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那水門波風也是嚇得不輕,意圖動用飛雷神術,卻發現那藤蔓之上居然有一股異常霸道的法則之力,將其死死地困在原地動彈不得。

此刻。

那粗壯的藤蔓再次發力,一個拖拽間就將兩人拉扯到一隻足有數百丈高大的樹妖麵前。

等到二人來到近前才發現,先前那個頭戴麵具的男子居然也被捕獲而來。

三人如今並作一排,正在往樹妖的三顆頭顱中送去。

濃鬱的死亡氣息湧上心頭,三人就感覺自己好似半隻腳已經踏入地獄一般。

恰在這時。

那麵具男的一隻眸子中陡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黑色火焰,一下子就在麵具之上燒出一個破洞,一隻佈滿絢麗紋絡的血紅眸子顯現出來。

然後。

那黑色火柱威力不減,如同一道黑色閃電,狠狠地落在那樹妖的頭顱之上。

噗!

強大的衝擊力一下子就將那頭顱轟爆,滔滔的黑色火焰席捲,瞬間便開始朝其周身蔓延。

伴隨著頭顱被轟爆,那束縛麵具男的藤蔓也隨之收回,前者也如時掙脫,一溜煙鑽進不遠處的第九重靈陣中。

嗷嗚!嗷嗚!

那樹妖剩餘的兩顆頭顱發出一聲淒厲地慘叫,意念催動間左側的半邊身子疾速蠕動。

嘩啦啦!

大量的樹皮和藤蔓從其周身脫落,連同那恐怖的黑色火焰一起,都分離出去。

“真靈一品火焰!”

眼看那黑色火焰所過之處,周遭虛空都被灼燒得一陣虛幻,夜歡與水門波風忍不住驚呼道。

後者更是一臉驚愕地望著那麵具男消失的地方,口中一陣呢喃。

“夜歡,你看到了嗎?那傢夥居然身懷萬花血輪瞳!”

“這黑色火焰是由大宇一族萬花血輪瞳催動的靈魂火焰。”

“因為火焰的顏色與天照之火極為相似,又被稱為‘萬花天照’!”

“怪不得他連麵具之上都不留觀察的空洞,原來他的瞳術已經達到能夠催動‘萬花天照’的地步了!”

“我聽師尊說過,瞳術達到這種層次,雙眸已經失去了辨彆光明和色彩的能力!”

“此人已經隻能靠靈魂力觀察外物!”

“他是大宇一族的人?氣息足有半神後期!”

“會是誰呢?除了宇之鼬我根本想不出第二個人來?”

“可是,此人的氣息又遠在宇之鼬之上,靈族根本冇有這樣的人,真是活見鬼了!”

……

然而。

此時的二人卻是冇有過多的時間去研究那麵具男的身份。

因為,擺脫火焰之後,那樹妖第一時間便將滿腔的怒火撒到了兩人身上。

此刻。

那粗壯的觸手再次發力,再次將二人朝著那剩餘的兩張大口中拉扯而去。

二者見狀也不敢再有任何保留,堪稱狂暴的靈魂之力調用,直奔那樹妖的頭顱。

“龍魂錐!”

“靈魂奴役!”

嘭!

喝聲落下,夜歡所麵對的那顆樹妖頭顱陡然爆裂,瞬間化為漫天的齏粉。

正是他催動龍魂錐,發動了攻擊!

伴隨著頭顱被轟爆,夜歡也如時掙脫,恢複自由。

而反觀水門波風,卻是操控著自己的靈魂力,將凝聚成一隻無形的大手,將那樹妖的頭顱籠罩,一道道玄奧的靈魂烙印,如雨般朝著對方身上落下。

嗡!

一股狂暴的靈魂波動過後,那樹妖的身形猛然一僵,神情也變得呆滯。

緊接著。

那包裹著水門波風的藤蔓卻是緩緩而動,輕輕地將其放置在地麵之上。

看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好似生怕將對方弄傷了一般!

“被操控了?”

“你居然對一隻半神階的樹妖發動了靈魂奴役!”

“這等控獸之術當真是了得!”

夜歡怔在原地忍不住驚呼道。

水門波風聞言卻隻是淡然一笑,“這有什麼?跟我師尊的控獸術比起來,我這根本就不值一提!”

說完,他又轉頭看向那樹妖,“撤去迷霧,前麵帶路,護送我們兩個到遠處的靈陣中。”

那樹妖聞言直接伸出兩根更加粗壯的藤蔓,托起兩人後,便分彆朝遠處的靈陣送去。

夜歡見狀並未做任何反抗,不過眨眼間就來到了一座靈陣前。

走進外部的陣圈,根本就無需催動,兩人便直接被傳送進各自的靈陣之中。

然後。

麵前的場景一陣變幻,小靈陣外居然出現一張巨大的方格棋盤!

每一個方格足有三丈見方,數量有八八六十四個。

夜歡、水門波風、麵具男,以及那巫族女子分彆站在棋盤外的四個不同方位。

而麵前的兩個隊列中,卻是站滿了兩排各式各樣的魔獸和樹妖。

足有二八一十六隻,全都站在棋盤外圍。

這些妖獸雖然也不過三十丈高大,氣息卻都達到了半步半神階。

就在四人疑惑之際,虛空中六道仙神的聲音也如時響起。

“下麵是本輪最後一次曆練,真人棋盤!”

“請操控你們的麵前的妖獸發動攻擊。”

“每個人都有一次交替出手的機會,防禦性武技可以隨時釋放。”

“而魔獸隻有發動攻擊的權利,無法做出主動防守!”

“為了公平起見,你們的靈力和靈魂力修為已經儘數被平衡至半步半神中期。”

“若是覺得扛不住了,可以隨時離開棋局!”

“最終還能留在棋盤上的最後一人,或者是率先取代任意他人之位者,將獲得本輪對應的傳承!”

“曆練開始,排兵佈陣之後,由靈魂力品質最弱的巫菊率先出手!”

話音落下,一個光圈從半空垂落,剛好落在那巫族女子的頭頂。

後者心領神會,意念催動滾滾的靈魂之力湧出,操控著前排中間位置的一隻魔熊踏前一步!

那魔熊足有三丈高大,有著半步半神中期實力,手中一根兩丈有餘的巨棒揮動,完全能夠觸及與之相鄰的任何一個方格。

嗷!

剛一進入下一個方格,那魔熊就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聲,好似對自己被操控表現的極不滿意。

而那雄渾的氣勢也著實讓其餘的魔獸和樹妖都頗感忌憚。

他們都知道,若是被這樣的魔熊一棍擊中,就算是半步半神後期的魔獸也非死即殘!

而反觀那巫菊,不過是強行操控那魔熊向前進了一格,整個人的靈魂力氣息居然就變得有些虛浮起來。

起初幾人還不明白所以,直到該他們出手之時,他們這才發現,原來這些魔獸的操控難度居然如此之高。

接下來光圈再次移動卻是落在了水門波風的頭頂,也昭示著下一個出手之人是他。

雖然如今的四人都是半步半神中期實力,可是從氣息的凝實程度上來看,水門波風的靈魂力修為卻是弱於夜歡和那麵具男的。

稍作思量之後,水門波風先是針對性地對兩排魔獸的位置做了相應的調整,把實力更強的魔獸安排在左手邊的巫族女子一側。

而相鄰的右側是夜歡,則隻放了一兩隻半步半神中期的魔獸。

唯獨中間位置全都是些實力較弱的魔獸,做出一副門戶大開的樣子。

使得他本人很輕易間就能暴露在敵人麵前。

做完這些,他這才意念催動,靈魂力卻是裹挾起右手邊的一隻半步半神初期的樹妖向前邁了一步!

唰!唰!

樹根足有五六丈長的藤蔓探出,輕易間就能觸及周圍的任意兩個方格。

夜歡見狀頓時便明白了其心意,他剛好位於水門波風的右側,這樹妖主動上前,卻是有著守護他的意思。

而足有兩格的中距離攻擊能力,更是帶來了諸多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