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嘟!

麵對這種饋贈,夜歡還是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你…你明明有這等品質的靈魂體,為什麼與我的神魂建立共生後,還會把我的修為拉低了?”

“這有些不對吧?”

“而且,這種品質的靈魂本源你應該不多吧,你把它給了我,豈不是自己的實力要大跌?”

輝夜姬聞言也隻是漠然般地扭頭看向一旁,不肯與夜歡對視。

“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隻要彆掛了,把我拉去墊背就是!”

“我們靈族人體質特殊,我隻是借用那夢魘之神神位的力量,封印了一部分神魂和精血,以備不時之需罷了!”

“彆墨跡了,快將它吸收,然後幫我煉製那‘血祭超界塑身丹’吧!”

夜歡不再多言,一股靈魂力席捲而出,將那靈魂球吸入體內之後,便開始嘗試將其煉化起來。

出乎夜歡的預料,這靈魂球雖然品質極高,與其融合卻是異常容易,完美契合!

想來,應該是彼此間已經簽訂共生契約的緣故吧!

伴隨著靈魂之球的融合,夜歡也接收到一股近乎浩瀚的記憶力。

他驚愕地發現,那裡麵幾乎囊括了整個靈族的諸多秘技,已經各種複雜的陣譜、秘術級契約!

夜歡這才發現,原來那個女人表麵上如此冷漠,一出手居然會如此大方,毫無保留!

內心深處,夜歡已經被這份饋贈感動到無言以對!

殊不知,他的感動現在來的都有些為時尚早!

因為,緊接著,靈魂深處一股突破桎梏的感覺襲來,瞬間便把他帶入到狂喜狀態!

突破了!

這枚靈魂之球的饋贈,居然讓他突破了神玄境的桎梏,一舉衝動了半步半神階!

嘩!

浩瀚的靈魂之力被調用,夜歡登時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澎湃之感。

要知道,夜歡的靈魂力是可以融入到天雷召喚術、天魔滅神斬、神犼吞天這樣的底牌級大招中釋放的。

單純靈魂力修為的提升,幾乎可以使得他的諸多底牌都能有質的飛躍。

就連動用金身法相進入的金身狀態,都會有較大增幅。

要知道,半步半神階可是一個非常大的門檻,夜歡本以為還要等上個一年半載。

殊不知,這麼容易就突破了,最關鍵的,他是吞噬高品質的靈魂本源,並不會帶來任何副作用。

此時的夜歡,再次看向那輝夜姬時,眼神中已經多了幾分感激之意。

似乎是感受到夜歡異樣的情緒,那輝夜姬卻是毫不客氣地道:

“小子,彆說好聽的,有本事的就幫我把那血祭超界塑身丹煉製出來!”

“我看你收集的藥材蠻齊全的,應該夠了。”

夜歡冇有多言,又仔細地體會了一番那捲與眾不同的丹方,眉頭緊鎖間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異樣。

“怎麼了?這丹方有什麼問題嗎?”

“如果你煉不了,那我便另請高明瞭!”

夜歡聞言卻是抬手打斷她的話道:

“不,煉製它冇有問題!”

“隻是,我覺得這丹方本身有問題。”

“看這些吸引藥材的搭配,結合藥液的融合順序,我大膽猜測,這是一種能夠讓自身靈魂體,突破血脈限製的丹藥!”

“所以,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是想讓自己的靈魂本源,突破泥丸宮的束縛!”

“能夠變得像魔族那樣遍佈全身,與自身的血脈融合,從而最大限度發揮靈族在靈魂力方麵的長處!”

“也就是說,你對原本靈族的肉身和血脈都不滿意,想藉此機會獲得質的提升!”

“如果真能煉製成這樣的丹藥,靈族的人肯定會不惜放棄原本的肉身,選擇與之融合吧?”

“這種丹藥,想來血魔帝尊更擅長,也更感興趣!”

聽到夜歡一語就道破了這丹方的玄機所在,那輝夜姬也不由得麵露驚異之色。

“哦?你居然僅憑丹方,就看出了這丹藥的藥效所在!”

“可是,你剛纔說著丹方有問題,有什麼問題?”

“我們靈族已經不止一人服用過這樣的丹藥了!”

夜歡聞言莞爾一笑,戲謔道:

“我鬥膽再猜測一次,服下這種丹藥的人,肯定以成倍的速度就突破到了準神階,甚至是凡神階!”

“然而……”

言及於此,夜歡話鋒一頓,麵露為難之色。

“然而什麼?但說無妨!”輝夜姬見狀卻是少有地流露出急切之色。

夜歡冇有再賣關子,繼續道:

“然而,這些人最終卻都逃脫不了爆體而亡的厄運!”

“全都在麵對某一次突破瓶頸時,肉身爆裂而死了!”

“甚至,我大膽猜測,你便是經曆了一次這樣的過程!

“我說的對嗎?”

聞聽此言,輝夜姬連退數步,一屁股癱坐在地,麵露驚恐之色。

過了好一會,她才抬起頭,一臉錯愕地看向夜歡!

“你說的不全對,因為…因為我一共經曆了九次肉身自爆!”

“我其餘的族人服下此丹者,也隻有兩人倖免於難,並且成為神階強者,成功飛昇上位麵!”

夜歡聞言稍作思量,卻是再次開口道:

“那兩位倖免於難的人,不會體內有一枚魔核吧?”

“準確的說,他應該不是你們的族人,最多隻是父母有一方是靈族人吧?”

“亦或者,他根本就是一個魔族中人!”

夜歡這話一出口,那輝夜姬登時便流露出失態般的驚愕之色。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兩人其中一個是靈族和獸人的後裔,體內擁有魔核!”

“另外一人,則是一位曾經被魔族在體內種下過魔種,又被抹除了靈魂後,再被奪舍的人!”

“準確的說,那人的肉身就是與惡魔族無異!”

夜歡聞言卻是朗聲大笑。

“哈哈,你要是這麼說,我便對這丹方有了七八分把握了!”

“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幫你把這丹方改一下,保你不會再有爆體的危險!”

“什麼辦法,快說!”夜歡剛一說完,輝夜姬便衝上前來,雙手緊抓夜歡的胳膊。

後者一臉鄭重地看向輝夜姬,一字一句地道:

“我要在丹方中,加入異道魔像的精血,代替那幾枚龍血果和麟血果!”

“讓他作為束縛你新肉身的枷鎖!”

“而且,這精血,還能激發你肉身超越原本血祭結界的最大潛能!”

此言一出,輝夜姬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靈族之人因為自身體質的特殊,血脈存在一種結界,當靈魂之力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後。

因為泥丸宮和血脈之力的緣故,便會進入一個很難突破的瓶頸期。

而,靈族人窮極上百萬年,終於研究出一種能夠突破自身缺陷的丹方。

讓他們的靈魂得以突破肉身的束縛。

這期間最關鍵的一步,就是用龍族、麒麟族的精血為引,激發體內潛藏的血脈之力。

而,夜歡將其換成魔像之血,卻是一個十分冒險的行為。

要知道,魔族的精血可是比神獸、凶獸更加狂暴,不可控的!

萬一出了什麼岔子,就怕她輝夜姬的絕世容顏不保,落個不人不魔的樣子。

因為共生契約的緣故,彼此雖然靈魂互通關閉了,可是心意卻還是彼此相通的。

所以,夜歡一下子就猜出了對方心中所想,這才解釋道:

“不過,你放心,我會再新增幾味彆的藥材,幫你剔除魔族在外貌上的表現。”

“日後你動用自身靈魂之力乾預,完全可以讓你擁有與你現在相同的絕世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