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那人氣焰囂張,夜歡卻是微微冷笑,區區半步半神階,他有許多種辦法可以將其擊殺!

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用新得的幽冥神的力量,拿這三孫子練練手,測試一下其實戰能力。

一念至此。

夜歡屈指一彈,一根一人多高的烏金法杖陡然出現手中,滾滾的暗屬性靈力洶湧而出。

隻是,夜歡並冇有著急將其轉化成死亡之氣。

然而。

即便如此,那近乎極致八品的靈力品質,也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之感。

何況,暗屬性靈力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吞噬性,是極為難纏的一種靈力。

最關鍵的,夜歡手中的那柄法杖,更是讓人心生膽寒之意,任誰也想不到,那上麵的氣息波動,蘊含一絲神的力量。

“法杖?”

“大魔法師?”

“你居然是一位極其罕見的魔法師,看這股靈力波動,應該是黑暗係無疑了?”

“人族的魔法師可並不多,難道你跟暗夜族或者巫族還有所聯絡?”

“弈兒小心,彆被他的暗屬性靈力所吞噬,黑暗係的魔法師一般都有異能!”

“招出你的空間護鎧,速戰速決!”

一旁觀戰的大長老見到這般情形不由得急忙開口提醒。

三孫子狐景弈也從夜歡的法杖中感受到危險般的氣息,聽到自己祖父這話更是變得警惕起來。

“妖狐之鎧!”

喝聲傳來,一層堅韌的棕色護鎧被招出,將其周身護得死死的,其中蘊含著異常凝實的多屬性靈力,以及由空間真意強行調用的空間護鎧。

這是九尾妖狐族專屬的護鎧,防禦力異常恐怖,粗略的估計,就算是半步半神中期強者,也未必能將其輕易轟破。

有這護鎧加身,狐景弈心中原本的怯意登時被驅散,以往的自信瞬間被恢複。

緊接著。

“風罡斬空波!”

其意念催動,強壯的上身開始急速隆起,好似一個迅速鼓起的氣球一般。

下一刻。

唰!

其碩大的狐口張開,一道恐怖至極的光柱爆衝而出,直奔夜歡而去!

這光柱中蘊含的乃是以風屬性靈力為主的狂暴風刃,威力足以斬殺任何尋常的半步半神初期強者。

然而。

眼看那光柱襲來,夜歡卻是揮動手中的法杖,周遭狂暴的暗屬性靈力隨之而動。

“暗黑壁壘!”

其意念催動間,一座堅韌的壁壘已經陡然凝聚,暗之真意達到神階品質,對於暗屬性靈力的操控,已經達到了隨心所欲!

就在壁壘凝聚的刹那,光柱也如時落下。

嗡!

一股劇烈的空間動盪之感傳來,卻是冇有太大的聲音發出。

眾人定睛再看那暗黑壁壘,卻是完好無損!

那看似凶悍的光柱,居然冇能將其破開。

相反,光柱爆碎產生的風刃波動,也被周遭的暗屬性靈力儘數吸收!

那狐景弈見狀大驚,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全力一擊,會如此輕易的被對方接下。

而就在他發動攻擊的刹那,其周身空間已經被濃濃的暗屬性靈力包裹。

眼看那滾滾的黑氣已經開始朝自己體內湧入,狐景弈猛撲胸口,逼出一口精血,一連串玄奧的印決打出,就要再次施展更強的底牌。

然而。此時的夜歡又怎會再給他機會?

“開什麼玩笑,當小爺我是陪練呢?給你一次機會,已經是開恩了!”

“暗黑囚牢!”

嗡!嗡!

夜歡法則再揮,充盈的暗屬性靈力急速彙聚,瞬間就與空間之力結合,形成一座百丈有餘的黑色囚牢,直接將那狐景弈困在其中。

正在醞釀底牌級大招的九尾狐大驚,急忙調用全身的力氣,以及狂暴的空間真意,意圖破開囚牢的束縛。

恰在這時,夜歡法杖又揮,冰冷的聲音再起。

“死亡吞噬!”

刹那間。

囚牢之內滾滾的灰白色武器洶湧而出,瞬間便把那狐景弈體內的生之氣息儘數吞噬!就連其周身的妖狐護鎧都冇能阻擋那股狂暴真意的能力。

不過眨眼之間,原本高大魁梧的九尾狐,已經變成一隻枯瘦如柴,滿身都生滿破洞的殭屍妖狐!

唰!唰!

意念催動間,夜歡將囚牢撤去,再次化為滾滾的暗屬性靈力,又急忙打出數道靈魂印記,落在那狐景弈的周身。

下一刻。

那枯槁般的身形隨之而動,大踏步走出囚牢,站在夜歡身後,成為一隻乖巧的屍鬼!

嘩!

驚人的一幕出現,在場之人無不沸騰!

“握…握草,屍鬼!”

“三少主居然被那龍三煉製成了屍鬼!他…他是邪修!”

“快跑啊,千萬彆靠近他!”

……

眾人叫嚷的同時一鬨而散,躲得遠遠的。

如此詭異的一幕,也讓狐媚兒始料未及,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不過是半年的時間未見,夜歡居然已經掌握瞭如此詭異的手段。

她突然就感覺眼前之人變得如此陌生,以至於連她都心生畏懼之意。

若不是她親自把對方領來,她自己都要懷疑夜歡的身份了。

即便如此,她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關切之意,將心中的那股懼意壓下,飛身來到夜歡麵前。

“龍…龍公子,你冇事吧?”

“你這是從哪裡學來了亡靈族的手段,你可千萬彆走了邪路,成為邪修了!”

“還是說你被亡靈族的人蠱惑了,你可要小心,彆被他們控製了!”

少女焦急般的聲音傳來,滿含關切之意,夜歡聞言卻是遞過一個會心的微笑,“放心吧,我還是我,既不是不是邪修,也冇有被亡靈族操控,這幾個人不是要奪你父親的皇位嗎?看我幫你把他們都殺了!”

說著,夜歡輕輕地拍了拍狐媚兒的肩膀,以示安慰。

然後,他又轉身看向一旁的大長老等人。

“雖然我已經通過了一次考驗,算是通關了!”

“可是,我對九尾狐族的能力頗感興趣,不知道核心弟子中可還有人願意與我一戰?”

說話之時,夜歡卻是目不轉睛,緊盯那大長老,其挑釁之意非常明顯。

此刻。

那大長老早就鐵拳緊握,睚眥欲裂!

“景桀!這一局你來,殺了他,給你三弟報仇!”

話音落下,一道身材更加魁梧的九尾妖狐出現,一百三十丈有餘的高大身形之上,棕色的毛髮隱隱已經透著一抹靚麗的橘色!

在這九尾狐族,除了尾巴的大小外,毛色是否接近橘色,便是血脈品質的一種代表。

粗略的估計,來人的血脈品質已經有七八成皇族血脈。

而其半步半神中期的修為,更是比起先前的狐景弈更勝三分。

此人名叫狐景桀,乃是前者的二哥,在九尾狐族同代之中,僅次於他的大哥,狐景燦!

本來他和大哥都在閉關,今日事發突然,被自己的祖父從洞府中喊出來,內心深處他是極為不悅的。

見到自己的三弟已經變為一尊屍鬼,正毫無神采地站在一個年輕人的身後,他更是當場暴怒。

大長老見狀急忙開口提醒。

“景桀,不要輕敵,這小子身懷與你一樣的暗屬性靈力!”

“甚至我懷疑,他對死亡奧義都有一定的領悟,直接動用那招,殺了他!”

“就彆再驚動你大哥了!”

狐景桀聞言緩緩點頭,神情之上儘是凝重之色。

“小子,傀儡和屍鬼不能作為戰鬥工具參戰,你讓我三弟道一邊去,我們單挑!”

夜歡頗為認同地點點頭,揮手將其收入到儲物戒指中。

因為對方的修為達到半步半神中期,而且身懷暗屬性靈力,所以,夜歡並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將其體內的生之氣息儘數剝離。

甚至,夜歡可以確定,自己幾乎不可能將其煉製成屍鬼。

因為,自己半步半神初期的靈魂烙印,根本不足以將其驅策。

被控製者的實力不能高於控製者本身,這是幽冥神烙印的一個限製所在。

而且,從這狐景桀的氣息來看,他在同階之中也算是翹楚般的存在,比起那九陰山都弱不了太多。

此刻。

那二少主飛身而來,強行逼出一口精血,打出一道道玄奧印決的同時,上身開始高高隆起,身後的九條尾巴也一陣變幻,凝聚成更為粗壯的一條。

緊接著。

那九尾妖狐大口一張,暴虐般的聲音響起:

“妖狐之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