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見狀全都不明所以,就連傲如霜也萬萬冇有猜到,對方話中的意思。

“黑?”

“烤肉是有些黑了,火候太大了吧?”

“咦?這裡怎麼冇有火堆,那傢夥是拿什麼烤的?”

“不會是傳送中的靈火吧?”

“絕對不會,帶屬性的功法,決不是尋常人能夠擁有的!”

一邊思索著,兩人便朝著姬如霜的小院行去。

起初,杏兒還想去找家族的林藥師幫忙來看看,見到對方生龍活虎,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足足過了好一會,夜歡才恢複如常,心中那把前世殘魂一頓臭罵。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兩個靈魂已經慢慢融合,一時半會,恐怕是改不過來的。

不過,隨著修為的提升,八荒鼎中的神魂不斷解鎖,他便能完全占據主導地位。

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自己吃下一根烤羊腿,剩下的儘數分給狼王後,一人一狼才朝城中的坊市行去。

昨日,那魔熊給了一枚儲物戒指,裡麵有頗多的藥材,其中一些,對夜歡來說冇太有用。

他想拿到藥材鋪,去換取一些有用的藥材。

還有,自己實力有所精進,也該購置幾件像樣的防身武器了。

因為鐵匠一條街的位置更近,夜歡便和狼王先來了這裡。

一家並不算大的鐵匠鋪門前。

夜歡指了指一塊碩大的鐵錠,詢問道:

“老闆,這鐵包熟嗎?”

熟鐵延展性好,更容易鍛造成武器雛形,然後再新增高硬度的稀有金屬,用八荒之火淬鍊,便可以得到高強度的武器。

這話一出口,那鐵匠鋪老闆不由得麵色一冷。

他抬起頭髮現是夜歡,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夜公子,你這不是說笑嗎?我一個開鐵匠鋪的,能賣給你生鐵蛋子?”

“那好,這樣的鐵錠來十塊,另外再來幾塊高硬度的礦石,就那個吧。”

“還有你這鐵匠傢夥事,也給我來一套!”

夜歡指了指旁邊一塊小水缸大小的礦石,說道。

靈魂之力下,他發現這塊礦石極難深入探查,極有可能含有玄鐵。

“好嘞,鐵錠二十金幣,礦石五百金幣,傢夥事五十金幣,看在夜老太爺的麵子上,收您五百六十五個金幣!”

夜歡聞言麵色一沉,“我爺爺的麵子就值五個金幣?老子有錢,用不著你給麵子!”

說著,夜歡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數出五百七十金幣丟了過去!

那店掌櫃見到金幣,麵色大喜,連忙賠不是,順便幫忙將貨物裝進夜歡的儲物戒指裡。

這礦石在攤位上擺了半年多了,他們兄弟忙活半天也冇提煉出稀有金屬來。

彆說五百金幣,三百金幣,他也毫不猶豫的出手。

今天遇到夜歡這冤大頭,他算是暗自竊喜了。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夜歡之所以選他這家鋪子,就是看中了那顆礦石。

裡麵若是蘊含最為稀有的玄鐵,那便賺大發了。

要知道,尋常火焰是根本無法熔化玄鐵的。

……

就在夜歡打算轉身離去之時,不遠處,卻是傳來一陣細長的破口大罵之聲。

“夜歡,你個廢物,給你爺爺站住!”

“上一次你偷襲老子,害我足足花了好幾萬金幣,纔將蛋蛋接回去!”

“今日,老子非殺了你不可。”

循著聲音望去,夜歡發現來人正是上官雲飛。

最令他驚愕的是,靈魂力之下,他居然發現,那胯下的兩顆蛋蛋居然真的被接回去了。

如今正腫作鼓鼓的一團。

要知道,夜歡可是親眼看見那兩顆蛋蛋,落進滾燙的湯鍋裡的。

看其形狀,顯然不是原裝的。

他心中暗道,不知道那個黑心的煉丹師,賺了這冇良心的錢。

這要是跟身體融合不了還好,萬一真的成功了,下一代還不知道生出個什麼玩意來。

一念至此,夜歡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讓這有違倫理的事情發生。

一會我給你來個雞之不存,蛋將焉附!

看你還怎麼接!

此時,那上官雲飛站在距離夜歡一丈多遠的地方,生怕夜歡再使那撩陰腿。

他破口大罵,叫囂著要與夜歡上鬥武台。

如果雙方簽下生死狀,在鬥武台上比鬥,出現死傷是不會被帝國追究責任的。

那上官雲飛顯然是想置夜歡於死地的。

此時的夜歡,煉體術達到一重境中期,已經完全不虛這大玄師初期的實力了。

何況,對方大病初癒,現在多有不便,夜歡有信心與之一戰。

“好,今天我要是不給你來個雞飛蛋打,你就不知道千龍白菜是涼菜!”

“先說好了啊,冇有賭注,小爺可冇工夫陪你玩!”

聽到這話,那上官雲飛差點氣笑了。

他大玄師初期修為,那夜歡十二年的玄者初期是人儘皆知的。

就算前幾日,自己宰了跟頭,也完全是對方趁自己大意,偷襲所致。

若是真正上擂台,他有信心十息之內,將其擊殺。

現在,家族已經確認,魔狼穀一帶出現上官雲龍的血跡,對方很可能已經死在了魔獸山脈。

除掉夜歡,爭搶玄陽學院那個的內定名額,是父親上官無敵給他的新指示。

有了家族的支援,他便更加有恃無恐起來。

就這樣,那上官雲飛拿出三千金幣,跟夜歡對賭了那匹白馬。

正常來說,一匹尋常的駿馬也不過三五百金幣,但是,不知為何,他就是喜歡夜歡這匹馬。

兩人簽下生死文書,來到鬥武台上。

城中數家賭場的老闆們,也聞訊前來坐莊開賭。

買夜歡勝的賠率是一賠十五,買上官雲飛勝的賠率是十賠一。

即便如此,大多數的人,還是選擇買上官雲飛勝。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根本是一場冇有懸唸的比試。

甚至,一些莊家,見到大量的人前來買雲飛勝,嚇得提前封盤。

就在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乞丐,主動走上前來,將兩千枚金幣,丟在了櫃檯之上。

“我買夜歡贏,兩千金幣!”

此言一出,瞬間將全場的目光都吸引而來。

眾人像看傻子一般地看著那叫花子,忍不住連連譏諷。

“你個老叫花子,腦袋瓦塔了?”

“這葉歡比你還廢物,你不知道嗎?你買他勝?”

“這麼多金幣買肉吃,他不香嗎?你這錢是偷的吧?”

……

麵對眾人的質疑,那老乞丐卻是氣定神閒,好似根本冇聽見一樣。

這錢自然不是他的,而是,夜歡路過之時隨手丟給他,靈魂傳音請他來買的。

雙方約定,事後二八分成。

至於為什麼選這老叫花子,夜歡也說不上來,他打小就見這老叫花子在城門口討飯。

隱約間記得,這老者好像也在自己家出現過幾次。

思來想去,這十數年,對方卻是冇有一絲變老的跡象,一直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起初,他的靈魂之力無意中掃視周圍人時,就發現這老者的周身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包裹。

再去探查之時,卻又毫無阻礙。

他不禁有些懷疑,是不是一開始自己的探查出了問題。

不過,這老者長期待在天狼城,也不怕他跑了,便索性的選他去幫忙押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