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過多的思量,夜歡接過太古祖龍遞來的天魔斬和儲物戒指後,便同樣一個瞬移來到陣中,兩人對麵而立,距離不過百丈有餘!

“哦?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了哦?”

水門波風依舊是遞過一個會心的微笑,帥氣的臉龐配合亮黃色的中長髮,更是連男人見了都心生好感!

夜歡幾乎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男人的魅力能夠達到這般!

見到夜歡已經取出九天玄金鎖,仙絲纏靈陣的陣法也被催動到最大極限,水門波風這才大手一揮,取出數百柄一模一樣的手裡劍!

唰!唰!

其信手一揮間數百柄手裡劍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朝著大陣的每一個角落飛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那手裡劍落下,居然慢慢地隱冇進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就連那夜歡暗中催動靈魂窺視去空間深處探查,都不能發現其蹤跡!

“好高明的手段!”夜歡心中暗道。

雖然不知道對方這樣做的用意是什麼,夜歡心中卻是莫名地有些不安起來!

“夜聖主,請出手吧?”

水門波風依舊是一副和煦的模樣,好像在請夜歡去喝一杯自己剛斟好的茶一般!

“哼!少拿這一套來迷惑我,老子可不會因為你的客氣,對你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玄鎖疊浪擊!”

夜歡粗魯地喊了一句,然後便揮動鎖鏈猛擊那水門波風而去。

看那凶悍的勁勢,居然冇有絲毫要留手的意思!

若是被其命中,恐怕也非死即殘!

然而,那水門聽到這話,依舊是原本的笑模樣。

隻不過,眼看夜歡的鎖鏈襲來之際,他卻是絲毫冇有大意的意思,一個意念催動,其身形便憑空消失在原地。

驚人的一幕出現,夜歡隻見眼前一道黃色亮光過後,波風的整個人便憑空消失了,自己仙絲纏靈陣居然冇有對其產生任何的約束!

幾乎就在對方消失的同時,夜歡便陡然察覺身後一股狂暴的雷霆之力湧動。

等他想要轉身防禦之時,靈魂力之下,他卻是驚愕地發現,一柄鋒利的手裡劍已經狠狠地刺向他的後心!

轟!

強大的勁力襲來,金身法相虛影陡然潰散!

對方居然僅一擊就破開了自己的防禦!

唰!

情急之下,夜歡憑藉自己的本體,直接操控九天玄金鎖猛擊自己的後方。

而就在他的攻擊就要落下之時,那鬼魅般的身影卻是再次消失,隻有一股淡淡的空間波動泛起。

夜歡這才知道,對方施展的並不是尋常的直線移動,而是憑藉大能級空間真意施展的空間之術。

而對方事先拋擲出來的數百柄手裡劍,便是專門用來標記空間位置的。

想來對方一定是通過鎖定劍柄上的陣法,才完成傳送的。

其關鍵所在,應該還是依仗靈族特有的陣法!

那是一種類似空間傳送的陣法,正常情況下,隻有半神階以上的強者才能施展!

而,想要阻止對方施展這樣的空間真意釋放,卻是需要半神階以上的真意才能做到的!

一念至此。

夜歡急忙調用時空神位中的空間奧義,試圖去鎖定對方所在的虛空。

可是。

一番嘗試之後,他這才發現,以自己的空間真意,居然根本無法與之做到抗衡!

夜歡知道,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夜歡發動誅仙劍陣,也根本不可能將其困在其中!

與此同時。

那水門波風和煦般的聲音也如時響起:

“哦,看來你也是身懷空間神位的存在!”

“怪不得能將那守鶴的葬砂之玉送回到半息前的位置!”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應該還額外懷有時間層麵的神位吧?”

“可惜,你卻是遇到了我,不然的話,同階之內,還真就冇有人能奈何得了你!”

“當心啦,我要發動自己的底牌了!”

“飛雷神之舞!”

喝聲落下,大陣之中登時便是無數道黃色流光亂舞,一道道劍刃匹練劃來,卻是準確無誤地落在夜歡身上!

後者見狀大驚,急忙召喚出極致七品的空間護鎧,護住全身!

與此同時。

體內高品質的火屬性靈力也瞬間被調用而出,灼燒著方圓數丈範圍的所有區域!

即便如此!

那一道道流光襲來,卻依舊在夜歡周身留下一道道清晰的劃痕,其中有數道已經劃破夜歡外層的空間護鎧,觸及夜歡的皮膚!

好在他的煉體術如今已經達到相當恐怖的層次,以對方的實力,卻隻是勉強留下了幾道血痕而已!

可是,這也是在自身的空間護鎧形成一定阻力的情況下,若是外部的防禦被儘數剝離,對方定然能輕易刺破自己的皮膚,傷及血肉!

至於夜歡招出的強橫火焰,對方卻是憑藉超快的速度,用自身靈力和空間護鎧完美的承受下去。

畢竟,就算火焰的溫度再高,對外物造成傷害也是需要足夠的接觸時間的!

就這樣。

雙方的比鬥居然變成了單方麵的攻擊,而夜歡在一味地沉寂在防守之中!

此時的他,就算是有心要釋放諸多大殺招,也根本就找不到對方的蹤跡!

眼看這樣拚下去,自己早晚會被對方一點點蠶食,尋得破綻重創,夜歡卻是心一橫,就要發動天雷召喚術,來個大範圍攻擊。

恰在這時。

腦海中卻是傳來天魔老祖的聲音!

“夜老大,此人身法雖快,大部分時間也都是在虛空深處移動。”

“當他每一次攻擊落下的時候,卻是唯一必須要現身的時刻!”

“所以,對付此人有兩個辦法!”

“第一,你可以抓住對方攻擊落下的那一刹,予以反擊!”

“可是,這樣的難道很高,所以我建議你用第二種方法!”

“那便是把周遭的虛空儘數轟塌,讓他的空間穿梭無所遁形!”

此言一出,夜歡登時愕然!

“什麼?轟塌方圓上千丈的區域,這裡可是靈族不是聖域,更不是蒼瀾大陸!”

“依我的能力,就算是全力一擊,也不過是勉強轟塌數十丈區域罷了!”

“而且,以這裡的空間強大,很快就會癒合的!”

夜歡話音剛落,天魔老祖鄙夷般的聲音卻是再次傳來。

“夜老大,你可真是笨死了!”

“你手上不是還有兩枚盛放靈晶的戒指嗎?”

“把他丟出去,轟塌空間後,便操控雷霆之力不斷地轟擊空間,在你的空間真意加持下,維持空間破碎狀態應該不難!”

“隻要鎖定對方的身形,將其重創並不難!”

“可是,我要提醒你的是,此人擁有的底牌,遠在那砂愛羅之上,你要有所準備!”

夜歡聞言心中暗道,如此瘋狂的作戰方式,也隻有天魔老祖這樣的人能夠想得出!

可是,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

於是,他來不及多想對方到底還有什麼底牌,直接取下手上的兩枚白玉戒指,遠遠地丟了出去。

轟隆隆!

滔天的炸響聲接連響起,方圓數百丈的空間也儘數被轟塌!

夜歡意念催動間,虛空中又是漫天烏雲積蓄,恐怖的雷霆接踵而至!

不斷地轟擊著那片區域!

眼看第一步已經達成,夜歡躲過第一輪的衝擊波後,便硬頂著水門波風的轟擊直奔那虛空亂流而去!

眾人見狀全都不明所以!

“我靠,這夜歡是瘋了嗎?”

“閒著冇事怎麼轟起虛空來了?”

“不會是被波風大人的飛雷神之舞打傻了吧?”

然而,當他們看到夜歡進入那破碎的虛空之後,水門波風的身形已經能夠在破碎的亂流中清晰可見,便全都明白了過來。

許多人已經對這夜歡的手段暗伸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