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那魔童也已經將心中起伏的氣血壓下,強行吞噬了海量的渾濁靈力作為補給後,他掄起巨棍再次朝著魔刹天砸來!

“醜八怪,今日俺魔童便幫主子報了那千年前的血仇!”

“我倒要看看這樣的攻擊,你還能接幾次!”

“惡魔撼天擊!”

嗡!

巨棍砸來撼天擊再次發動,威力完全不弱於先前那一擊。

要知道,剛纔的對轟雖然看似旗鼓相當,血魔帝尊卻是被其打得吐血的,體內定然已經形成暗傷。

而魔童卻是憑藉強橫的肉身硬生生承受了下來,雖然周身都有痛麻之感,卻也無甚大礙!

兩人高下立判!

他知道,隻要自己再發動幾次先前那樣的攻擊,對方定然撐不了太久!

於是,他這纔不顧自己還冇有完全恢複的體力,再次衝上前來。

此時的魔刹天,本就被通古博的話激怒,眼看那魔童衝來,一腔的怒火終於找到了發泄之地。

“我承認你很強,可是,想把我魔刹天踩在腳下,以你現在的實力,還冇有這個資格!”

“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地元級凡神潛質的厲害!”

“血藤之術,起!”

嗡!

刹那間。

血魔帝尊足有三百丈的身形一陣變幻,周身各處一條條數丈粗的堅韌藤蔓爆射而出,閃電般直奔那魔童而去。

數量之多,足有十數條!

其勢若奔雷,快似閃電,身法之靈巧更是如遊龍走蛇一般,輕易間便繞開了魔童的攻擊,一下子將那高大的身形死死束縛!

隻有兩股藤蔓被對方的巨棍砸斷!

而等到魔童反應過來之時,整個身形已經完全被對方裹得死死的,有心想要掙脫卻發現這血藤不僅堅韌,還有一定的彈性,使得他想強行將其崩斷都不能做到!

隻不過掙紮了十數息的時間,他便覺得筋疲力儘,無計可施!

那血藤之堅韌,居然勝過金鐵!

一切不過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驚人的一幕出現誰都始料未及,就連夜歡和太古祖龍都驚愕不已!

“血藤之術?還有極致七品的木屬性靈力加持,金屬性靈力也融入其中,這可是凶獸檮杌族的秘術!”

“看這血藤隻是的蛇鱗紋絡,想來是魔刹天又動用了九嬰族或者巴蛇族的血脈,對其進行了改造,還融入了大荒域萬年龍血藤的部分能力!”

“不僅如此,我似乎還感受到金麒麟一族金屬性靈力的氣息!”

“木屬性過柔,金屬性過剛,這二者結合卻是束縛魔族的最佳手段!”

“魔獸與木係妖獸的血脈融合,也虧這傢夥能想得出!”

“要不然,以檮杌族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擁有如此驚人的堅韌度!”

“希望這血藤冇有尖刺、下毒、吞噬等異能,不然的話,魔童可真就麻煩了!”

……

然而。

夜歡話音剛落,那魔刹天嘴角卻是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

“夜歡,就衝你對我這麼瞭解的份上,我也不能讓你失望不是!”

“真是想不到聰明如你,居然還是中了三叔祖的詭計!”

“時隔千年,再次為魔族送去一尊魔像,你也真是夠蠢的!”

“木之穿刺、毒海蔓延、血之吞噬!”

伴隨著魔刹天一連串冰冷的喝聲傳來,那魔童周身的血藤之上登時便刺出無數根尖銳無比的利針,魔童見狀急忙調用靈鎧和空間之力防禦。

奈何此時的他已經消耗巨大,因為身份特殊的緣故,在八荒鼎中吸收的極致八品金屬性靈力,大都用來加持骨骼和關節,皮膚和肌肉中的金屬性靈力並不多。

終於。

在極致七品的木屬性靈力加持下,不過數十輪攻擊,那木針便破開了魔童的防禦。

登時!

潛伏在血藤中的毒素迅速被送往魔童體內。

不僅如此,一股股吸扯之力湧來,還在試圖將魔童體內的精血,汲取到血魔帝尊體內。

魔童的氣息瞬間便開始萎靡下來!

而本就氣血虧空、氣息萎靡的魔刹天,見到這一幕也登時流露出狂喜之色。

“哈哈,我不過是動用了兩個神位的能力,就將你製住了,魔神的力量也不過如此嘛!”

說著,血魔帝尊還頗有深意地看了看一旁的通古博,其挑釁之意不言而喻。

他知道,與魔族為伍,哪怕是有求於對方,也需要恩威並用,否則,自己隻有做對方棋子的份!

他需要魔族人知道,若是他魔刹天反水,也不是惡魔族能隨意應付的。

他能製住準神初期的魔童,日後便有能力擊敗魔神路西法!

果然。

見識到魔刹天居然正麵將那魔童壓製,動用的還是檮杌族的血藤之術,魔族的眾人無不大駭!

要知道,通古博最初的盤算,不過是讓魔刹天把魔童的體力榨乾,然後他再伺機出手,動用家族秘術,將其擄走,強行帶回魔族罷了。

這麼一來,他不禁懷疑,這魔刹天一直在暗中研究如何剋製惡魔一族的能力!

惡魔族弱點有三,除了最為害怕火、雷雙屬性靈力的殺傷性武技外,便最為害怕木、金雙屬性靈力施展的束縛術了。

因為,魔氣根本就無法侵蝕木屬性靈力,其特有的韌性、伸展性,融合的金屬性靈力,更是提高了木屬性不曾具有的強度。

一股警惕之感,也油然而生!

“若不是今天逼這魔刹天一把,老夫還不知道這傢夥居然對魔族也有如此戒心呢!”

“是啊,三叔祖,我知道這傢夥野心不小,卻不曾想他連我魔族都想吃下!”

“那一物可決計不能給他,否則他早晚會脫離我們的掌控!”

“這些年我們對他的支援已經太多了,再這麼下去,等他羽翼豐滿,將是不弱於妖傀宗的勁敵!”

“先騙他把魔童交給我們,其餘的日後再議!”

“嗯!就這麼辦!”

……

通古博和路西法暗中交談,當下就決定放棄履行對血魔帝尊的承諾。

一念至此。

通古博對著那魔刹天厲聲再喝:

“不愧是血魔帝尊,居然如此輕巧就將那魔童擒下了!”

“快,將他毒暈送過來,答應你的東西,自然少不了!”

可是,此時的魔刹天卻是正目光灼灼地看向不遠處的魔童,一臉的凝重之色。

意念催動間,灌輸毒氣和汲取精血的力道再增,卻是絲毫不見那魔童有暈厥的跡象。

恰在這時。

唰!唰!

一道道玄奧至極的奇異紋路從其體內席捲而出,如同赤紅的岩漿從火山中噴薄而出,瞬間便將其高大的身形覆蓋,傲然般的聲音如時響起。

“哈哈,愚蠢的傢夥,你居然妄圖將我毒暈?”

“還想交給魔族將我操控?”

“真是癡人說夢!”

“血祭咒印,開!”

嗡!嗡!

話音落下,一股股沖天般的狂暴氣息肆虐而出,一股詭異的暗屬性靈力奔湧,好似一股妖異火焰一般,瞬間便把其周身堅韌的藤蔓強行破開!

其氣息也登時躥升至準神中期!

一旁的魔刹天見狀大驚!

“血祭咒印,能夠點燃魔氣,強行提升實力的存在!”

“這…這怎麼可能?”

“這明明是靈族獨有的秘術,就算是我也不過是收集到一些有關這秘術的皮毛而已!”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難道是夜歡?”

說著,魔刹天扭頭看向一旁的夜歡,後者卻是麵不改色,並不表態!

遠處的通古博同樣大驚,身為惡魔皇族,他對自己的魔氣最為熟悉,除了本族依靠靈魂催生的惡魔**,是根本不可能有燃燒魔氣提升實力的秘法的。

靈族的血跡咒印他也曾見識過,卻是冇有想到惡魔族也能施展這樣的手段!

這麼一來,他便對控製魔童隻剩下五成的信心了!

“魔刹天,彆愣在那了,再不出手,那傢夥一定會殺了你的!”

“把你的底牌都拿出來,殺了它!”

如果不能為我所用,還不如除之後快,這通古博也是大智之人,登時就轉變思路。

畢竟,一尊魔像的實力著實是太恐怖了!

血魔帝尊聞言更不敢怠慢,準神中期超越魔神級的強者,可不是現在的他能夠忽視的。

眼看那魔童衝來就要將其殺之後快,魔刹天也不敢有所保留,體內第三個神位的力量瞬間被催動。

“九嬰鬨海,水來!”

嘩!

刹那間。

魔刹天的身形一陣變幻,周身的十數條木藤陡然變為十數條巨型大蟒,大口一張間,浩瀚如海的冰水混合物憑空而來,瞬間便充斥著方圓萬丈的區域,將他和魔童都儘數包裹。

這些巨蟒的身體,居然與某個異空間級的儲物空間相連,暗中儲備瞭如此多的冰屬性靈力!

眾人見狀,不禁對著魔刹天的底牌之多感到震撼!

“是水神無支祁座下的第三神位,發動的召喚類武技。”

“這一神位的奧義應該是冰,魔刹天是想靠此拖延時間!”

“魔童小心了,他的底牌可能遠不止如此,不要有任何的懈怠,當下最後關頭對方發難!”

夜歡驚撥出口,一眼就看穿了魔刹天的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