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恰在此時,虛空中六道仙神爽朗的笑聲響起:

“哈哈,真以為本神的殘魂無用了嗎?”

“先前讓你得了那六道法杖已經是我小瞧了你!”

“如今事關我的傳承所屬,又豈會容你們撒野?”

“至於那神廟,本就待不了幾年了,就算是你們不毀掉他,位麵紀元開啟的空間波動也會將這整座墓府毀掉。”

“自此之後,這個位麵便不會再有六道仙神的神廟了。”

“你們以為,那位至高神開辟的位麵,就是這麼容易占便宜的嗎?”

“等你們日後有機會飛昇神界,自然知其威名!”

……

言罷,六道仙神的虛影信手一揮,卻是直接招出一股更為狂暴的空間真意,直接將百裡外的神廟轟為齏粉。

而此時。

夜歡和水門波風卻是沉寂在神品仙法靈力的淬體之中。

轉眼間,六個時辰過去,等兩人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了一種脫胎換骨般的感覺。

周遭的虛空中也再也冇有了神品仙法靈力的影子。

這段時間之內,他們居然全都進入了一種忘我的修煉狀態,具體誰吸收了多少仙法靈力完全不得而知。

“老祖,神品靈力好像都被我們煉化完了呢,能不能告訴我們誰吸收的更多一些?”

水門波風率先開口。

夜歡同樣一臉疑惑地看向半空中那道虛影。

六道仙神聞言卻是連連搖頭,解釋道:

“誰吸收的多不用我多說,你們檢視自己體內的靈力品質變化便知道了!”

二人聞言急忙內視自己的實力,波風率先驚撥出口。

“天呐,我體內的水、雷雙屬性靈力,居然全都達到了極致七品,足足提升了一品!”

“靈魂力品質也有了近三成的提升!”

“夜歡,你呢?”

後者聞言卻是足足愣了好一會這纔開口。

“我的火焰之力居然達到極致九品巔峰了!”

“除此之外,雷霆之力達到了極致九品,水屬性、光屬性、木屬性靈力也都提升了一品達到了極致八品!”

“而且,靈魂力品質的提升也足以五成之多!”

此言一出,水門波風登時啞然。

自己整體來說也不過算是提升了兩品靈力,而夜歡卻是足有五品之多。

最關鍵的,對方的火焰靈力居然直接有極致九品躍升到了極致九品巔峰,距離真靈之火,隻有半步之遙!

要知道,真靈之火與極致之火之間,是有質的不同的。

從極致九品開始到真靈之火的距離,幾乎比極致一品到極致九品的總和還要大。

這參悟能夠讓夜歡得到這樣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

足足讓夜歡狂喜了好一陣子!

除此之外,他的靈魂之力品質更是有著五成的提升。

顯然對方受到的好處,遠超水門波風!

他們這才明白,為什麼那宇之斑和奢比屍會不顧一切地攻擊大陣,想要得到這神品的仙法靈力。

這樣的傳承,對準神階強者踏入凡神都有著非常不弱的幫助!

此刻。

六道仙神的虛影大手再揮,一股柔和的空間之力席捲而出,直接將水門波風送出到陣外。

“按照本神飛離這個位麵前定下的規矩,最終有機會獲得本神靈魂分身傳承者,乃是夜歡!”

“接下來,就來本神的墓府大陣,接受本神分身的神魂灌頂吧!”

嗡!

喝聲落下,六道仙神的虛影陡然迸發出一股浩瀚的空間波動,裹挾起夜歡便直接消失在最內層的小靈陣中。

與此同時。

最內層的墓府靈陣壁壘也變為瑩白一片,直接將外界的一切探查儘數隔絕!

而外部的那座靈陣,任憑陣外的宇之斑和奢比屍如何轟擊,卻是始終不能將其轟破!

更不用說去觸及最內層的墓府靈陣了。

“輝夜姬前輩,再不出手,那六道仙神的傳承可真就被那夜歡得了去了!”

“那可是神魂灌頂,不僅能夠使他的靈魂力品質大幅度提升,還有一定機率能夠幫助對方覺醒神階靈根的存在!”

“以這夜歡的野心加上八荒鼎宿主的使命,他日後定然會成為你的絆腳石的!”

“不如我們一起聯手,一定能破開這大陣壁壘的防禦!”

宇之斑苦口婆心,一副要與輝夜姬結成同盟的樣子。

然而,輝夜姬聞言卻是莞爾一笑,嘴角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目光卻是緊盯麵前的雙重小靈陣,完全冇有理會宇之斑的意思。

這時,一旁的天氣祖巫奢比屍見狀卻是沉聲道:

“斑爺,這娘們到底是誰啊?居然敢連你的麵子都不給!”

“跟她廢什麼話,要不咱倆一起上,給她來個先乾後殺!”

此言一出,宇之斑不由的麵色一沉,滿臉的冷厲之色。

然而。

就在他打算開口訓斥對方之時,不遠處那張脂玉般的俏臉之上,卻是流露出厭惡般的神色。

下一刻。

唰!

那絕美臉頰的眉心處一顆血紅色的九勾玉輪迴瞳浮現,璀璨的血光浮現,好似一道閃電般直射那東皇奢比屍的頭顱。

“輪迴·天葬夢魘!”

沙啞而又冰冷的聲音響起,好似地獄的死神在附耳私語!

“啊……”

“不……”

那奢比屍身軀陡然一僵,整個人的神情都變得扭曲起來。

看那副模樣好似是看到了什麼恐怖至極的畫麵一般!

不過數息的時間過去,那道原本異常壯碩大漢便七竅流血,身軀也迅速乾癟下來,全身上下再無半點生機。

此時的眾人,再次看向那奢比屍,已經滿頭白髮,全身上下都是蒼老的褶皺,好似行將就木的枯槁老人。

一旁的宇之斑見狀不由得連退數步,一臉警惕地看向輝夜姬。

“你…你居然對他動用了那一招,不愧是大筒木家族的初代神女!”

“隻是,他不過是褻瀆了你一句,就死得這般淒慘,未免有些太殘忍了吧?”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他在你的夢魘中一定度過了上千年對嗎?”

見到輝夜姬冇有反駁,宇之斑便知道自己猜得冇錯,於是他又道:

“隻是,我有一事不明!”

“傳言,大筒木一族的天眼是必須取用自己的至親才能開啟!”

“敢問,你這顆九勾玉狀態下的血月輪迴眼是誰的?”

“是暗夜姬前輩,還是伊邪前輩呢?”

此言一出,輝夜姬不由得麵色一沉,好似非常生氣的樣子。

然而,就在她即將出手之際,麵前的靈陣中陡然爆發出一股異樣的波動,她卻是急忙回過神來,雙手印決閃電般翻動過後,整個人便直接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內部的靈陣之中。

與夜歡和六道仙神之間,隻隔了一層墓府靈陣壁壘。

驚人的一幕出現,宇之斑不由得直接瞪大了眼睛。

“我的天呐,好高深的空間真意,居然直接越過了這層靈陣的遮蔽,不愧是曾經的靈族至強!”

“輝夜姬前輩,快些破開墓府大陣,把那小子揪出來!”

然而。

輝夜姬卻是冇有對著那大陣出手的意思。

相反,他之間盤坐在地,一陣陣靈魂印決打出之後,其頭頂便陡然浮現出一道璀璨的光幕。

也恰在這時,虛空中也傳來六道仙神的驚疑之聲。

“咦?這是藉助共生契約,偷偷共享夜歡的神魂灌頂嗎?”

“好高深的手段,居然能捕捉到我這靈陣的缺陷,通過隔空驅動空間法則之力,將其衝開!”

“可惜了,這神魂灌頂一開始,便無法停止了!”

“不過,本神如今雖然隻是殘魂狀態,偏袒一下夜歡的能力還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