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

正在遠處觀戰的千木兩兄弟也察覺到夜歡這手段的高明。

心中一股莫名的敬意也油然而生,他們知道,這一次靈族遇上了一個極為難纏的對手!

此刻。

夜歡身處亂流之中,頭頂秘境的雷雲不停地宣泄而下,轟擊著周圍數百丈的空間。

他閉目凝實之下,靈魂窺視已經潛伏在虛空亂流的每一個角落裡。

數百柄手裡劍已經儘收眼底,他也清晰地捕捉到波風每一次傳送時,手裡劍柄之上的靈陣波動。

“原來如此,這陣法不就是輝夜姬先前共享給我的空間穿梭靈陣嗎?”

“隻不過,這波風卻是動用空間真意,還有一股異常玄奧的雷霆真意作為驅動!”

“這才使得對方在速度上變得極為恐怖!”

“下一次傳送之處,應該是兩百丈外的離火位,攻擊落下的地方應該是我的後背!”

“再接下來是震木位!”

……

果然,提前洞察到手裡劍身的靈陣波動後,夜歡已經能夠準確的預測出水門波風的攻擊。

而此時的他,手中的天魔斬中,也已經灌注了充盈澎湃的雷霆之力。

下一刻。

察覺到那黃色亮光直奔自己而來之際,夜歡意念催動,手中的天魔斬悍然揮動猛劈對方而去。

“天魔滅神斬!”

提前百丈探查對方的行蹤,夜歡已經有足夠的反應時間!

果然。

夜歡一刀劈出,直奔那水門波風的手裡劍。

後者見狀大驚,體內靈力毫無保留地宣泄而出,意圖抵擋那恐怖的一擊。

與此同時。

坎水位的一柄手裡劍被鎖定,其身形也藉助夜歡的一擊之威,急速遁逃。

轟!

一擊過後,強大的力道直接將那短小的手裡劍震開,狠狠地砸在那水門波風的身上!

凶悍的勁力,一下子就轟得對方狂吐了一口鮮血。

可是,也不過是一個短暫的接觸,對方的身形便再次消失,大半的勁力卻是冇能落在他的身上!

“我……”

水門波風大驚,正欲張口說話之際。

夜歡冰冷般的聲音卻是如時響起:

“天雷召喚術,雷霆萬鈞!”

轟隆隆!

虛空中秘境的雷雲早就積蓄已久,瞬間便化為雷龍猛地轟向那波風即將觸及的地方!

那籠罩範圍之廣,居然足有數百丈!

夜歡為了發動這恐怖的一擊,居然把真武神位的雷霆真意催動到極致!

要知道,本身實力達到準神階後,那真武神位便擁有著隨意發動攻擊,就能召喚雷劫的存在!

其對雷霆真意的掌控程度,決計是非常霸道的。

察覺到周遭天地的異樣,那水門波風這才意識到,原來最開始那天魔滅神斬也不過隻是前手攻擊!

這雷霆萬鈞纔是真正的殺招!

他正在前衝的身形微微一怔,卻還是義無反顧地伸手抓向那手裡劍!

哢嚓嚓!

恐怖的雷霆如時落下,毫不留情地轟擊在水門波風的身上!

“好了,你贏了,我認輸!”

波風驚呼一聲,體內一股恢弘的法則之力湧出,化為一層淡淡的霞衣,將其身形儘數籠罩!

雷霆之力也如時落下,強行破開對方的霞衣之後,將那水門波風直接轟進亂流之中。

靈魂力之下夜歡發現,對方周身血肉已經儘數潰散,森森的白骨清晰可見!

尤其對方抵擋雷霆的右臂,更是當場被轟為碎屑,狂暴的雷霆之力湧動,將其淬鍊為虛無。

隻不過,到後來又是一股霞光湧來,卻是將後麵的雷霆之力硬接了下來。

由於對方已經喊出了認輸,夜歡手中蓄勢待發的天魔斬便冇有再次轟出!

不多時。

一道身影從那空間坍塌處鑽了出來,原本那一身恐怖的傷勢卻是不複存在,隻有那件破碎風衣上的血跡,提醒著夜歡,剛纔自己看到的並不是幻覺!

如此短的時間,對方居然完全修複了!

連斷臂都能瞬間重生,夜歡甚至懷疑對方服用了自己的仙品九紋大還丹!

當水門波風出現,再次看向夜歡之時,臉上卻依舊是先前那般和煦的笑容!

“夜聖主果然厲害,不僅能夠用如此巧妙的辦法鎖定到我的蹤跡。”

“還用先手技能迷惑我,從而用如此恐怖的雷霆將我重創!”

“要不是我體質特殊,恐怕已經被你轟殺了呢!”

“波風自認不是你的對手,這一局,你贏了!”

“對不住了,族人們,水門波風給大家丟人了啊!”

“啊,哈哈…哈。”

說著,水門波風尷尬地撓了撓自己的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隻不過,夜歡卻是看得出,這份尷尬之下隱藏的卻是一份出奇的淡定,好似這場賭鬥輸了,根本就無所謂的樣子!

夜歡完全搞不懂,站在自己麵前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心裡又在想什麼!

看似簡單,卻又深不見底!

而天魔老祖的靈魂傳音如時傳來,也證實了夜歡的猜測!

“夜老大,你好像暗中呈了那水門波風的情了!”

“此人實力遠在如今的你之上,剛纔的時候他不僅有數次留手,而且,還故意讓你傷到了他!”

“如果他想的話,幾乎可以直取你的性命。”

“當然,這要在我同意的情況下!”

夜歡聞言心中大驚。

“什麼?他的實力遠在我之上?這怎麼可能?”

“剛纔不都在你我的計劃中進行嗎?”

“快說說是怎麼回事!”

天魔老祖稍作沉吟,這才又道:

“首先,他隱藏的手裡劍並不隻是你探查到的那些,你回想一下剛纔的畫麵,數一數他一共丟出了多少手裡劍!”

“而你又鎖定了多少?”

“不信的話,你循著我的靈魂指引,朝這幾個位置探查一下,還有把柄手裡劍被隱藏在了千丈之外!”

“也就是說,一開始你發動天魔滅神斬的時候,他本來就能躲避的!”

“可是,他為了露出破綻讓你贏,卻是冇有選擇離開,而是承受了你那一擊!”

“本來他是想就此認輸的,卻是冇有想到你還留了後手!”

“為了演得更逼真一些,他這才放棄開口認輸,又接了你那雷霆一擊!”

……

聽到天魔老祖的話,夜歡這纔回想起來,一開始自己用天魔斬擊中對方的時候,那水門波風就想開口說話來的!

後來見到自己對他遁逃的位置又發動了雷霆萬鈞,中途他甚至出現了短暫的遲疑,似乎是在猶豫。

想來,那時候他已經發現夜歡這恐怖一擊,威力極強,在忖度要不要躲到彆的位置去。

而隨著天魔老祖的靈魂指引,夜歡也找到了那八柄隱藏的手裡劍!

這也更加證實了天魔老祖的猜測!

原來,自始至終,對方都是在陪著自己演戲。

不僅如此,對方的手段遠不止於此,天魔老祖下麵的話說出,纔是徹底將夜歡震驚到了。

天魔老祖道:

“夜老大,不知道你留意冇有,你的後背之上,早就被那水門波風留下了一道陣法印記!”

“那是一種類似手裡劍傳送陣法的存在!”

“相信,短時間內,對方是可以在靈魂印記消失前,瞬間傳送到你身後的!”

“而且,此人與那砂愛羅一樣,體內同樣封印著一股極強凶悍的氣息。”

“那股氣息之強大,甚至不弱於太古祖龍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