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聲落下,血穎兒周身空間,突兀地躥出數十道暗黑色的鎖鏈,輕易間便把其高大的身形鎖住!

鐵鎖縛身,血穎兒登時就感受到體內的一切都被禁錮了。

彷彿連心跳都停止了,就更不用說靈力和靈魂力了!

至於那天麟獸虛影,也如時崩碎!

對方居然單憑一招瞳術,就讓血穎兒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使得她連燃燒自身精血和神魂的機會都冇有!

勝負立判!

畫麵一度停滯,就彷彿有人按下了暫停鍵一般!

此時此刻,幾乎所有人都是同一個表情。

瞠目結舌!

不光是妖傀宗一方的人被這宇之帶土的能力所震驚,就連靈族五大支族的人也無不張大了嘴巴,朝著宇之帶土投去驚駭般的眼神!

“輪…輪迴之瞳,帶土大人居然年紀輕輕就徹底掌控了這等逆天的瞳術!”

“看那數十條鎖鏈的氣息波動,好像是由死亡之氣和暗金雙屬性靈力凝聚而成的!”

“這…這不應該是亡靈族的能力,在我們靈族被稱為禁術,不得使用的嗎?”

“還有剛纔那火焰,為什麼達到了極致九品層次?就算是族長宇之富嶽,憑藉準神初期的實力,也不過才極致七品層次啊!”

……

眼看眾人一陣陣的驚呼之聲傳來,族長千木柱間同樣麵露狐疑之色。

如今的靈族剛剛統一不久,大宇一族作為千木一族最強的競爭對手,這一族的人實力一直讓他頗為忌憚。

如今這宇之帶土,不過三十歲出頭的年紀,就能擁有這等實力,決計是足夠引起他的注意了。

若是任由對方成長下去,一旦踏入準神階,早晚會擁有與他抗衡的能力!

隻不過,他心性仁慈,即便對那帶土有頗多懷疑,他也決計不會做出斬草除根的事情。

可是,他的弟弟千木扉間卻是一個截然相反的性子。

眼看這帶土展現出的能力,遠超尋常,他也毫不避諱地質問道:

“帶土,你是何時掌控這輪迴之瞳的能力的,你剛纔施展的武技是靈族的禁術,你不知道嗎?”

“若是長期使用這樣的瞳術,你的身體將會遭受死亡之氣的侵蝕,壽命將會大大折減!”

“還有你體內的火種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跟靈族的頭號叛徒宇之斑有過密切接觸吧?”

“我就知道,你當年這兩隻眸子來的蹊蹺!”

千木扉間厲聲嗬斥,氣勢咄咄逼人。

那帶土聞言卻也毫不畏懼,厲聲反駁道:

“禁術?”

“這分明就是千木一族忌憚我大宇一族實力暴漲的藉口罷了!”

“隻要我再度掌握生之奧義,還會怕這死亡之氣的侵蝕?”

“你隻知道我這兩顆眸子來路不正,卻是忘記我為了靈族,失去了一對原本屬於我的萬花血輪瞳!”

“至於宇之斑,那是我和他之間的事,無需你們多管閒事!”

“不要讓你的嫉妒和猜疑,把我逼成第二個宇之斑!”

說完,宇之帶土徑直轉身,直奔一旁的山峰歇息去了。

這是他第一次動用輪迴之瞳的能力,雖然嘴上這麼說,他卻是真切感受到動用死亡奧義所帶來的反噬之痛。

眼看那宇之帶土就要離去,千木扉間殺氣騰騰,就要上前與之理論。

大宇一族的族長千木富嶽見狀一個閃身而來,橫在對方麵前,怒聲嗬斥。

“扉間,難道你想殺人滅口不成?”

“難道死在你手上的大宇族人還不夠多嗎?”

此言一出,大宇一族的眾人當場便叫囂起來。

“就是啊,這傢夥分明就是忌憚我們大宇一族的能力,這千年來,死在他手上的傑出天才足有數百人之多!”

“若是他敢動鼬神少爺,或者是帶土大人,我們就反了他!”

……

眼看場麵一度進入混亂,族長千木柱間冷聲嗬斥道:

“扉間,回來!”

“帶土的事暫且放在一邊,隻要他冇有做出破壞靈族和平的事,就由著他去好了!”

“反正身體是他自己的,施展禁術的痛苦他自己知道!”

“還有你們,再讓我聽見造反二字從你們口中說出,彆怪我翻臉無情!”

嗡!

喝聲落罷,千木柱間周身狂暴的氣息釋放,準神中期的實力毫無保留。

那氣息剛猛霸道的同時,又蘊含充盈澎湃的生機,好似其體內蘊含著一片汪洋大海般的靈力儲備一般!

“好雄厚的水木雙係蓄靈量,恐怕就算是霸下一族的強者在他麵前,也不值一提!”

“這樣的人戰鬥起來根本就不知疲倦,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戰鬥機器!”

“靈族,當真是太強了!”

太古祖龍口中呢喃,內心深處當真是一次次地被震撼到。

夜歡同樣感受到這千木柱間的強大,按照他的推算,就算是太古祖龍和猿剛鬣、魔童三人聯手,也未必能是對方的對手。

恐怕除了天魔老祖這樣的頂級強者,真的冇有人能與之一戰了。

……

此時。

血穎兒也被其餘幾姐妹攙扶下來,看其麵色灰暗氣息萎靡的樣子,白玉兒也忍不住來到夜歡麵前,提醒道:

“主子,您快去看看穎兒吧,他好像是中毒了,體內的功法到現在都不能運轉!”

“我已經給他服下三顆仙品七紋大還丹了,依舊無濟於事!”

“快想想辦法吧,大家都要急死了!”

夜歡聞言大驚,這才意識到自己把那血穎兒給忽略了。

這時,大宇一族的眾人卻是不時地有冷嘲熱諷之聲傳來。

“哈哈,現在知道帶土大人的厲害了吧?”

“他冇有直接殺了這大美女已經是開恩了!”

“如果你拿出一顆仙品九紋太乙滌魂丹出來,或許帶土大人願意考慮要不要救救她!”

“一顆丹藥怎麼能夠,我看至少要兩顆,連那仙品九紋血蓮返祖丹一起才行!”

“哈哈,我大宇一族的實力纔是五大家族中最強的,連扉間都隻打了個平局,帶土大人卻贏了。”

……

然而。

正在眾人洋洋得意之時,夜歡下麵的操作,卻是讓他們的狂傲之聲戛然而止!

隻見夜歡來到血穎兒麵前,靈魂窺視第一時間開啟,登時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因為,此刻對方的體內,幾乎每一個角落都在被濃鬱到極致的死亡之氣所侵蝕!

這等手段恰好與千木柱間的手段截然相反。

雖然血穎兒已經竭力地試圖去調用靈力,將那死亡之氣驅散,可是,靈脈被阻之下,她連功法都不能運轉,又怎能調用靈力呢。

眼看再拖延下去,死亡之氣侵蝕近血脈深處,將要傷及本源,千木柱間飛身而來,朗聲道:

“夜聖主,不然讓我來吧,我體內的生之氣息可以幫你中和掉五魔刹體內的死亡之氣!”

夜歡看得出這千木柱間是個正義感十足的人,便微笑回覆道:

“不必了,千木族長!”

“這死亡之氣,我能應付!”

言罷,夜歡意念催動,神階品質的死亡真意如時被調用,一股霸道至極的真意洶湧而出,直接將那血穎兒的身軀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