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至此,金星河卻是怒吼道:

“夜老大,不必多言,這一局我若是輸了,還有什麼顏麵回去在我兒子麵前吹噓?”

“今日,我非殺他不可!”

“法則汲取!”

嗡!

一股狂暴至極的法則波動釋放,天地間的法則之力登時被調用起來,如同一個氣旋一般疾速朝著金星河的體內湧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啊?這…這什麼情況,這傀儡居然能夠直接從外界汲取法則之力為我所用!”

“難道他的血脈品質已經達到受到天地法則眷顧的地步?”

“這樣的能力除了由本位麵法則之力孕育而生的幾大太古生物,以及其嫡係後代,絕對不會有其餘的生物有這樣的能力!”

“看這股氣息,他像是龍族的後裔了?”

……

眾人議論紛紛,雖然也大概明白金星河這一秘法的玄機卻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同樣,夜歡也有些摸不著頭腦,扭頭看向太古祖龍,遞過一個詢問般的眼神。

後者心領神會,傳音解釋道:

“夜老大有所不知,每個位麵之所以能夠孕育出生命,主要就是因為法則之力參與的結果。”

“雖然大部分的法則之力在不同的位麵都存在互通性,也就是說異位麵的生物來到本位麵,也能隨意調用大部分的法則之力!”

“可是,那些血脈之力長期受到本位麵法則之力眷顧,一路成長起來的本土魔神,卻是有著外族生物所不能擁有的能力!”

“那就是達到準神階之後,能夠以催動血脈之力為代價,臨時汲取自身最為熟悉法則之力,加持自身的能力!”

“隻不過,這一秘法對血脈之力的要求極為嚴苛!”

“據我瞭解,隻有太古時期的五大家族擁有這樣的能力。”

“他們是:祖龍、元鳳、始麒麟、聖彩仙猿、以及太古鯤鵬!”

“這金星河乃是上古二代祖龍血脈,遇到你之後也得到了諸多淬鍊血脈的奇異丹藥!”

“長期韻養之下,卻是催生出差不多一成的太古階血脈!”

“正是這股血脈發力,才讓他擁有了調用外界法則之力的能力!”

“而且,這種能力不在靈陣的驅策範圍之內,並不會有任何的限製!”

“這才使得他的實力暴漲!”

“隻是,這法則汲取對血脈之力本身是一種透支,施展過後會有一段極長的虛弱期!”

“按照金星河現在的情況來看,冇有一兩個月是不可能再次施展了!”

……

夜歡聞言暗暗點頭,目光卻是始終不離戰鬥的兩人。

此刻。

金星河因為調用了大量法則之力的緣故,實力大增間,手中的鬼頭大刀也更勝三分,與那圖裡·霍森形成對抗之勢,一時間居然難分上下。

眼看規定的時間將至,金星河好勝心切,全力一擊震退那吸血魔熊之際,意念催動間體內的法則之力登時被調用。

“隕星天降!”

嗡!

金屬性祖龍的天賦技能如時發動,一顆足有十數丈大小的巨型金球突兀地從半空砸落,直奔那巨熊而來。

後者也感受到這股恐怖至極的氣息,有心想要躲避,卻是發現周身的空間已經被對方鎖定,根本就避無可避。

他知道,這便是金星河在大戰結束前的拚死一擊!

無奈之下,他也隻得硬接。

“該死的臭傀儡,真以為我吸血鬼家族是這麼容易打敗的嗎?”

“異血之力,倍天之術!”

嗡!

喝聲落下,那魔熊本就高大的肉身卻是再次攀升,手中的厚重板斧也被一股奇異的法則之力包裹。

然後,他調轉斧刃,將那厚重的背麵朝向那隕星,猛地轟去。

驚人的一幕出現,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那吸血鬼麵對這樣的攻擊,居然會選擇以正麵硬撼的方式去接!

就算是調用法則力量,凝聚成防禦輪盤也比這樣好得多。

顯然,對方這麼做卻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的。

轟隆隆!

滔天的巨響傳來,恐怖的轟擊之下,隕星和巨斧相接之處陡然迸發出一股刺眼的光芒。

強橫的衝擊波也瞬間將方圓百裡的空間都儘數震塌,一個巨大的混沌體形成。

隕石墜落造成的強大沖擊力,也如時將那吸血魔熊轟進那空間混沌之中。

其速度之快好似閃電一般!

而那巨型隕星也在其一斧之下轟得炸為數塊碩大的碎片。

此刻,眾人驚魂稍定,再次看向那虛空之上,卻是發現已經不見了那吸血魔熊的影子。

夜歡頓覺不妙,急忙開啟靈魂窺視探查。

同樣金星河也是四處環顧,不見那圖裡·霍森的去向。

然而,恰在這時。

金星河腳下的混沌空間突兀地傳來一股細微的波動。

緊接著。

一隻異常粗壯的大手猛地探出,一把就將其腳踝扼住。

下一刻。

唰!

金星河的身形直接被其強行拽進混沌空間之中。

強大的力道之下,金星河居然完全冇有應對的能力,有心想要施展空間真意穩住身形,卻是發現周遭天地已經變為混沌空間,他的空間真意根本就冇有能夠依附之處。

詭異的是,那吸血魔熊好似完全不受這混沌空間的影響般,能夠隨意發力,肆意穿梭。

如履平地一般!

就這樣。

金星河就彷彿是一隻落了水的旱鴨子,在這片混沌空間中任由那魔熊擺佈。

不過半息時間,那巨蜥便雙臂環抱,從後麵將其死死地束縛住。

嘎吱吱!

那一雙擎天巨擘般的雙臂猛地發力,直接將金星河的肉身勒得一陣作響。

恐怖的力道之下,對方催生而出的巨大身形也陡然爆碎,露出其不過十數丈有餘的真身。

這也是他最為習慣的肉身大小。

眼看對方最外層的防禦破掉,那嗜血魔熊急忙出手,一把就將其抄在手中。

恐怖的熊爪發力,隻一隻手就將金星河攥在手中。

眼看距離比鬥時間不過數息時間,魔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金星河,將其頭顱直接塞入自己的大口之中。

血盆大口張開間,露出兩排足有丈許大小的鋒利獠牙。

緊接著。

那金星河的腦袋直接被放到兩顆最強獠牙的中間位置。

果然,作為吸血鬼,他們的牙齒纔是最強的利器。

在場的眾人見到這一幕,全都嚇得屏住呼吸,妖傀宗一方的人更是嚇得倒吸一口涼氣,麵露慌亂之色。

夜歡一個冇忍住差點就要喊出認輸二字,請求對方停手。

然而。

就在他要出口之際,卻是從金星河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狡黠之色,讓他瞬間又變得猶豫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

哢嚓嚓!

一道璀璨的金光乍現,那對鋒利的獠牙如時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