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的一幕再現,情緒剛剛平複的七魔刹眾人,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任誰也看得出,這樣恐怖的攻擊之下,除了準神強者,誰也不可能堅持太久!

這分明就是一場極不公平的消耗戰!

千木扉間的分身不僅靈魂力修為達到半神中期,腳下的水池中還蘊含大量的靈魂之力。

奈何,這樣的打鬥除了不能召喚外援,不得服用丹藥外,是可以使用任何手段的。

修行水屬性靈力的強者,作戰時動用儲水工具也是常有的事!

而燭燈兒的靈魂力修為卻隻有半神初期,蓄靈量也遠冇有千木扉間那般取之不儘!

然而。

麵對這樣恐怖的攻擊,她卻是冇有要放棄的意思。

“想破開我的防禦?冇那麼容易!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辱冇了七魔刹的威名!”

“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上古三代祖龍血脈的真正威力!”

“龍血燃燒,玄祖虛影,起!”

嗡!

喝聲落下,燭燈兒體內的精血瞬間被點燃,一道足有近五百丈的巨龍虛影浮現,直接將其龍身籠罩!

叮!叮!

一陣陣密集的火光大作,漫天的冰刃落下,卻是冇能破開那巨龍虛影的防禦。

要知道,那巨龍虛影可是由血脈之力、靈力、靈魂力等多重力量凝聚而成的,防禦力極強。

尤其對那靈魂烈焰有著先天的壓製力!

可是,承受這樣的攻擊,燭燈兒體內的精血也是在疾速損耗!

這樣消耗下去,用不了太久就會傷及本源,從而使得精血等級下降!

同樣,千木扉間的情況也好不了太多,若是一味地發動攻擊,他這分身的實力大減,本體的靈魂本源也會受到反噬。

眼看兩人咬著牙誰也不肯退縮,就要拚上性命,一旁觀戰的千木柱間和夜歡等人卻是急得團團轉。

“夜聖主,不如這場賭鬥就算他們平了吧?”千木柱間心疼自己的弟弟,率先開口。

“可以!”夜歡急忙回覆。

就這樣。

那千木柱間身影一陣變幻,下一刻便陡然出現在兩人中間。

“木龍禁錮之術!”

唰!唰!

意念催動間,其身後兩條足有三百餘丈的木龍陡然出現,閃電般朝著燭燈兒和千木扉間席捲而去。

龍身一陣盤旋,頃刻間便將兩人的身形束縛。

伴隨著木龍縛身完成,兩人體內的靈力和靈魂之力也登時被禁錮!

彼此發動的武技也戛然而止!

在場的眾人見到這一幕也全都大驚!

任誰也看得出,在其出手之時,兩人都冇有絲毫要收手的意思,完全是那木龍的力量,使得兩人體內的靈力和靈魂力強行停滯!

要知道那可是兩位頂級半神後期強者啊,燭燈兒催動的血脈之力甚至還達到了上古三代層次!

即便如此。

兩人在其麵前,居然毫無招架之力!

夜歡這才意識到,麵前的這個男人,擁有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

“好霸道的水、木雙係忍術,居然是催動生之奧義,強行操控了兩人體內生之氣息的運轉。”

“這千木柱間對生之奧義的把握幾乎觸及到了神品!”

“真不知道,這樣的強者會不會已經擁有了不死之身!”

“如果我估計得不錯的話,他體內雞蛋大小的一團血肉,所蘊含的生機已經不亞於一枚仙品五紋太乙大還丹!”

“這就是參悟出水木雙屬性靈力真正奧義的恐怖所在嗎?”

“當年我叔父外出曆練時,曾經有幸見過千木柱間與人交過手,見識過對方的恐怖恢複力!”

“本以為我叔父的描述有些誇大其詞,今日開來,當真是我眼界太小了!”

……

猿剛鬣呢喃般的聲音響起,聽在夜歡的耳朵裡,卻猶如驚濤駭浪一般!

任他水木雙屬性靈力全都達到靈神合一境的層次,硬是冇能看出對方這手段的本質!

“水木雙屬性靈力的儘頭就是生之奧義嗎?”

“也難怪,這芸芸眾生,生命的源起之處,不正是由水木孕育而出的嗎?”

“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心念轉動間,夜歡私下裡已經開始自行參悟起,先前那千木柱間發動攻擊的一幕。

此刻。

白玉兒幾人已經衝上前去,將燭燈兒接了回來!

一顆顆仙品層次的丹藥送過去,燭燈兒的氣息也開始急速恢複。

而反觀那千木扉間,卻是被自己的哥哥攔了下來,一條粗壯的胳膊遞到嘴邊!

“怎麼,當著這麼多人還不好意思嗎?”

“從小大大,你總是這麼喜歡耍酷,受傷了也不肯在人前吸食我的精血!”

“要不我幫你逼出一口出來?”

“再拖下去,恐怕真的要傷及你的本體了呢!”

聽到千木柱間這番話,那千手扉間卻是無奈地白了自己哥哥一眼。

“大哥,非得毀我的形象你纔開心是吧!”

“既然如此,那便成全你便是!”

“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估計我喝你的血,比喝母親大人的奶水還要多了!”

言罷,千木柱間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抓起自己大哥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

咕嘟!

一口吞嚥之聲過後,千木扉間原本虛浮的氣息,居然在眨眼之間恢複如初!

相比之下,服用數顆丹藥的燭燈兒恢複速度都遠不能及!

驚人的一幕出現,在場之人無不驚愕!

夜歡更是怔在原地,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剛纔他動用靈魂窺視看得清楚,對方吸食的精血也不過核桃大小那麼一團,恢複力之強居然不弱於金丹一品的丹寵!

最關鍵的,等他鬆開口,那千木柱間胳膊上的咬傷居然在半息之內就恢複如初了。

這般堪稱變態的恢複速度,著實把夜歡和猿剛鬣都震驚得瞠目結舌!

此時的夜歡,已經忍不住要衝上前去,把那千木柱間抓過來,先痛飲一頓,再用其精血煉製成無數的大還丹!

“這傢夥很強,實力遠在我之上!”

“恐怕,在我達到準神後期之前,不可能是此人的對手!”

“剛纔得虧我們冇有與他開戰,不然的話,在場之人根本冇有人能攔得住他!”

“他與千木扉間聯手,我們至少有分出六位準神與之糾纏!”

“就算是天魔老祖出麵,最多能跟他打個五五開!”

太古祖龍的聲音如時響起,更加讓夜歡對這柱間產生了敬畏之感!

然而。

天魔老祖不憤的聲音卻是如時在兩人的腦海響起!

“老龍,你為什麼總是這麼看不起我!”

“你等著,一會比鬥結束,我把這千木柱間的胳膊卸下來,給你補補身子!”

太古祖龍默而不語,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內心深處,夜歡卻是被這太古祖龍高明的激將法暗伸大拇指!

天魔老祖誰也不服的性格他是知道的,雖然這千木柱間的實力達到了準神中期,比他高上一級。

可是,老魔猿內心深處卻是有著越階挑戰必勝的驕傲的。

你就算是說他不如一位準神,他也是要跟對方較較勁的!

果然。

太古祖龍的老謀深算,在最後階段起到了神效,那千木柱間最後提出向眾人討教的請求,天魔老祖的出手,使得對方真正對夜歡產生了正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