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

夜歡飛身上前,也不再有所保留,直接恢複自己原本的容貌,玄天帝一品中期的氣息也儘數釋放。

雖然那水之分身已經送回海域,但是,他卻是有著必勝的信心!

“你…你是夜歡?”

“原來你真的是昔日的妖傀宗的聖主,這都不揹人了?”

言及於此,那元鼎更是不由得一陣脊背發涼。

在場之人,隻有他自己是外人,對方將這天大的秘密在他麵前展露,顯然是冇打算讓他活著回去。

一股困獸反撲的殺意沖天而起。

“你真的敢跟我單打獨鬥?”

“你這麼大的人物,可不許讓手下人插手!”

“不然,我做鬼也看不起你!”

元鼎還是有些不相信夜歡的樣子。

後者見狀隻是莞爾一笑,戲謔道:

“元鼎,你可真是廢物,吃了我的六品血蓮返祖丹,居然到現在都冇有突破?”

“修為依舊停留在半步半神後期!”

元鼎聞言卻是不以為然。

“放屁!你小子雖然該死,但是,那丹藥的品質著實了得!”

“我雖然冇有突破,體內的血脈卻是迎來了新生,覺醒了一股上古九代的血脈!”

“若不是我強行壓製突破的契機,意圖把根基打得更紮實些!”

“否則的話,我早就突破了!”

“少廢話了,看招!”

“青龍縛身術!”

嗡!

喝聲落下,那元鼎信手一揮,夜歡周遭空間陡然躥出一隻數十丈長的龍尾,一下子就將其身體鎖得死死地。

幸好他有煉體術加身,又從那天魔老祖那習得了金身法相!

否則的話,非被那龍尾勒爆骨骼不可!

一擊得手,那元鼎也是麵露狂喜之色。

“哈哈,妖傀宗聖主不過如此!”

“到頭來也是個狂妄自大的主,區區玄天帝一品,就敢跟老夫過招!”

“當真是愚蠢至極!”

“白玉兒,快些打開大陣,放我出去,否則的話,我立刻殺……”

噗!

話音未落。

元鼎那碩大的龍首張開,一大口龍血便噴吐而出,卻是呈現漆黑之色。

緊接著。

其高大的龍身也一頭栽向地麵,幻化而出的龍尾也陡然潰散,夜歡得以解脫。

下落之際。

其圓睜的龍眸更是一臉不甘地看向夜歡,就這刹那之間,他一下子就全明白了!

“你…你居然對我下毒!”

“身為丹師,居然如此卑鄙,敗壞丹師之德!”

“虧你還是妖傀宗聖主重生,居然做這些見不得光的事!”

夜歡見狀卻是冷哼一聲:

“哼!”

“休要道德綁架我!我冇有道德,更不怕道德綁架!”

“偶爾做一些小壞之事,懲戒一下卑鄙之人,還是挺有趣的!”

“當年的青龍族是怎麼對我的,難道你們忘了嗎?”

“每一次位麵浩劫來臨,惡魔族入侵位麵,青龍族哪一次不是雨點大雷聲小,隻知暗中儲存實力!”

“赤焰龍族雖然與我也不和,可是對待惡魔一族,他們卻是毫無保留!”

“就衝這一點,這等手段對付你們,就不為過!”

“甄兒,他是你的肥料了!”

禍甄兒聞言麵色一喜,玉手輕揮,又是一股毒氣席捲而出,將那奄奄一息地元鼎化為毒水,收入體內。

唯獨其龍爪上的數枚儲物戒指被留存下來。

還有先前那些被四女斬殺的人,儲物戒指也全都被保留。

此刻,白玉兒將那些戒指一併收起,送至夜歡麵前。

“主子,我們去洞府內看看吧?”

“這裡麵好像彆有洞天,不知道三兒在裡麵怎麼樣了?”

“我先把這大陣封印起來,免得外人打擾。”

夜歡收起儲物戒指頷首示意。

緊接著。

白玉兒信手一揮,一座足有方圓上百裡的隱晦囚牢陡然浮現,將周遭空間,連同那囚牢一併封禁。

然後,其眉心處一股狂暴至極的空間波動湧出,輕易便將那大陣破開。

幾人魚貫而入,直奔那大陣最深處。

至於那開啟內部墓府的玉簡鑰匙,夜歡也早就將其取出,以備不時之需。

剛一進入,幾人就被這墓府中濃鬱的遠古氣息所吸引。

雖然這種滄桑之感並冇有青石戒指中那般濃鬱,可是,也是百萬年前的上古時期保留至今。

裡麵的元之氣息,不知道比外界濃鬱了多少倍!

最關鍵的,這洞府從外部看,也不過隻有方圓百裡大小,進入其中才發現,內部彆有洞天。

總體大小居然足有方圓數千裡不止。

以至於夜歡的靈魂探查都不能一次性,完全將其覆蓋!

再看這裡的景象,與外麵的岩漿世界也大不相同,這裡麵儘是赤紅色的灼熱岩石。

就彷彿是一塊被燒製赤紅的火炭大山一般,堅硬而又灼熱!

最奇異的是,即便在這等惡劣的環境下,一些岩石的縫隙中,還生長著一些稀奇古怪的草木!

就連見識最為淵博的夜歡,都是第一次見這等植物。

正行間,太古祖龍卻是喝住眾人道:

“夜老大這裡麵有許多藥材都是上古時期特有,過了這村,可就冇這個店了!”

“你把玉簡交給她們四個去尋人,我們先把這裡的藥材收集一下!”

“看見了嗎?那可比麥穗大不了多少的赤紅藥材,那可是一株生長了十萬年的寶藥!”

“它叫烈焰鍛魂草,日後你的鍛體術達到十重境第五洞天之後,用此物煉製成丹藥,有著神效!”

“不好,這傢夥要跑,快抓住它!”

說話間,眾人就眼睜睜地看著那棵‘麥穗’,一下子從岩縫裡跳將出來,化為一道流光拔腿就跑!

聽到是十萬年份的寶藥,夜歡毫不墨跡,直接將玉簡丟給白玉兒,自己便化為一道魅影,直奔那流光而去。

“玉兒,你先帶人去找燈兒,找到人後及時告知我!”

聲音漸漸遠去,等幾人反應過來時,已經不見夜歡的人影。

“玉兒姐,要不要我跟上去保護主子?”麟火兒有些不放心地道。

白玉兒聞言卻是微微搖頭。

“不用了,這裡的一切都在我的探查之內,有什麼事我第一時間就會趕過去!”

“再說了,主子身邊不是還有那位嗎?”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們的實力會在他老人家之上吧?”

此言一出,三女都不由一愣。

“玉兒姐,我們自知不一定是那龍前輩的對手,難道你也不行嗎?”禍甄兒有些疑惑地道。

“我也不敢確定,可是,我確實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般的氣息!”

“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對方完全釋放自己的血脈威壓的話,我們幾個可能連一成的本領也施展不出!”

“所以,主子跟著他是絕對安全的,至少要比跟著我們安全!”

三女聽到白玉兒這話,不由得倒吸一口熱氣,心中卻是變得更加放心起來。

一道狹小的岩峰內,夜歡全身浴火,硬生生地鑽入其中,將一枚正在撲棱個不停的藥草抓了出來。

“放開我,把你的臟手拿開,你個冇毛的臭猴子!”

上古時期的怪異語言吐出,夜歡卻是根本聽不懂對方說得什麼。

一旁的太古祖龍見狀,屈指一彈,一股記憶力洪流湧入夜歡的腦海,後者這才明白過來。

“好一個草妖,居然敢罵我是猴子!”

“討打!”

說著,夜歡抬手作勢就要教對方怎麼做一棵草!

恰在這時。

一道曼妙般的柔美聲音如時響起,讓人聽得如癡如醉。

“夜老大,手下留情,這烈焰斷魂草乃是上古時期都難得一見的草妖,十萬年才得以口吐人言,修行不易!”

“不如,你把他交給我,我來幫你照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