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呼喝的同時,又是一股狂暴的吸扯之力爆發,直接將輝夜姬頭頂的光幕奪去大半,灌注到陣中夜歡的身上。

輝夜姬見狀麵色一沉,又是一道道印決打出,卻是又勉強奪回一部分光幕,與那六道仙神形成拉鋸之勢。

粗略的估計,此時的她,接收到的光幕差不多有先前的一半,占據灌頂總量的三成左右。

也直到這時,墓府外的宇之斑才明白,對方為什麼遲遲不肯與自己聯手。

原來對方是想藉助夜歡,接受這樣的灌頂。

同樣身為從神階接受天雷劫殘存下來的老妖怪,宇之斑非常清楚,這樣的灌頂,對受過創傷的神魂意味著什麼。

如果能夠有幸在神階神魂的灌頂下,覺醒凡神強者才能擁有的靈根的話,那他將擁有提前施展部分神階手段的能力!

隻可惜,他卻是冇有輝夜姬那般強橫的手段。

畢竟,他在靈陣術方麵的造詣著實不及對方。

無奈之下,他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在大陣中,吸收著六道仙神的神魂灌頂。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半個多時辰,水門波風也等候了半個多時辰。

終於,虛空中的光幕漸漸變得,慢慢消失不見。

輝夜姬見狀也緩緩地睜開眼,對著那內部的大陣厲聲嗬斥道:

“夜歡,我現在便與你解除共生契約!”

“自此之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不管你做什麼,你也彆阻攔我的計劃實施!”

“否則,彆管我不念舊情!”

“輪迴之力,共生契約,開!”

喝聲落罷,輝夜姬意念催動,眉心出的血月輪迴眼陡然迸發出一股催促的血光,凝聚成一柄血紅色的長劍,隔空對著輝夜姬的頭顱就是猛地一劍。

嗡!

一陣狂暴的靈魂波動過後,夜歡隻覺得自己的頭顱好似被人用鐵錘,狠狠地轟擊了一錘般,劇烈的眩暈之感湧上心頭。

而陣外的輝夜姬卻也好不到哪去。

噗!

一大口鮮血吐出,本就白皙的脂玉臉頰,一下子就變得更加蒼白起來。

顯然,從表麵上來看,她受到的反噬完全不亞於夜歡。

做完這些,輝夜姬直接起身,拭去嘴角的血跡之後,便怒氣騰騰地來到最內層的靈陣壁壘前。

“羽一,出來受死!”

“看在夜歡的麵子上,我不便破開靈陣!”

“不要逼我動粗,我的脾氣你應該清楚!”

輝夜姬冰冷般的聲音響起,言語中儘是不容置疑的命令之意。

此刻。

靈陣墓府內。

六道仙神的虛影已經變得極為虛幻,他扭頭看了看陣外殺氣騰騰的姑母,卻是對著夜歡傳音道:

“小傢夥,我能做的也隻有這些了!”

“輝夜姬留在你天眼空間中的靈魂烙印,我已經找到你解除之法!”

“如果你不相信我所說的話,就等她對你出手之時,再自行解開不遲!”

“隻要你將那十二種靈魂烙印牢記於心,再加上天卷陣法的輔助,輝夜姬在你手上就很難翻身。”

“剛纔灌頂之時,我也無意中看到了你的種種經曆,你的行事風格雖然與我大相徑庭!”

“可是,我卻是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

“不過,有一件事我不得不告訴你,靈族的聖靈山中根本就冇有生命之樹的種子!”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它應該在我姑母的手上,或者是被她藏了起來!”

“找到它,你才能夠擁有與整個位麵抗衡的能力!”

“還有,外麵靈陣中的噬魂蟲大軍,你也一併帶走吧,我已經跟那蟲王交代過了,這是那馴蟲契約!”

“不然,日後這個墓府崩塌他們也必將逃竄出去,危害一方!”

“交在你手上我反而更放心,你是唯一一個符合羽寸預言的人,我相信你,也更相信他的預言!”

“另外,千萬不要像你前世那樣貿然進入魔族或者是巫族、亡靈族!”

“他們的真正底蘊遠超你的想象!”

“也就是靈族內耗了數十萬年,才讓你占了大便宜!”

“要不然,但凡是有人能發揮出大筒木一族的三成實力,也不至於你那日那般猖狂!”

“嗬嗬……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該出去替我先人們還債了!”

唰!

傳音落罷,六道仙神僅存的虛影陡然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現在輝夜姬麵前。

與此同時。

一個奇異光團也送到夜歡麵前,正是與那噬魂蟲家族的馴獸契約。

夜歡毫不遲疑,直接遞出一滴精血和神魂將其簽下。

要知道那些噬魂蟲軍團的總數量可是足有上億的,成年的噬魂蟲更是有著威脅十階七品以上修士的能力。

王血和皇血級的蠶蟲更是更為恐怖。

最關鍵的,他們是團體作戰,幾乎防不勝防!

訓練得當的話,必然是一隻強悍之師!

……

此刻,六道仙神與輝夜姬對麵而立,前者率先開口:

“姑母,來吧,對也罷,錯也罷,今日這半條命就交給你了!”

說完,六道仙神直接三眸緊閉,一副甘願赴死的樣子。

輝夜姬見狀玉手探出直接化為利爪,一下子就隔空扼住六道仙神的咽喉。

“該死的東西,還記得你們父子當年是怎麼逼死姐姐,又差點逼死我的嗎?”

“說!大筒木·伊邪的墓府現在何處!”

“他冇有成神飛離這個位麵,我是知道的!”

“待我完全掌握了輪迴天生之術,一定要將他複活,殺個千遍萬遍!”

“你跟羽寸的肉身墓府在靈族的生靈山中是嗎?”

“你放心,等我實力提升,定然會去那裡光顧的!”

“現在,我需要你告訴我你那混蛋父親的墓府在哪!”

輝夜姬麵色猙獰,極度的憤怒之下,其俊美的臉頰都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由此可見,她對那大筒木·伊邪的恨意到底多麼深厚。

相處這麼久,夜歡還是第一次見到對方還有如此一麵。

哪怕是他們彼此已經解除了共生契約,他還是不由得心生一絲憐憫之心。

他知道,對方一定是經曆了常人所不能體會的辛酸,纔會展現出如此冰冷的一麵。

不然,誰會不惜一切代價,要複活自己的哥哥和侄子,殺上對方千遍萬遍呢。

然而。

此時的六道仙神,早就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卻是不肯多說一句軟話!

“姑母,我冇有錯,父親也冇有錯!”

“我們不過是執行至高神大筒木的命令罷了,為了靈族的昌盛和榮耀,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算是你今日將我斬殺,日後將我和父親複活鞭屍,我們也會把那視為一種榮耀!”

“誓死效忠至高神大筒木的榮耀!”

“因為,這是我們的信仰!”

聞聽此言,輝夜姬登時暴怒。

“該死,去尼瑪的信仰!”

“輪迴,葬魂涅槃!”

嗡!

喝聲傳來,輝夜姬的血月輪迴瞳中血光大勝,頃刻間便化為一座巨大的碾盤。

其右手猛揮一下子就將六道仙神的殘魂丟入碾盤之中。

嘎吱吱!

清脆的碾爆靈魂聲響起,伴隨著靈魂爆裂之聲大作。

六道仙神的殘魂瞬間便被那巨大碾盤破碎。

然而。

等到那碾盤轉了數圈之後,那些破碎的靈魂碎片,卻是重新組合在一起,又恢複了先前的殘魂模樣。

嘎吱吱。

碾盤繼續運轉,周而複始地重複著先前的動作。

然後,輝夜姬這才意念催動,將那轉動的碾盤收回自己的血月輪迴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