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和秦起見狀也是並不墨跡,全都飛身朝著剩餘的兩座鬥武台飛去。

剛一上台,夜歡便直接開啟金身法相,進入戰備狀態。

至此,三座鬥武台已經被三人儘數占下,接下來,便看台下的人選擇挑戰誰了。

這時。

魔神索羅門扭頭朝著那武神宗的大漢使了個眼色,後者飛身而起,卻是直奔夜歡的鬥武台而去。

“曆練者百裡耀武,綜合修為評定為半步半初期,與曆練者夜歡同級,無需平衡實力,可直接進入戰鬥!”

此言一出,那武神宗漢子大喜。

“哈哈,夜歡,今日該當我立下天功一件,隻要殺了你,魔神大人和宗主一定會重賞我的!”

“我也不欺負你,我動用空間之力,把身形壓製到三丈左右,剛好與你體型相仿!”

“看招!”

嗡!

那百裡耀武大吼一聲,一個樸實無華的掃腿襲來,力達萬鈞!

彆看這平平的一踢,速度快若閃電,力道更是剛猛至極,足以彰顯出其過硬的基本功。

夜歡見狀也並不退縮,當下就將煉體術催動到極致後,右腿猛地發力,毫無保留地踢出。

轟!

恐怖的炸響聲傳來,兩道身影同時暴退出數百丈外,居然勢均力敵!

這百裡耀武的實力居然完全不在夜歡之下,一擊過後,夜歡甚至感受到右腿處一陣痛麻之感傳來!

同樣。

那百裡耀武也被夜歡一踢之威所震懾,他雖然生性狂傲,可是一身實力也著實給了他狂傲的資本。

之所以被宗主選中前來參加曆練,還能從族中一大隊人馬中脫穎而出,來到第三關,也完全是依賴於他過硬的實力。

從小就冠以武癡之名的他,更是對煉體術有著超乎尋常的癡迷。

一千三百歲的他,幾乎每天都拿出四個時辰以上的時間修煉鍛體術,其餘時間還要研習武技,這一堅持就是一千多年。

從未有過敗績的他,卻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機之感。

“夜歡,就衝這一腿,你便有資格得到我的正視!”

“來,讓我看看這樣的踢術,你還能施展多少次!”

“我就不信了,我每天掃腿數萬次,還能輸給你不成!”

“再來!”

唰!唰!

大喝的同時,那百裡耀武再次踢來,每一踢落下,力道都不比先前的一踢弱。

夜歡見狀也是蠻勁發作,硬著頭皮與之對踢。

兩人你來我往,居然誰都不換招數,就是雙腿輪換閃電般的互踢。

頭鐵的兩人硬是連著力的地方都不曾變換,就是這麼互踢。

足足盞茶的時間過去。

兩人足足踢了數萬次不止!

此時的夜歡已經完全被那百裡耀武展露的實力所震驚,因為他不光兩個腿踢麻了,整個大胯都快散了架了。

他敢肯定,在這麼踢下去,自己的身體非散了架子不可。

如此長時間地與,專修體術的半步半神初期強者硬耗,根本就超出了他如今煉體術的承受裡。

反觀那百裡耀武,卻依舊氣定神閒,完全不露頹廢之色。

相反,其眼神中的瘋狂之色流露,鐵腿踢出力道居然更盛!

“哈哈,夜歡,就衝你這一盞茶的堅持,我百裡耀武願意稱你為千年不遇的體術奇材!”

“以你的實力,完全配得上被我正視的對手這一稱號了!”

“這麼踢不過癮,我要動用武技了!”

“武神強踢!”

嗡!

喝聲落下,那百裡耀武又是恐怖至極的一腿踢出,其力道居然足足比先前強了數十倍不止。

夜歡見狀頭皮一陣發麻,雖然他施展乾坤擺,威力會比對方強太多。

可是,這麼踢下去,拚得完全是誰的腿更硬,他敢斷定這一腳踢出腿斷的肯定是自己!

一念至此。

夜歡牙冠緊咬,虛晃一招踢腿後,卻是意念催動,浩瀚入海的暗屬性靈力轉化為死亡之氣滾滾而出。

“小子,以你的實力,我承認…你有資格做我的傀儡了!”

“百鬼夜行!”

嘩!

大量的死亡之氣湧來,瞬間便把那大漢包裹。

意念間,大量的怨靈被幻化而出,遍佈那百裡耀武的周身各處,張牙舞爪的嘶吼著。

與此同時。

神階品質的幽冥神氣息被調用,強行加持在那些惡鬼周身。

正是百鬼夜行武技的精髓所在,通過形成神階恐懼域場,對敵人進行壓製。

堪稱泰山壓頂般的恐怖氣息襲來,那百裡耀武登時被嚇得汗毛倒豎,體內的靈力都停止運轉,整個身體都猛然一僵,瞬間失去了行動能力!

要知道那可是神階品質的恐懼域場啊,比起神之降臨都強橫得多。

幸好夜歡冇有操控死亡之氣將其煉化為屍鬼的意思,不然的話,這一個失神就決定了生死。

即便如此。

夜歡也冇有放過對方的意思。

意念催動間,泥丸宮中的靈魂力儘數被調用,凝聚成一個高速旋轉的錐體!

“龍魂錐!”

唰!

巨錐閃電般襲出,就在其失神的刹那,準確無誤地命中對方的泥丸宮。

嗡!

那百裡耀武隻覺得腦瓜子‘嗡’的一下,好似被神雷劈中一般,當場便失去了意識!

靈魂力之下,眾人驚愕地發現其泥丸宮中的靈魂本源,已經完全潰散成了無數的碎片。

隻可惜,其靈魂本源的品質隻是神玄境後期,遠遠冇有達到能與夜歡抗衡的地步。

疏於防範的他,又冇有想到夜歡會放棄與他拚體術,動用靈魂力武技,這纔沒有招出空間護鎧守護泥丸宮。

說到底,還是他那種把夜歡當作是正視對手的敬意,讓他失去了防範的意識。

而夜歡又是一個不同於猿剛鬣那般的迂腐人物!

要知道,他成名之前,可是連撩陰腿都能一招鮮吃遍天的存在,又豈會在自己劣勢的時候,放棄發揮自己的長處呢?

就這樣,那百裡耀武被夜歡一擊命中,當場暴斃。

緊接著。

夜歡信手一揮,將這絕佳的傀儡胚子收入儲物戒指之中。

奈何這墓府遮蔽了異空間,他是冇辦法提前把它收入雷域淬鍊的。

做完這些,夜歡便盤坐在地,掏出數顆丹藥開始補給。

……

看台之下,眾人呆呆地望著這一幕,完全被震驚到忘乎所以。

且不說夜歡這傢夥憑著玄天帝三品中期的靈力修為和煉體術,給對方正麵硬剛到那種程度,就單純對方剛纔釋放的恐怖域場,將人幾人都嚇得功法一滯,一個失神間,氣息都劇烈起伏。

彆小看這一瞬息的失誤,在高手過招時,足以致命了。

這百裡耀武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眼看夜歡已經進入半個時辰的休整期,魔神索羅門扭頭看向一旁的青龍族大漢。

“開啟空間護鎧,護住全身,去把這傀儡殺了!”

“記住,彆跟他拚煉體術,用武技攻擊他、消耗他!”

“傀儡唯一的弱點就是靈魂本源,設法把他的靈魂擊潰,你就可以做他的主人!”

此言一出,那大漢一臉凝重地點點頭,身形一陣變幻化為真龍本體後,便飛身來到秦起的鬥武台上。

墓府主人的聲音如時響起:

“因為曆練者元乾,修為隻有半步半神後期,故此,將曆練者秦起修為從半神初期,壓製到半步半神後期!”

“比賽開始!”

話音剛落。

那元乾的上半身高高隆起,如同一個皮球一般,龍口一張恐怖的湛青色火焰便席捲而出。

“青龍吐息,祖龍青火!”

謔!

狂暴的極致四品火焰席捲而出,一下子就將秦起的身形包裹。

與此同時。

半步半神後期的空間真意洶湧而出,一下子就將秦起的周遭空間鎖定,防止對方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