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

由極致八品金屬性靈力凝聚而成的刀刃猛地揮下,直奔那油暗誌乃的頭顱而去。

後者見狀卻是不閃不避,信手一揮間,又是一大團飛蟲浮現,直奔刀刃而去。

錚!

一陣金鐵之聲傳來,整個蟲團都被一分為二,無數的飛蟲被震死。

黑油油的黑蟲汁液沾染在利刃之上異常粘稠,卻是抹都抹不掉。

斬殺那些飛蟲之後,利刃卻是速度不減,直奔那誌乃而去。

噗!

一聲悶響過後,麵前那由黑布包裹著的男子卻是陡然崩碎,化為漫天的黑蟲,四處紛飛,數量之眾,足有上億之多。

驚人的一幕出現,就連夜歡都是一驚。

剛纔他明明看得清楚,那被攻擊之人就是飛蟲的宿主本人,怎麼在眨眼之間變成了無數的飛蟲?!

“是替身術!”

“問題應該出在那片丹田空間裡!”

“夜老大,注意到地上那隻個頭較大的暗紅色甲蟲了嗎?”

“那應該就是宿主的藏身之處!”

“隻是,這是對方的計謀,作為旁觀者,我們不便告知天蠶和金童!”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倆傢夥再托大下去,可就要遭殃了!”

“你注意沾染在金童雙刀上的黏液了嗎?那東西可是一種奇特的微生物!”

“太古中期的時候,這個位麵曾經有一種奇異的微生物家族,能夠以空間之力為食!”

“這些飛蟲體內寄生的好似就是那樣的微生物!”

“原來這些甲蟲也是在充當宿主的角色!”

“你仔細觀察一下,金童的雙刀,已經開始被侵蝕了!”

“冇有空間之力作為支撐,金屬性靈力的品質再高,也根本無法聚合在一起!”

“我們還是小看了這油暗一族!”

……

聽到太古祖龍這話,夜歡才明白,原來那宿主體內的丹田空間,本是靠人開辟空間而來的。

而是無數的飛蟲,不斷的吞噬空間慢慢形成的!

一種不祥的預感登時湧上心頭,夜歡知道,這一次天蠶跟那金童大概率是栽了!

果然。

就在兩人怎麼也尋不到那宿主之時,周遭天地間的上億飛蟲,卻是發了瘋的一般朝著兩人撲來。

任憑那上古天蠶釋放氣息,這些飛蟲卻也不為所動!

因為,此時的它們,已經自燃神魂和血脈,以死亡獻祭的方式在戰鬥!

試想一下,連生死都不顧了,在必死的決心之下,他們還有什麼可畏懼的呢!

嘎吱!嘎吱!

一陣陣清脆的撕咬聲傳來,上古天蠶白嫩的肉身,登時就被啃得體無完膚!

就連對方周身異常厚實的空間護鎧,都不曾抵擋住這種變態的啃食。

“哎呦!”

“疼!疼死我了!”

“該死的,小爺跟你們拚了!”

“血魂燃燒!”

嗡!

熾白色的烈焰登時就席捲上古天蠶的全身,恐怖的溫度之下,那些飛蟲登時便被焚為虛無。

可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是前仆後繼,毫不退縮!

“天蠶、金童,快回來!”

“這一局讓給他們了,就算你們死,也不可能是這油暗誌乃的對手了!”

然而,聽到夜歡那冷漠般的聲音傳來,二人卻是不為所動!

“老大,開什麼玩笑呢?”

“我天蠶不要麵子的嗎?”

“今日就算是一死,我也非把這個場子拿下不可!”

“天蠶之牢!”

嗡!

喝聲落下,又是一股強橫的空間波動傳來,一座足有方圓上百丈的囚牢陡然浮現,將場上的所有飛蟲,連同自己一併籠罩。

唯獨金童被一股狂暴的空間之力排斥在外!

這上古天蠶也是身懷空間屬性靈力的存在,對於囚牢之術尤為擅長!

可是,囚牢剛一出現,那些飛蟲便開始瘋狂地撕咬囚牢壁壘。

眼看那空間壁壘就要被咬穿,上古天蠶卻是厲聲再喝!

“天蠶之繭!”

“作繭**!”

下一刻。

那瀕臨崩碎的囚牢壁壘卻是一陣變幻,外層一道道細密蠶絲浮現,眨眼間便凝聚成一隻巨大的蠶繭!

若是仔細探查的話,便不難發現,這些蠶絲居然是有一部分法則之力參與其中構成的。

緊接著。

上古天蠶的肉身陡然爆發出一股霞光熠熠的彩色火焰!

謔!

火焰升騰,整個蠶繭空間都被儘數吞噬,這天蠶調用的,居然是夜歡火域空間的火焰。

原來,他早就知道這火焰的不凡,提前動用空間之力,暗中將大量的火焰封印在體內,以備不時之需!

吱!吱!

一陣陣細密的鳴叫聲傳來,數以億計的飛蟲儘數被焚為灰燼!

地麵之上隻留下差不多一捧那麼多的塵土。

吧嗒。

一枚足有巴掌大小的白蠶跌落在地,氣息已經萎靡到了極點。

與此同時。

那足有方圓百丈的蠶繭也如時崩碎。

此刻。

那吞金獸一個閃現衝上前去,將那天蠶捧在手中,神情之上儘是悲憤之色。

“天蠶,你怎麼了這是?”

“你彆嚇唬我,我們說好要一起跟著夜老大征服這個位麵的!”

聽到好友的呼喚,那嬌小的天蠶卻是緩緩地睜開眼,呢喃般的聲音傳來:

“金童,我們贏了!”

“我冇有給老大丟人吧?”

“嗯!我們贏了,那些飛蟲都被你燒成灰燼了!”金童急忙回答。

然而,恰在這時。

身後一道冷漠般的聲音傳來,卻是讓兩人都始料未及!

“你們贏了?”

“未免高興的太早了吧?”

“殺了我上億隻飛蟲,今日就那你們的性命來償還!”

“你們不是想見識一下我的本體生得什麼樣子嗎?現在我滿足你們!”

“億蟲噬空!”

嘭!

油暗誌乃陣臂猛揮,周身的長袍和繃帶陡然炸裂,化為漫天的飛蟲!

一個人身蟲首模樣的詭異男人浮現,此人生得枯瘦如柴,兩隻眼睛突突著宛如活死人一般,其醜陋的外表讓人看了一陣噁心,忍不住乾嘔起來。

粗略的估計,這一次釋放的飛蟲足有三億之多,一邊飛行的同時,那些飛蟲便開始對所過的空間進行啃食!

原本完好的空間壁壘,登時就變得千瘡百孔,如同馬蜂窩一般,狂暴的空間亂流襲來,卻成了那些飛蟲的藏身之處!

見到這般情形,金童急忙抓起天蠶,猛地朝夜歡所在的方向擲去。

“夜老大,天蠶就交給你了!”

“看我殺了這噁心的傢夥,替他報仇!”

夜歡聞言將天蠶接過,卻是驚撥出口:

“金童,不要再做無畏的犧牲了,快回來!”

“金星河,快勸勸你兒子,讓他認輸吧!”

眼看金童無動於衷,夜歡看向一旁的金星河傳音吩咐道。

然而,聽到夜歡這話,金星河雖然麵色極為凝重,卻是連連搖頭,不肯照做。

“夜老大,我的兒子我清楚,我的話他是不會聽的!”

“不過,你放心,以他如今的血脈品質,差不多已經達到上古二代層次!”

“想來那個天賦技能已經覺醒了!”

“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果然。

金星河靈魂傳音未落,金童身形一陣變幻,便由人形狀態化為一隻四角怪獸!

這怪獸似龍非龍,似麒麟非麒麟,看那兩排鋒利的獠牙,倒有幾分朝天犼的樣子,仔細檢視卻又不像。

然後。

“血魂燃燒!”

嗡!

金童體內的精血和神魂瞬間被點燃,其本就狂暴的氣息,也瞬間躥升至半神初期。

下一刻。

“金之奧義,元素剝離!”

喝聲落下,那吞金獸大口張開,體內的血液如同沸騰一般,堪稱狂暴的真意波動席捲而出,直接將方圓千丈的區域儘數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