月伏魔斬而去。

這一擊夜歡動用了全力,將一階段的天魔滅神斬催動到極致,就是要試一試對方的真正底蘊。

隻聽,‘轟隆’一聲巨響傳來,刀劍相接,恐怖的對轟聲形成衝擊波,一下子就將兩人震懾到數百丈外。

若不是衝擊力被雙重仙絲纏靈陣輔助,卸去了大半,夜歡幾乎要飛出千丈外不止。

那墓府主人揮動雙刀傳遞而來的恐怖勁力,更是震得夜歡全身一陣劇烈的痛麻。

其恐怖的實力可見一斑。

同樣。

一階段天魔滅神斬的強大威力,也讓對方很不好過。

準神後期巔峰品質的武技釋放,在夜歡不計成本的靈力宣泄下,威力自然是不可小覷的。

因為有八荒鼎的輔助,靈力可以源源不斷地調用,所以,單純消耗靈力的這種攻擊,夜歡是可以做到儘情揮霍的。

眼看這樣的攻擊很是奏效,夜歡不等自己穩住身形,便一股空間真意催動,身形化為流光猛撲對方而去。

轟!轟!

又是一陣瘋狂的對轟聲傳來,幾乎每一次夜歡都會被震出數百丈外。

可是,每一次攻擊落下,他卻是都會樂此不疲地衝上前來。

明明是占據劣勢,卻又那般瘋狂,這使得那墓府主人不禁懷疑,麵前之人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

直到對方一次次的攻擊落下,力道不但冇有衰減的跡象,還一次勝過一次,他才明白,自己完全低估了麵前之人的實力。

“臭小子,好龐大的靈力儲備,我麒天道還真就小看了你!”

“想跟本座打消耗戰,你還嫩了點!”

“神魂烈焰,麒麟聖火!”

謔!謔!

手中的一對圓月彎刀揮動,卻是接連斬出數道由熾白色火焰凝聚而成了烈焰利刃。

恐怖至極的氣息瞬間瀰漫全場,滔天般的威壓襲來,夜歡瞬間就感受到這股火焰的不凡!

真靈一品!

“法則輪盤!”

夜歡急忙調用法則之力開始防禦。

然而。

那由真靈之火凝聚而成的刀刃匹練威力卻是遠超夜歡的想象。

那看似堅固無比的法則輪盤與之觸碰,不過半息時間,就被瞬間破防,土崩瓦解。

然後。

刀刃匹練力道不減,狠狠地轟擊在夜歡的八荒真身之上,輕易間就將那巨大身形擊潰。

緊接著。

那刀刃匹練在麒天道的意念操控下,瞬間崩碎化為一股浩瀚的火焰,一下子就將夜歡的身形包裹。

灼熱的溫度襲來,夜歡急忙調用體內極致九品巔峰的火焰與之對抗。

就在也回接二連三的應對之際,麒天道已經抓住破綻,一個飛身而來,意念催動間,更加浩瀚的熾白色火焰滾滾而出,化為一座火焰囚牢,源源不斷地對著夜歡展開了灼燒。

因為是動用了上古天麒獸天賦技能的緣故,他的火焰已經達到近乎極致二品的存在,比起夜歡的極致九品火焰還是強上不少的。

其碾壓之勢尤為明顯。

一時間,夜歡居然被其困死在囚牢之內,雙方形成膠著之勢。

眼看夜歡被對方製住,熾白色的烈焰已經將夜歡周身的衣物都焚為虛無,原本泛著金屬光澤的皮膚也被灼燒得火紅,靈婉兒再也按捺不住,釋放多重靈陣之後,便衝了上來。

“混賬東西,快些放開我主!”

“暴雪冰錐!雷霆斬!風極之刃!”

……

唰!唰!

如玉般的攻擊落下,對著麒天道就是一陣瘋狂的攻擊。

要知道,靈婉兒可是貨真價實的準神初期強者,在仙絲纏靈陣以及諸多外放靈陣的輔助下實力非常不弱。

即便是麒天道有著準神後期修為,也不敢無視對方的攻擊。

無奈之下,他意念催動隻得將血魁從自己的靈魂力籠罩下推出。

“血魁,去,殺了她!”

“這小子便交給我來應付,正愁傀儡之身,無法發揮出我血眸之力的真正威力呢,一具完美的肉身居然自行送上門來了!”

“祭魂馴奴之術!”

嗡!

呼喝的同時,那完全是靈魂體狀態下的麒天道,接連催動靈魂之力,打出一道道的天賦級靈魂印記,對著夜歡的靈魂本源就開始發動瘋狂的靈魂攻擊。

其意圖居然是要突破夜歡的靈魂力防禦,奪舍其靈魂本源。

夜歡更是發現其修為之強大,就算是冇有了血魁氣息的加持,也足足有著半神後期的實力。

因為冇有開啟天神下凡金身的原因,此時的他,是無法借用太古祖龍的實力的。

感受到對方近乎瘋狂般的攻擊後,夜歡也不由得感受到濃鬱的死亡氣息。

情急之下,他一邊催動極致九品巔峰的火焰防禦,一邊擊中靈魂力臂鎧護住自己的泥丸宮。

雙方再次陷入一種消耗戰。

而與先前不同,此時的夜歡已經完全冇有了先前的從容。

因為,此時的他需要消耗的是靈魂之力,這可是八荒鼎所不能幫助他補給的。

最關鍵的,原本其靈魂力修為是有著半步半神後期巔峰實力的,此刻卻隻剩下了半步半神中期層次。

應對起來更是捉襟見肘。

麒天道也看出他的窘迫,彷彿是遇見到了勝利的曙光一般,攻擊變得更加強橫而又密集起來。

此刻。

陣外的金星河、秦起、還有魔童警惕四周的同時,也都變得有些慌亂起來。

任他們誰也能夠看得出,此時的夜歡已經處在極度的劣勢之下,防禦被攻破幾乎是瞬息之間的事情。

魔童卻是率先按捺不住,叫嚷道:

“你們兩個在這守著,我去救老大!”

說著,他直接劃開虛空,就要不顧夜歡的命令,進入大陣營救。

然而,恰在這時。

一旁的秦起卻是一把抓住魔童的手腕,急忙阻止道:

“魔童不可,夜老大命令過,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擅自進入墓府!”

後者聞言先是一愣,扭頭看了秦起一眼,又看了看陣中身處獻祭的夜歡,直接猛地甩開秦起的手臂,怒聲道:

“去你的吧!”

“主子都要一命嗚呼了,還管他留下的什麼命令!”

“夜老大,俺魔童來救你了!”

強大的力道襲來,直接將秦起甩出數百丈外,就連一旁的金星河都受到波及,接連退出數十丈。

顯然,此時的魔童是真的著急了,完全冇有心情理會對方的勸阻。

嗡!

恐怖至極的氣息釋放,準神中期的實力直接被催動到極致,就要進入那大陣之中。

然而。

恰在這時。

麵前的虛空一陣變幻,數隻混合了大量法則真意的空間匹練陡然凝聚,如同一條條的長蛇,死死地將魔童的身軀束縛住。

隆隆般的聲音響起,威震八方。

“哈哈,想要進入大陣救你的老大?冇那麼容易!”

“用不了多久,他就是天道老祖的新肉身了!”

“法則縛身藤!”

唰!唰!

喝聲落下,那些法則藤蔓再次舒展,卻是將魔童周身綁得死死的。

一隻身披黑金戰甲,手持巨型戰槍的怪異魔獸出現,似麒麟又似惡魔,正是血魔帝尊魔刹天的本體。

與其一同前來的,還有一位手持九頭蛇柺杖的白髮老者,卻是九嬰族的老祖燭九陰。

另外,他還有一個彆的身份,那就是巫族十二祖巫中的時間祖巫!

遠處的秦起和金星河見狀,急忙閃身而來,橫在二人麵前,給魔童足夠多的時間掙脫那些法則藤蔓的束縛。

也恰在這時,麵前的虛空一陣波動,接連又有數人閃現而來,為首之人是一位滿身青金色戰甲的矍鑠老者。

其身後跟著的一位半神後期強者幾人非常熟悉,正是青龍族的老族長,被稱為青龍大帝的元聖!

而那為首的老者,雖然冇有釋放氣息,卻是有著完全不遜色於秦起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