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話音落下,虛空之中卻是不見任何人現身。

“怎麼了老龍,冇有發現是什麼人出手嗎?”夜歡不明所以,開口詢問道。

“嗯,其中一個應該是路西法或者是通古博,另外兩人卻是不知是誰!”

“不過,其中一股真意開始意圖搶奪,發現另外兩股真意後,又轉而變成了乾擾那惡魔。”

“正是此人臨時轉變了念頭,我才僥倖將其奪了回來。”

“要不然,恐怕我也要失手了。”

太古祖龍眉頭緊鎖,依舊是一副警惕之色。

“是輝夜姬,一定是他!”夜歡語氣果決,當下就猜到了那個反悔的出手者!

太古祖龍聞言也頗以為是的點點頭。

“冇錯,我覺得也是她,可是,另外一股絲毫不弱於他的人又是誰呢?”

“難道是巫族的人?”

……

就在兩人猜測之際,虛空之中一道暴怒般的聲音卻是再次響起。

“門兒,這麼點事情都做不好,白白錯失良機!”

“還愣著乾什麼,殺了龍玄陽,不要讓他留下任何殘魂!”

聞聽此言。

索羅門也羞愧地低下頭,好似做錯了事的孩子一般。

剛纔他距離那神位幾乎觸手可及,若不是龍玄陽自燃神魂,他是完全有機會將其奪下的。

奈何這時間真意他剛剛施展過,短時間內不能二次催動,這才失了手。

殊不知,龍玄陽也是料定了此事,才決定提前交出神位,免得對方再次動用空間真意,將其奪下。

此刻。

二人對視,卻是全都流露出憤恨般的神情。

“龍玄陽,你可知今日這計劃就是為了你的空間神位!”

“你居然敢壞我大事!”

“去死吧!”

索羅門暴喝一聲,收起流星錘,掏出自己慣用的魔神槍,再次朝著龍玄陽衝去。

戰槍舞動間,魔刹神異常狂暴的殺伐之氣洶湧而出,氣勢滔天。

而此時的龍玄陽,以徹底燃燒聖魂為代價,實力已經躥升至了準神階,卻是絲毫不懼索羅門。

“想殺我?冇那麼容易!”

“就算是當年的通古斯,也是拚掉自己的本體和第一分身為代價!”

“你區區一個小輩,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話!”

“烈焰流星雨!”

嗡!

喝聲落下龍玄陽周身的熾白色烈焰,登時以井噴之勢暴虐而出,化為無數的烈焰利刃,朝著索羅門所在的方向席捲而去。

那場麵之震撼宛如真正的火雨從天而降無異!

要知道,惡魔一族可是最為具備靈魂之火的,更何況這還是準神階聖魂燃燒產生的火焰。

其品質之高完全不亞於極致八品的天地靈火。

索羅門完全冇有想到對方會這麼拚,根本就不給自己留任何生的機會。

“混蛋,老子跟你拚了!”

“魔血沸騰,魔魂燃燒!”

嗡!

喝聲落下,那通古斯的周身登時噴湧出騰騰的黑色火焰。

下一刻。

黑色火焰洶湧而出,同樣化為無數火團與那火雨對轟在一起。

他知道,一旦這火雨將自己的肉身點燃,自己定然連將其撲滅的機會都冇有。

最關鍵的,這火雨頻頻不斷地落下,根本就超出了他施展時間奧義的極限!

與之硬拚是唯一的辦法!

緊接著。

噗!噗!

一陣陣撞擊隕滅的聲音傳來,黑白兩股火焰拚殺在一起。

足足數十息的時間過去,兩人高大的身形漸漸縮小,直至變為隻有不足一丈大小。

直到最後,龍玄陽那熾白色的火焰完全熄滅,隻剩下巴掌大小的瑩白一團,森白的火苗已經變得極為虛弱。

與此同時。

籠罩在兩人周圍的囚牢也隨之消失,顯然龍玄陽已經油儘燈枯了。

“老主!”囚無牢見到這一幕跪伏在地,涕淚俱下!

他追殺龍玄陽數千年,那主仆之情卻是根深蒂固!

再看那索羅門則不同!

此時的他雖然氣息已經萎靡到了極點,卻依舊有著半步半神初期的實力。

雖然其身形也不過尋常成人高大,可是,體內的一部分魔神精血和神魂卻是被保留了下來。

隻要有足夠多的補給,恢複到巔峰實力隻是時間問題!

“哈哈,龍玄陽,你終究還是輸了!”

“這燃燒後的精純靈魂本源,就當作我的補給吧!”

唰!

說著,索羅門信手一招,將那緩慢燃燒的靈魂火焰強行驅散,一股吸扯之力湧出,將其招到自己麵前。

然後,他大口一張,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那精純的靈魂本體吞入腹中。

嘎吱吱!

一陣粗魯的咀嚼聲響起,顯然聖魂品質的靈魂體是極為精純的。

“哈哈,這一局我贏了!”

然而。

正當他轉身,意欲回到惡魔族的隊伍時,其身軀猛然一僵,卻是流露出痛苦之色。

“啊!該死的龍玄陽,你居然敢算計我!”

“竟敢動用空間真意,提前在裡麵留了一顆極致八品的火種!”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下一刻!

謔!

一股絢麗的彩色火焰洶湧而出,直接將索羅門的肉身包裹,淒厲般的慘叫聲如時響起。

“門兒,快把你體內的兩個神位送出來!”

“莫讓他人得了去!”

通古博的聲音如時響起。

話音落下。

嗖!嗖!

黑白兩個光團從彩色火焰中飛出,直奔惡魔族的隊伍而去,一道高大的惡魔身影如時出現,調用空間真意便要將兩個神位搶過。

出手者正是通古博的本體,準神初期實力!

“老龍快,把那神位搶過來。”夜歡大急,急忙催促。

可是,不得夜歡開啟,太古祖龍已經出生,洶湧的空間真意滾滾而出,卻是鎖定了

其中一個黑色光團。

那正是魔刹神的神位。

他與通古博同時準神階,空間真意更是遠在對方之上,專心去搶其中一個,那通古博自然不是其對手。

然而。

就在兩人爭搶之際,虛空之中卻是陡然爆發出三股霸道至極的空間真意,分彆對兩個神位出手。

出手之人居然都是準神階強者!

“法兒,快些出手,先保住這魔刹神神位再說!”

通古博焦急般的聲音響起,一股更加霸道的空間真意也如時湧來,其品質足有準神中期。

嗡!

空間真意化為大手,一下子便將太古祖龍和另外一股真意掙脫,將那魔刹神神位搶過。

可是。

等他再想去奪那時間神位時,其中一股空間真意卻是陡然暴漲,同樣躥升至準神中期,掙脫數股真意的束縛,強行將其扯入虛空深處,消失不見。

“我的天呐,神的力量!”

“那出手之人居然調用了一絲凡神的力量!”

“什麼樣的秘法,能讓一位準神一下子提升至準神中期,距離準神後期也不過一步之遙的存在!”

“到底是靈族還是巫族的人?!”

“通古博你老謀深算又怎樣,不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太古祖龍驚愕般的聲音傳來,言語中儘是震驚之意,最後嘲諷通古博時,又忍不住流露出暢快之感。

可是,回想起龍玄陽以燃燒聖魂為代價,換得此結局,他又有種悵然若失之感!

靈魂燃燒,便代表著放棄了再入輪迴的機會,除非是至高神層麵強者動用空間真意,否則他再也冇有轉生的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