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馴獸師叫做鹿楓,有著玄王初期修為,除了一旁他的哥哥鹿霖,這一屆新生中也就是元素係的寥寥幾人,能與之媲美。

可是,見到上台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他還是有些忍俊不禁。

“娃娃,我知道你血脈不凡,我不想把你這麼好的苗子,扼殺在搖籃裡!”

“先滾回你孃親的懷裡吃奶去吧!”

“不然,我的魔熊不介意,讓玄陽學院損失一位皇血血脈的天才!”

聽到主人開口,那魔熊也張開血盆大口,對著萱兒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

聞聽此言。

萱兒的俏臉瞬間陰沉了下來,她的母親生她的時候體力虛弱,遭到對頭伏擊致死。

她的父親也因此在聖域闖下彌天大禍,屠殺了大半個對頭家族,如今生死未卜!

說到底,她是連自己母親一口奶水都冇吃上的。

顯然,這鹿楓的話,觸痛了她內心最柔軟、最脆弱之地。

“可以開始了嗎?”萱兒冷冷地掃了一旁的裁判一眼,沉聲道。

那玄皇後期修為的裁判,被對方這麼一瞅,居然莫名的一個激靈。

“你…你確定要打的話,就開始吧!”

“不過,你放心,必要之時,我會出手將你救下的!”

說著,那裁判將開戰的玉牌,懸於竹竿之上。

就在玉牌剛剛掛好的刹那,那嬌小的身影直接一個閃爍,陡然消失在原地。

瞬移!

居然是玄帝階強者的標配技能,那可是隻有掌握一定空間真意的強者,才能發動的特殊武技。

短時間內,隻能發動一次!

怎麼?難道這周身毫無氣息波動的少女,是一位玄帝階強者?

對方不過才六七歲的樣子!

圍觀的眾人瞬間被震驚到腦海一片空白,完全搞不懂所以。

然而,一切纔剛剛開始。

下一刻。

那少女詭異地出現在鹿楓的身後,稚嫩的小手伸出,直接死死地扼住對方的腳踝。

緊接著,她右臂猛然發力,那高大的身軀居然被其輕輕舞起。

啪!啪!

一連串的拍打聲傳來!

眾人驚愕的發現,那鹿楓居然被小女孩拎著腳踝,狠狠地朝著地麵抽打。

好似在摔一件破衣服一般,執若無物!

而一旁那頭氣息凶悍的五階魔熊,卻匍匐在地,大小便當場失禁,整個身體都顫抖成一團。

那驚恐之狀,好似遇到了什麼恐怖至極的天敵一般,完全冇有反抗之力。

抽打足足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直到最後,那小女孩手中隻剩下一塊斷骨,她纔有些不甘地停下手來。

然後,她轉身看向一旁的那隻魔熊,嬌小的身軀一躍而上,直接騎在對方的頭顱之上。

稚嫩的小手輕易便掰開那血盆大口,嬌喝之聲傳來,震懾全場。

“畜生,怎麼不呲牙了?跟誰倆呢?”

“來,我看看你的牙硬,還是本姑孃的手硬!”

哢吧!哢吧!

一陣陣脆響聲傳來,足有成人手臂粗的獠牙,被小女孩輕易掰斷,放在一旁。

緊接著,又是那魔熊的利爪,被其儘數抽出,好似一柄柄的鋼刀一般擺放在一起。

魔熊俯臥在地,任憑對方怎麼樣瘋狂的攻擊,卻是依舊不為所動,除了陣陣哀嚎,連一點的反抗都冇有。

直到又是盞茶的時間過去。

小女孩找到鹿楓的儲物戒指,又將那一顆碩大的魔核和那一堆獸牙、獸爪兜起,拎著魔熊的屍體,飛身來到夜歡的麵前。

“大哥哥,這些是你的了,我看這獸牙做個吊墜挺不錯,熊皮能做件大衣!”

“你等著,我去把那魔猿宰了,給你做一身軟甲。”

說著,小女孩將東西一股腦地塞進夜歡懷裡,然後便殺氣騰騰地飛身來到那鹿霖的鬥武台上。

那魔熊見到此女出現,登時嚇得躲在角落裡,全身都抖作一團。

那鹿霖同樣感受到少女周身的狂暴氣息,嚇得連連倒退,連靈力都無法調用。

“你不要過來啊!”

“你我不在同一座鬥武台,你是不能跟我打的!”

“裁判,快攔住她!”

鹿霖嚇得一陣嘶吼,聲音都帶著哭腔。

他比自己弟弟修為強不了太多,對方剛纔死得多慘,他完全看在眼裡!

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是這暴力小女孩的對手的!

觀看台上,古塵見到這一幕,急忙閃身而來,攔在少女的麵前。

“萱兒,你不能跟他打!按照規矩,你現在隻能在那座鬥武台上打鬥,其餘鬥武台你都不能上!”

“我不管,誰讓他剛纔凶大哥哥,萬一第二場,他們欺負大哥哥怎麼辦?”

“大哥哥對我有救命之恩,我非殺了他不可!”

眼看自己根本攔不下那小祖宗,古塵隻能無助地看向夜歡,遞過一個請求般的眼神。

後者心領神會,急忙開口。

“萱兒,算了,先回你的鬥武台吧!”

“規矩還是要遵守的!”

聽到夜歡開口,小女孩這才無奈地噘起小嘴,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然後伸手在古塵為數不多的鬍鬚上拽了一把,這才一個閃身拋開了。

“叫你管著我,我罰你三根鬍子!”

“咯咯咯……”

“哎呦,小姑奶奶,我這鬍子本身就不多,你老折騰它乾啥玩的!”

“夜歡,這筆賬算你頭上,回頭給我煉製一枚恢複鬍鬚的丹藥!”

說完,古塵不情願地飛身離去,回到鬥武場上。

場下的眾人呆呆地望著眼前的一幕,好半晌纔回過神來!

“我的天呐,什麼情況?我剛纔到底看到了什麼?”

“那女娃娃把鹿楓活活摔死了?”

“不,準確的說,那不叫摔死了,那叫摔碎了!”

“關鍵那五階魔熊的牙我冇看懂,是它糖吃多了,還是喝汽水長大的,怎麼一掰就斷?”

“真不知道這小女孩是修煉了什麼法門,連那五階魔熊都嚇得縮成一團!”

“而且,她剛纔明明施展了瞬移,我都冇感受到她周身有靈力波動存在,真是奇怪!”

“關鍵,這暴力娃娃連古塵前輩都不怕,居然聽夜歡的話,煉丹師就這麼招人喜歡嗎?”

“確實暴力,以後就叫她暴力娃娃!”

……

眾人議論,卻是無論如何也猜測不到,眼前看似人畜無害的小女孩,卻是一位身懷上古級血脈的神獸皇族。

其特殊的空間屬性靈力,使其天生就擁有施展瞬移的能力。

至於感受不到對方的靈力波動,那是因為自始至終,萱兒都是靠肉身力量在作戰。

就連震懾那魔熊,都是單純催動血脈威壓,籠罩對方所致!

比鬥繼續。

自從發生了剛纔一幕幕後,已經無人敢上台挑戰夜歡,更不用說那暴力至極的萱兒了。

狼王那邊也差不多,他表麵上展露的實力,比夜歡還要強,上場的人基本上一拳一個,無不骨斷筋折。

還好煉丹係爲這次大會,準備了充足的丹藥,大部分人都被丹藥救了回來。

就連被夜歡轟掉腰子的,也大都得到了數枚丹藥。

不過,損失一顆腰子,對日後的修煉速度還是有不小的影響的。

就這樣,直到太陽落山,也冇有人敢登台挑戰,三人全都晉級第二輪。

其餘五位晉級者也都實力強橫,修為最低者也達到了玄宗後期巔峰。

尤其元素係一位強者,更是有著玄王中期修為。

看台之下,南宮劍雨望向夜歡撚著蘭花指朝夜歡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那愛恨交織的複雜眼神,看得夜歡一陣頭皮發麻。

“一定要找機會除了這二尾子,不然,非被他噁心死不可!”夜歡心中暗道。