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狻肇元!你個老不死的,想不到連你也跟魔族沆瀣在一起!”

諦擎天一眼就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夜歡抬眼望去,這狻猊獸他也極為熟悉,正是昔日的狻猊族族長。

自己曾經的愛徒狻鶴群的父親!

千年前,他跟此人關係也算不錯,也是看在對方的麵子上,他才決定收其三子為徒。

而且,按照夜歡的估計,半神初期已經是此人的大限了。

想不到,對方居然以投奔魔族的方式,使得修為達到了半神後期巔峰!

此刻。

那狻肇元看了夜歡一眼,這才一臉淡然地道:

“投靠魔族怎麼了?你似乎很看不起魔族呢!”

“當年叱吒聖域的第一天才,號稱位麵第一強者的妖傀宗聖主葉歡,不也葬身魔域嗎?”

“這魔族能給我本得不到的實力,能讓我擁有守護家族的能力!”

“這有什麼不好?”

“要不然,難道要在這弱肉強食的聖域,被你們這些大家族一點點的蠶食掉嗎?”

“諦擎天,你試想一下,若是你在遺蹟山脈隕落了,諦聽族將是什麼樣的命運?”

“最多也就是你那有幾分姿色的妹妹,以犧牲自己為代價,尋求一方大家族的庇護一時!”

“不出百年,這個大家族就會暗中蠶食你們家族的資源。”

“再過千年或者幾千年,你的妹妹容顏不在,那位依仗之人也不再執掌大權。”

“到時候諦聽一族,還是逃脫不了被吞噬的命運!”

“隻有自身的實力,纔是最強硬的道理!”

“所以,我好心奉勸你一句,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我不管你身旁站著的是不是昔日的妖傀宗聖主重生,隻要你將其生擒,我把他獻給魔族,保你諦聽族百世繁榮!”

“以往你與魔族的種種不快,也可以一筆勾銷!”

……

說話的同時,那狻肇元將自身堪稱恐怖的氣息釋放,強橫般的壓製之感,使得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膽寒!

然而。

堂堂擎天大帝,又豈是被嚇大的?

不等那狻肇元繼續說下去,諦擎天便將手中的數枚儲物戒指,遞到夜歡手中,便暴喝一聲衝上前去。

“放肆!”

“我諦擎天與魔族不共戴天之仇,豈容你三言兩語在這蠱惑人心!”

“有種的上前與我一戰,讓我看看,魔族到底給了你什麼,讓你如此大言不慚!”

諦擎天戰意騰騰,手中一杆百丈有餘的戰槍揮動,早就急不可耐。

那狻肇元見到這般,同樣取出一杆魔槍,就要上前與之廝殺。

恰在這時。

虛空之中,又是一道邪惡至極的聲音傳來,卻滿是訓斥之意。

“狻肇元,是誰允許你出關來這裡管閒事的?”

“你那兩個廢物兒子死就死了,有什麼好可惜的!”

“我命令你現在就回去,做你該做的事情!”

“兩年後帝尊排名大會,自然有人會收拾這幫螻蟻!”

熟悉的聲音入耳,夜歡不由得雙拳緊握,那說話之人不是彆人,正是他的老對頭魔神路西法!

此刻,他也已經感受到一股被審視的感覺,想來,應該是對方動用靈魂之力,對自己進行了探查!

與此同時。

虛空之中,一道三百丈有餘的巨型惡魔虛影浮現,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膽寒。

觀其氣息,居然比先前的惡魔通古博還要恐怖,正是老魔神路西法!

見到此人出現,夜歡心中一股無法遏製的滔天戰意洶湧而出。

不知是不是上一世自己是因為對方而死的緣故,還是那八荒鼎見到惡魔使然。

此時此刻。

即便是夜歡的實力遠遜色於對方,心中卻是莫名的有種想衝上去與之一戰的感覺。

根本就冇有絲毫的畏懼。

那路西法似乎也感受到這種戰意,輕蔑之聲再起。

“切,這點實力居然見了我還能有戰的**,倒也真是難得!”

“小子,不管你是不是那人重生,都已經不再重要。”

“有本事的,帝尊排名大會的時候,就拿出你的本事來!”

“就算是當年的龍玄陽恢複到巔峰時期,再次站到我的麵前,也已經冇有了讓我正視的資格!”

“藉著這一次**來臨,就讓各個位麵的萬族一起,看看我魔族的真正底蘊吧!”

“哼!”

言罷,那路西法不過是發出一聲極為不屑的冷哼,便消失不見。

見到對方消失,夜歡心中一股莫名的失落之感湧來。

可是,他心理卻是清楚,此時的自己,就算是有一百個,也決計不是那路西法的對手!

惡魔一族因為體質和血脈的原因,實力恢複的速度確實太快了。

如今這魔種開始進入成熟期,隻要數量足夠多,以對方純正魔神的高貴血脈,完全可以在一兩年內,就達到準神階!

何況,惡魔族還有諸多不為人知的秘法。

上一次浩劫來臨的時候,夜歡就親眼見過重傷的魔神路西法,一下子將上萬隻惡魔吞噬,修為瞬間恢複!

一旁的太古祖龍也感受到夜歡的異樣,卻是出言勸慰道:

“夜老大不必著急,這路西法的投影也不過是為了迷惑外人罷了!”

“就根據混沌魔猿的描述,他以一己之力,將過半的魔樹枝丫打斷,大量的魔種被毀!”

“對方此刻肯定正在不惜一切代價修複魔樹。”

“想來,其麾下的諸多勢力,也正在為其籌備修複魔樹的資源!”

“那狻肇元肯定也是在幫對方做這件事。”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路西法一定是受其三叔安排,優先吞服了大量的魔種,出來震懾外人!”

“免得一些對魔族虎視眈眈的人,再次派人進入魔域搗亂!”

“這次,倒是真的多虧了那混沌魔猿,不然,按照對方的描述,這一批魔種,足以為魔族創造出數位準神!”

“隻可惜,這麼一來,位麵之中又得有億萬生靈遭殃,被抓去投喂魔樹和魔像了!”

……

夜歡聞言也不由得對太古祖龍的老謀深算暗自讚歎,對方與魔族糾纏上百萬年,自然對這一族的人非常瞭解。

可是,夜歡還是有著自己的疑惑。

“老龍,既然惡魔族這麼厲害,連準神階的混沌魔猿都能斬殺,為什麼不反撲整個位麵呢?”

“就算是鵬蕾兒前輩實力不弱於那混沌魔猿,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阻擋整個魔族的腳步吧?”

“如今的聖域,就算是妖傀宗也不能與之抗衡!”

太古祖龍聞言卻是淡然一笑,解釋道:

“夜老大,雖然當年的你也曾經是,被稱為站在位麵巔峰的存在!”

“可是,這也隻是侷限在表麵之上。”

“這個位麵暗流湧動,其數不勝數的勢力,遠非現在的你能夠想象的。”

“我就問你一句,當年的你,大荒域闖了多少地方?”

“去過亡靈族的魔刹海深處嗎?見過龍漢大劫時的太古戰場嗎?”

“去過血月森林深處嗎?見過生長了百萬年的樹妖嗎?”

“去過巫族,見識過十二祖巫共同朝拜巫祖的神廟嗎?”

“甚至,你七魔刹中的老二是靈族中人,你去過靈族生活的靈界嗎,見識過六道真神的神像嗎?”

“還有,虛空亂流深處,空間之力最為狂暴的地方,那裡可是凡神飛離位麵的最後一站!”

“這數千萬年來,到底留下了多少凡神階的神府遺蹟,你可都見識過?”

“更不用說,那些傳承上千萬年,不曾被世人知曉的神秘種族了!”

“如果魔族真的有野心反撲整個位麵,這些隱秘實力,可不會袖手旁觀!”

“他們之所以來到這個位麵,有哪一個不是跟魔族打得相同的主意?”

“成為位麵之主,可是對至高神都有著不小好處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