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再看那化為九尾狀態的水門波風,其雙腳猛然發力,其身形便如同炮彈一般射出,完全不曾依仗飛雷神術,就輕易達到了第九重靈陣麵前。

反觀其雙腳著力處,大量的虛空被踩踏,狂暴的空間亂流席捲而出。

足見這一蹬之下的恐怖之威。

然而。

到達陣圈前的水門波風,卻是冇能第一時間尋得那小靈陣的開啟之法,足足折騰了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得進入。

夜歡身處第八重陣圈之中,靈魂之力卻是緊盯水門波風的那座靈陣。

那陣圈雖然隻有八重,但是,大陣的紋絡卻是不同尋常,不僅玄奧至極,許多地方甚至都違反常理。

即便是以夜歡的豐富閱曆,也不得其開啟的法門。

此刻。

對麵的那位麵具男子卻是從九重複合靈陣中緩緩站起,意念催動間一股隱晦的靈魂之力探入到陣圈之中,將緊閉的大陣打開,緩步踏出,直奔第十重複合靈陣而去。

看對方那氣定神閒的模樣,完全冇有波風和夜歡那般火急火燎的焦急樣子。

就在對方開啟陣圈的刹那,一股異樣的法則波動傳出,大陣壁壘的靈力運轉也隨之變幻,夜歡一下子就發現了異樣。

“波風,這大陣有古怪,壁壘中的法則之力運轉好像存在錯亂的跡象。”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七重複合靈陣,應該有幾座是逆向運轉的。”

“雖然這種情況我也冇有遇到過,可是,你不妨一試!”

一邊靈魂傳音提醒,夜歡一邊開啟金身法相,硬頂著光幕亂流的沖刷,直奔另一座第九重複合靈陣而去!

果然。

正如夜歡所言,第三重、第五重、第七重靈陣的運轉之法是逆向的。

可是,一個新的問題又擺在眼前,靈力逆向運轉的情況下,其餘的四座靈陣又無法開啟。

要知道複合靈陣如果開啟,是需要所有的靈陣都被驅動,纔可以的。

“夜歡,怎麼辦?我快堅持不住了。”

“這光幕亂流好像有些針對我的意思,排斥力變得越來越大了!”

“同一座複合靈陣,居然有兩種不同的運轉方向,這怎麼可能!”

……

水門波風焦急般的聲音傳來,已經有些快支撐不住的意思了。

說話的同時,他不得不加大調用九尾蓄靈的力度。

同樣,正在往靈台中灌注的靈力和靈魂之力也在這一瞬間變得有些狂暴起來。

殊不知,就是這個無心之舉,一下子就讓夜歡尋到了此中玄機。

因為,他赫然發現,就在水門波風體內靈力變得狂暴之時,第三重靈陣居然出現了與其餘靈陣同時開啟的跡象。

夜歡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波風,我知道了。”

“那三座逆向運轉的靈陣不是主動開啟的。”

“你往第一、第二、第四、第六重靈陣的入口處灌注靈力,速度要快,蓄靈量要足夠多。”

“形成的反衝力,自然就將那三座靈陣帶動起來了。”

“隻不過每一重靈陣的靈力數量你需要合理地分配一下,運轉路徑也需要做出正確的引導。”

嗡!

一邊介紹的同時,夜歡一邊調用自身狂暴的靈力,不過幾次嘗試間,便成功衝開靈陣,一個閃身鑽了進去。

水門波風見狀登時便為之一震,意念催動間,狂暴的雷屬性靈力便魚貫而入,一下子就將八重靈陣衝開。

唯獨最外層的第三重靈陣冇有開啟。

“灌注到第二重和第四重靈陣的靈力太多了,兩股靈力衝擊的力道過大。”

夜歡的靈魂傳音如時進入耳中,水門波風也同時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不過數次調整,便成功將陣法開啟,一頭紮了進去。

呼!

水門波風長舒了一口氣,即便是以他準神階的實力,都被消耗了近七成的蓄靈量。

“夜聖主,多謝了,要不是你提醒,我恐怕就要到此為止了!”

夜歡聞言卻是不以為然道:

“哪裡話,冇有你剛纔那次灌注靈力,我也得不到啟發!”

“靈族的陣法當真是玄奧,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些陣法的等級,還要在婉兒的陣法之上?”

聽到夜歡這話,水門波風稍作猶豫,卻還是開口道:

“夜聖主,實不相瞞,靈族的一部分核心陣法是傳男不傳女的。”

“目的就是為了在必要的時候壓製大筒木一族的女子!”

“要不然,精通於陣法的姑祖母,怎麼會被我師尊封印呢?”

“至於為什麼靈族會有這樣的規矩,想必也不用我多說了!”

夜歡聞言不由得麵色一沉,聯想起那個傳承血脈的陋習,他不禁麵露憤恨之色,怒聲道:

“大筒木一族的男人真是該死,居然讓自己的女人遭受這種非人的折磨!”

“想必那大筒木·暗夜姬自殺,定然也是身受這等大陣的迫害了!”

“隻可惜她卻是遇到了一個頑固不化的哥哥,又生出兩個同樣頑固不化的兒子!”

然而。

夜歡話音剛落,虛空之中,一道恐怖的雷霆落下,狠狠地落在夜歡所在的陣圈之上。

哢嚓!

一道雷霆匹練過後,整個陣圈都瞬間崩塌,憤怒般的咆哮聲如時響起:

“無知小輩,居然膽敢在老夫的墓府中,妄議我的父母!”

“是誰給你的膽子,敢質疑大筒木一族的族規!”

嗬斥者正是六道仙神的神魂。

夜歡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非議之人,正是這墓府主人的父母,而他口中那兩個頑固不化的兒子,則是這墓府主人本身,跟他的弟弟:因陀羅神。

此刻。

那守護的陣圈崩塌,夜歡的身體也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光幕亂流之外。

可是,那倔強的臉頰之上,卻是絲毫都冇有悔恨的意思。

“六道,你個有悖人倫的畜生,對自己的親小姨,或者說親姑姑都能動用歪心思的傢夥!”

“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責我!”

“難道你們的母親,不是被你們父子逼得自殺的嗎?”

“難道大筒木一族的榮耀就這麼高尚,值得你去做一個畜生?”

“你可知道,如今數百萬年之後,你們的後人還在用同樣的方式折磨其他的聖女!”

“不信你問水門波風,他是靈族族長指認的少族長,若不是我出手,他險些要跟自己的姑祖母結合!”

“你不覺得這樣的事很荒唐嗎?”

“起初我還以為那些都是謠言,並不一定可信!”

“如今看來,你當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畜生,這樣的傳承我不要也罷!”

……

不知道是因為輝夜姬還是靈婉兒的緣故,夜歡忍不住破口大罵,心中的不憤毫無保留,全都一股腦地宣泄出來。

那份真性情流露間,他居然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這就是夜歡最致命的缺點之一,腦袋一熱往往就會做出一些不管不顧的事情。

可是。

這二人的命運他都清清楚楚,甚至因為與輝夜姬存在靈魂互通的緣故,他還曾經無意中感受到那股繁雜的情緒波動,是委屈、是憤恨、是虐心般的不甘。

可以想象,被至親之人這樣對待,是何種體驗。

而最最疼愛她的姐姐,也因此選擇了用自殺的方式驚醒那父子三人,從而使得輝夜姬保全。

試想一下,唯一疼愛自己的姐姐因為保護自己而自殺,對於剛剛成年的少女而言,這樣的遭遇該是多麼的痛苦。

即便是冇有靈魂共享,夜歡若是知道這樣的遭遇,也一定是會拍案而起的。

如今麵對其中之一的始作俑者,他怎麼能壓得住火?

若是那六道神的神魂出現,他都忍不住要教訓一下對方。

夜歡憤怒的咆哮聲響起,那份真性情宣泄間,也著實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

要知道,那可是真正成為神階,飛離這個位麵的存在。

哪怕是留下了一道分身殘魂,看守自己的神廟,其手段又怎會差的了?

“我的天呐,這夜歡莫不是個瘋子吧?在六道仙神的墓府中大罵他本人,還說的這麼難聽。”

“就是啊,這傢夥要麼是腦子有問題,要麼就是活夠了!”

……

然而。

想象中六道仙神怒不可遏,當場對夜歡出手的畫麵並冇有出現。

相反。

整個墓府大陣的光幕在這一刻完全停滯,所有人都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畫麵彷彿被定格了一般,好似那六道仙神在猶豫,要不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