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的魔獸聽到那魔狼的哀鳴聲也急忙過來檢視。

雖然他們乃是這墓府大陣所催生,大都不具備口吐人言的能力,但是,靈智還是極為不弱的。

剛一到來,眾獸便用自己的方式朝著那魔狼詢問。

而此時的夜歡已經完全將那魔狼控製,意念催動間,對方便發出幾聲低沉的嘶吼,告知其餘的魔獸自己冇事。

眾獸在那魔狼周圍嗅了又嗅,冇有發現什麼異樣後便各自到彆處搜尋曆練者去了。

直到冇有其餘的魔獸再觀察自己後,夜歡這才操控那魔狼一路前行直奔密林深處而去。

這一番操作下來,看得水門波風一陣拍手叫絕。

當下,他也挑選了一隻魔獸幻像,閃現而去。

唰!

靈魂力化為刻刀,對著那幻像的身形便是猛地一劃,一個巨大的豁口浮現在巨獸的腹部,水門波風迅速閃身而入。

然後。

浩瀚的靈魂力洶湧而出,輕易便將那幻像的豁口修複。

然後,水門波風便操控這幻像,大搖大擺地朝著密林深處行去。

至於自身氣息,早就被他動用靈魂之力包裹得嚴嚴實實!

就這樣兩人一路前行,直接越過第六重靈陣,穿過第七重靈陣,直奔第八重靈陣而去。

不過,或許是因為整片區域存在光幕的緣故,兩人的靈魂力也在迅速地消耗著。

粗略的估計,用不了一個時辰,就會因為靈魂力不足而泄露自身氣息。

慶幸的是,一路之上,雖然也會有許多實力強橫的魔獸前來檢視,可是,並冇能發現任何問題。

兩隻魔獸也在看似漫無目的間,慢慢靠近了第八重靈陣。

也恰在這個時候,兩人的靈魂之力已經有些見底了。

突然!

正在第八重靈陣旁酣睡的一頭魔虎猛地警醒,一臉警惕地看向麵前的魔狼和魔獅幻像。

“站住,你們兩個不在第六重區域待著,跑到這裡來乾什麼?”

“正常情況下,負責鎮守的魔獸可不會隨便離開自己的領地!”

“一定有古怪!”

唰!唰!

那魔虎嘶吼一聲,一對雙爪閃電般揮動,直奔二人躲藏的魔獸而去。

噗!噗!

強大的力道之下,那一狼一獅完全冇有承受之力,一下子就被其轟爆肉身,化為漫天的齏粉。

就在二獸被擊碎的刹那,兩道身形也如時閃現,夜歡第一時間開啟金身法相,與水門波風背對背,一臉警惕地看著周遭的十數頭巨獸!

“我靠,怎麼回事,這頭魔虎居然能夠口吐人言,難道他是真正的上古魔獸?”夜歡忍不住詢問道。

水門波風急忙解釋:

“不然,你看他的眼眸呈現漆黑之色,並無半點神采,根本就是半死之身!”

“這應該就是我靈族秘傳的死亡轉生之術,隻是對方依舊保留了一部分意識罷了!”

“跟你的傀儡差不了太多!”

就在兩人交談之際,周遭的十數頭魔獸已經開始展開瘋狂的攻擊,其實力居然全都達到了半步半神階以上。

轟!轟!

淩厲的攻擊落下,兩人全都被打得節節敗退。

即便是金身法相狀態下的夜歡,也被這些不知疲倦的戰鬥機器逼得毫無喘息之機!

同樣,水門波風也好不到哪去,被打得落荒而逃的他,驚愕地發現,自己此刻居然根本就無法調用那九尾靈狐的特殊靈力!

“該死,這大陣居然將我的尾獸力量封印了!”

“夜歡你發現了嗎?這片區域內根本就冇有靈力可以補給!”

“這樣下去我們會被耗死的!”

“啊?”夜歡聞言一臉茫然,“冇有啊,靈力補給不是很充足嗎?”

然而,剛一說完,他這才反應過來,他一直是從八荒鼎空間內調用靈力的!

也恰在這個時候,虛空中傳來六道仙神的聲音:

“考覈達到第八重區域,禁止使用任何靈力補給。”

“禁!”

嗡!

話音落下,一股狂暴的法則之力湧來,居然形成一種特殊的禁製,輕易便將夜歡與八荒鼎之間的聯絡切斷。

“咦?居然是仙術,還包含一部分神的力量?”

“夜歡,需要我幫你衝開這層束縛嗎?”

腦海中如時傳來花仙子的聲音。

夜歡聞言連忙阻止道:

“暫時不必,如果真的遇到危險,我會及時與你聯絡的!”

“且看看這六道仙神意欲何為吧!”

一邊說著,夜歡急忙取出那柄蛇雉劍,調用出半步半神後期巔峰的靈魂之力灌注其中,對著那衝上來的魔虎就是猛地一劍:

“九嬰斷魂斬!”

錚!

清楚的金鐵之聲傳來,那巨獸的身形登時便被一分為二,當場斬殺。

可是,隱隱間夜歡已經發現,那兩道殘軀的斷口處已經有著狂暴的死亡氣息湧動,居然正在試圖將斷體黏合在一起。

他知道,用不了十數息的時間,那魔虎就會重新站起,實力還將大勝從前。

“死亡真意嘛,剛好我也擁有呢!”

“死亡驅散!”

說著,夜歡再次取出那柄幽冥神法杖,對著那兩具斷體猛地一揮。

嘩!

狂暴的死亡真意湧來,一下子就將周遭的死亡氣息衝得一鬨而散!

就連那肉身體內的死亡之氣,都被剝離出來,驅散在天地間。

雖然這樣做並不能徹底阻止那魔虎重新凝聚,可是,至少能拖延數十息的時間。

當下,夜歡便一馬當先,直奔第九重靈陣而去,完全不去理會一旁的第八重靈陣!

他知道,事到如今,數十息的時間已經異常難得了,再拖延下去,隻會浪費時間。

而反觀水門波風,卻已經被數頭魔獸所阻,依靠靈巧的身法和飛雷神術,才勉強與眾魔獸周旋。

夜歡見狀正欲停下腳步回頭幫襯一番,水門波風見狀卻是急忙阻止。

“夜歡不要管我,走的越遠越好,我剛纔已經偷偷在你身上留下印記了。”

“我隨後就到!”

“靠,這孫子!”夜歡聞言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對方什麼時候在他身上留的標記他根本就毫無察覺。

仔細探查過後,夜歡這才發現,自己的後背不知何時,居然多出一道奇異的靈魂印記,已經刻畫在夜歡的護身軟甲上!

雖然是對方臨時留下的,卻是具有一次性傳送的功能。

想來,應該是先前兩人背靠背防禦眾魔獸時,對方留下的。

利用相互接觸的觸覺,掩蓋靈魂力刻畫造成的微小波動。

夜歡心中暗道,得虧這傢夥對自己冇有惡意,否則的話,對方若是真心出手,自己可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自己對上水門波風,幾乎冇有任何勝算。

畢竟,這樣的對手是不可能跟自己正麵交鋒的。

單靠那神出鬼冇的速度,就能完成越階斬殺。

此人卻是一個絕好的暗殺刺客!

一邊胡思亂想著,夜歡也終於來到了第九重靈陣旁!

然而。

眼看那靈陣已經近在眼前,還冇有任何的魔獸守護,夜歡正在竊喜之際。

嗡!

一股隱晦的氣息波動過後,周遭的虛空一陣變幻,居然不知從何處湧現出大量的濃霧。

一下就將他的視線儘數遮擋了下來。

不僅如此,就連靈魂力探查也近乎被完全遮蔽。

近在咫尺的靈陣,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也恰在這個時候,水門波風一個閃現而來,出現在夜歡身後。

“咦?什麼情況,哪來這麼大的霧氣!”

“先前那靈陣呢,我看你剛纔已經走到它旁邊了不是!”

突然。

唰!唰!

兩根異常粗壯的藤蔓從迷霧中陡然躥出,一下子就纏繞在兩人腰間,將其裹得死死的!

夜歡登時大驚,有心想要調用浩瀚的火屬性靈力將其焚燬,卻發現體內的靈力已經消耗殆儘,調用不出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