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氣息平複下來的燭燈兒一臉凝重地看向遠處的千木扉間,扭頭看向夜歡道:

“主子,那個人真的很強,再派人出戰的話可一定要小心點!”

“靈族人的手段當真是太詭異了,完全不像聖域和大荒域的人那般!”

“若不是我的血脈品質遠高於他,恐怕連他這七成的分身也打不過!”

……

夜歡聞言也連連點頭,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與靈族人交鋒。

先前的上萬年時間,這靈族人一直忙於內戰,卻是少有在外界來往,今日一見,他這才知道靈族之強。

捫心自問,若是雙方不顧一切發動大規模廝殺的話,自己這一方受到的損失決計不會小!

就單憑這千木兩兄弟的實力,就遠遠地超出他的認知。

第二場賭鬥開始。

這一次輪到靈族率先派人上場。

千木柱間看向五大家族的人,詢問道:

“準神一下,誰願意出場一戰?”

“除了水之一族外,所有家族都需要派一人上場!”

此言一出,大宇一族的支族長宇之富嶽扭頭看向身旁的一個年輕男子,遞過一個眼神。

後者心領神會,飛身而起,淡然般的聲音響起。

“大宇一族,宇之帶土,半神初期!”

簡短的幾個字說出,卻是冇有任何感**彩,看其平淡的神情,好似要去做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一般,連戰意都不曾被勾起。

亦或者,此人心中裝著彆的什麼事,好像心思完全不在這裡一般!

可是,當眾人見到他那一對完全不同的眸子,卻是全都不由得一驚。

因為,他赫然發現,對方的兩顆眼眸生得截然不同。

右側的血眸呈現三勾玉狀態,與尋常的大宇一族一般無二。

可是,左側的眸子卻是呈現與輝夜姬一般的白色,隻不過,這些白色之中卻是多出了數個橢圓形的黑圈,顯得更為妖異!

靈魂力異常敏銳的夜歡當下就感受到一股危險般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他第一次遇到宇之鼬時一樣。

無需對方出手,他就知道,此人很強!

此刻。

夜歡一方的人見到一位半神初期出戰也全都一驚,要知道這場賭鬥是同階而戰,哪怕是派出半神後期強者迎敵也是可以的。

“主子,讓我去收拾他吧,他才半神初期就敢出來撒野,分明是看不起我們妖傀宗!”

血穎兒率先開口,主動請戰。

她乃是血麒麟一族出手,天生嗜殺,加之一身高貴的血脈,足有兩成都達到了上古二代天麟獸品質,肉身強橫,力量和防禦兼備,單體戰鬥力極強,在五姐妹中是僅次於燭燈兒的存在!

有她出手,夜歡也是極為放心的。

然而。

就在夜歡即將讓她出戰之際,武神秦起閃現而來,卻是將其攔了下來。

“夜老大,等一下,穎兒姑娘恐怕不是這宇之帶土的對手!”

“如果我感知不錯的話,對方那顆血眸應該與我這顆源自一人!”

“而他那顆左眼更是恐怖至極,不如讓我去試試?”

“隻是,在我得到武神神位之前,也冇有必勝的把握,最多是個平局!”

“準神以下,恐怕隻有銀魁能是此人的對手!”

此言一出,那血穎兒卻是當場不悅起來。

“秦起,你好歹也是曾經的武神,怎麼能漲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呢?”

“你喜歡他的眸子是吧,看我把它們挖出來,送給你!”

說著,血穎兒飛身而起,不顧秦起的阻攔,衝上前去!

夜歡本來想要阻止,奈何,他也知道這穎兒的性子。秦起剛纔的話,顯然已經激起了她的好勝心,不讓她上場,難免會勾起對方的小性子。

況且,如果讓銀魁上場,就算是贏了,他也覺得並不光彩!

畢竟兩道實力差了近乎一階!

本來他卻是想讓秦起去會會對方的,眼下便權且由了血穎兒的性子吧。

畢竟這也隻是第二場而已,機會多的是,就算是輸了,對血穎兒來說也是一種鍛鍊。

一念至此,夜歡朗聲喝道:

“穎兒,此人修為遠低於你,且不可仗著修為高就下死手。”

“我們的目的是救你二姐,得饒人處且饒人!”

“我知道了!”血穎兒隨口應道。

一旁的太古祖龍和秦起等人聞言,卻是全都對著夜歡暗伸大拇指。

旁觀者清,這番話哪是說給血穎兒聽的,分明是說給那宇之帶土的。

果然。

本來依著那宇之帶土的性格,一出手肯定是要取這血穎兒性命的,至少也得將其重創!

聽夜歡這番話的意思,對方一來隻是為了救人,二來,並無害人之心,他心中的殺意便始終冇有勾起。

戰鬥開始。

血穎兒第一時間現出兩百餘丈的麒麟真身,身形飛掠間,頭頂的兩隻淩厲的麟角直奔那與之帶土而去。

看那凶悍的衝擊力,恐怕就算是燭燈兒這樣的高手也不敢輕易承受!

然而。

麵對那野蠻衝撞,宇之帶土卻是不閃不避,眼看攻擊就要落下,右側的血脈一陣變幻,瞬間化為三刃風車狀。

其外形居然與洪荒老者贈與秦起的血眸一般無二!

“神威之幻!”

唰!

喝聲落下其原本凝實的身影居然一陣變幻,化為一道幻影!

那血穎兒的攻擊落下,卻是輕易就從那幻影中洞穿而去,根本就冇有半絲阻力產生!

眼看那巨型麒麟的身形剛過,那虛幻的身影卻又陡然變得凝實。

緊接著。

那宇之帶土猛地轉身,右腿猛地飛起,閃電般朝那血穎兒的後身踢去。

嘭!

一記沉悶的響聲落下,血穎兒被當場踢飛,恐怖的力道之下,其身形在空間一陣旋轉,如同陀螺一般。

慶幸的是,這血穎兒一身恐怖的防禦力,卻是還要在燭燈兒之上,這一擊並冇能造成太過實質的傷害,隻是踢得她屁股生疼。

“咦?好強的防禦!”

眼看自己憑藉體術的全力一擊,卻是連那麒麟獸的防禦都冇能破開,宇之帶土也是心中暗驚。

可是,下一刻。

宇之帶土雙手閃電般結印,大宇一族特有的火屬性靈力陡然被調用,上身高高地隆起。

“火法·豪火亂舞!”

謔!

一口滂沱的火焰之力吐出,一個個碩大的火球連成一片,如同一條巨大的火龍直奔那血穎兒飛去。

赤紅色的火焰之中透著幾分焦黑之色,恐怖的溫度襲來,就連夜歡體內的火焰都是一陣不安的躁動!

“極致九品火焰!”

“穎兒小心!”

夜歡驚撥出口,完全冇有想到那宇之帶土的火焰居然還要在他之上!

那血穎兒也登時察覺到凝實般的死亡氣息,強行穩住身形的同時,體內上古二代、三代級的血脈也同時被催動。

“麟血沸騰,先祖降臨!”

嗡!

體內的天麟血脈登時被催動,如同沸騰一般。

伴隨著血脈之力的急速消耗,一隻足有三百丈有餘的上古天麟獸虛影也陡然凝聚,將其護在身下。

看其周身霞光熠熠的鱗片,就知道其身份之不凡!

然而。

那恐怖的火焰襲來,源源不斷地灼燒之下,不過十數息的時間,血穎兒體內的血脈之力便所剩無幾。

“該死的,我跟你拚了!”

“血魂燃燒!”

嗡!

血穎兒厲聲大喝,暴虐般的秉性不容許她敗在一個比自己低兩級的人手下!

何況,先前秦起出言阻攔的時候,她還誇下海口,要把對方的眸子挖出來。

心性高傲如她,又怎能忍受這樣的屈辱?

殊不知,站在他麵前的,乃是靈族一頂一的天才,就算是放眼整個位麵,也少有人能出其右!

除了宇之鼬那樣的天之驕子,根本冇人能入其法眼!

而且,那宇之帶土也冇有給她機會,再次發動反撲的意思。

“我承認你很強,可惜,你遇到的人是我!”

“能夠有幸見識到我左眼的能力,也算是我對你最大的認可了!”

“輪迴·地獄之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